刚刚更新: 〔无限杀路〕〔超级武神系统〕〔怪兽:开局召唤哥〕〔神医弃少〕〔我有好多复活币〕〔我和空姐荒岛求生〕〔乡村桃运小神医〕〔全球神祇时代〕〔我在洪荒叠系统〕〔退婚后她成了真祖〕〔战神豪婿〕〔土家秘史〕〔殡葬传说〕〔我和女神有个约会〕〔世玺〕〔最强兵王混都市〕〔被爱判处终身孤寂〕〔隐婚萌妻:总统大〕〔重生弃少〕〔鬼王为夫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0.转角遇到危险的概率大于恋爱
    一位穿西式衬衫的女人走进巷子,衬衫上沾了血。

    “小姐,十分抱歉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人处理掉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少女又擦了擦嘴,终于放过满是鲜血的嘴唇:“药还有吗?”

    穿衬衫的女人愣了下,但立马回过神:“还有一瓶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少女从女人手上接过一个类似手枪、科技感十足的注射器,然后走到渡边彻身边,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女人见此,先一步走过来锁住渡边彻的关节,把他提到刚刚好的高度,不用少女弯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渡边彻想不明白,“我明明想帮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,女人从他身上一一翻出电击枪、辣椒水喷雾、强光手电筒、报警器、录音笔、多功能折叠刀、合金钢伸缩棍。

    东西叮叮当当堆在一起。

    少女用鞋子踢了踢那堆“武器”,感觉渡边彻的行为可笑极了,阴沉的脸上终于带上一丝丝笑意。

    她突然俏皮地说道:“正因为你想帮我,我才给你这这么轻松的死法哦,你要好好感谢我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死、死法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少女怔了一下,随后非常开心地笑起来:“我说你啊,不会以为我会用麻醉药那种过家家的东西吧?”

    她看了眼手里的注射器:“琥珀酰胆碱,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不等渡边彻开口,她继续解释:

    “一旦这种药物进入人体,人就会迅速被麻痹。在临床医学中,病人在接受手术之前,就会被注射这种药物,目的是防止病人在手术过程中挪动身体。

    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她对着渡边彻恶作剧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在没有输氧管的情况下,被注射者最终会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窒息而死。”

    背着光的少女的笑容,简直就是恶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我?”渡边彻望着那注射器,声音不自觉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‘可恶!十万积分的任务为什么这么难!不对!活动不是已经结束了吗!对这玩意到底有没有用?!’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少女刚才还嬉笑的表情突然冰冷,她把注射器靠在唇上,“敢碰我的男人,你还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......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少女打断道:“是我主动碰了你,但我不可能杀了我自己,就像虫子和人靠在一起,不管是谁的错,一巴掌把虫子拍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渡边彻看着她的表情,好不容易等疼痛稍轻而停止的冷汗,又开始流了。

    他准备挣扎一下,还想说什么,但少女已经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“够了,看在你救我的份上,已经给足你说遗言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少女话音一落,渡边彻身后的女人便拉起他左臂上的袖子,递到少女跟前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白皙,让他联想到小时候村子里过年杀的猪。

    那猪也是一样的白,被他父亲还有村子里其他男人按在废弃的门板上,等着被屠宰。

    注射器里的液体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渡边彻的呼吸开始困难,意识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兑换。

    ‘必须等她们走了之后,才能.....好难受,哈,哈,呼吸......’

    ‘只有......她们以为我死了......老家才不会......有事......’

    “小姐,指纹已经处理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宫野打电话,让她......”

    ‘.....兑换......’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渡边彻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巷子里。

    身体就好像睡了一觉,连下体的疼痛都没了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有衣服上的灰尘,还有全是汗水的内衣,证明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看来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渡边彻用手机看了下时间,九点半,昏迷了十五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地上的武器全没了,对方是打算把他被伪装成突然发病死亡吗?

    渡边彻没时间想太多,确认外面没有明显的看守人员,便装作散步的样子,离开了巷子。

    忍住直接回出租屋的冲动,渡边彻故意乘坐电车饶了一大圈,中途买了一套夏装,在一家旅馆开了一间房,把新衣服换上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一直没人找上来,他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才准备乘电车返回出租屋。

    在上车之前,把装了旧衣服的袋子,扔在距离出租屋十几站的车站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回到出租屋的第一件事,就是拿出手机搜索,规划了接下来该走的人生路。

    总之必须离开东京都。

    以今天那个疯婆子遭遇的不得了事件,还有随便杀人的态度,对方的社会地位一定非常高,在一千多万人的大都市里,关注到他这个小人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还是太危险。

    万一被对方知道自己还活着,不但他,就连老家的父母也要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经过研究,他准备去岛国的最北方——北海道,准备去那里读高中、上大学。

    北海道大学同样属于一流大学。

    “琥珀酰胆碱,这个知识我渡边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北海道大学虽然兽医学专业最出名,但医学部也不差,他要仔细研究琥珀酰胆碱,让那个疯婆子好好尝尝。

    精进学业的同时,赚取积分上也要努力起来。

    医学部本科6年,24岁他从大学毕业,然后回东京报仇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他,应该成为一位知识相当博学,打架十分厉害的人物了吧?

    “踢裆部、锁关节,这些我渡边也记住了!”

    准备好退路,他开始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先是把阳台上的衣服裤子收进来,合着柜子里的衣物全部叠好,放进行李箱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准备转学的事。

    在岛国转学比较容易,他打电话给老家父母,说东京大城市待不习惯,想去人烟相对稀少的北海道,然后目标大学换成了北海道大学。

    父母没有答应,而是追问他是不是在东京受欺负了,被嫌弃是乡下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,就答应我吧!这是儿子一生一次的请求!想去北海道!”

    扯了好一会儿,两人总算同意,答应给小泉青奈打电话,说转学的事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小泉青奈打来电话,让他周一早上7点去学校,要当面听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渡边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桌上的精装书,这书也要还给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可惜,自己还没完成「东京帅哥」的人生理想。

    周六周日两天时间里,渡边彻大门紧闭,窝在出租屋里看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,吃饭都是在晚上凌晨去便利店随便买点吃的。

    他拒绝了国井修、斋藤惠介出去玩的邀请,又打电话给打工的超市,直接辞职。

    玉藻好美发了几条关于请客的讯息,他全部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希望对方有良好的“职业操守”,能做满他一个月的“女友”。

    周一,他最后一次穿上神川高中的西式校服,提前出了门。

    和小泉青奈约好七点在教师办公室见,渡边彻六点多钟到了学校门口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神川高中没有一个人,平时最早到校的学生,也要七点半。

    只有一辆黑色轿车,远远地就看到它停在校门口,走近以后,高级感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就连不懂汽车品牌的渡边彻,也第一时间肯定这车很贵。

    不过他最想要的还是碰碰车。

    刚开学哪会儿,他一个人四处在东京乱逛,在涩谷看到一伙中年大叔人开着碰碰车招摇过市,他们的表情好神气。

    渡边彻羡慕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北海道有没有这样的盛典。

    早上例行想着这些漫无边际的事,渡边彻拐角迈进校园。

    他的心猛地停顿。

    神川高中校舍距离学校大门有一条长长的道路,道路中央耸立着一株高大的橡树。

    五月橡树的叶子葱葱郁郁,嫩绿嫩绿,像是一道屏风。

    渡边彻三月底第一次见到这颗树,就想:万一正好有人从树后面走过来,肯定要撞上,还好校内禁止一切车辆。

    此时,一群黑衣黑裤黑墨镜的人,像是电影场景一样,绕着橡树的边缘走进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一位穿神川高中校服的少女被围在中间,长发及肩,表情无聊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女性黑衣人贴耳对少女说了什么,少女抬起头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渡边彻。

    无聊的表情楞了一下,随后生动起来,眉眼间有了若隐若现的笑意,好像发现了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行人绕开渡边彻,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渡边彻想当做没什么事都没发生,继续往目的地教室办公室走,但还是没忍住回了头。

    高级轿车后门打开着,一位黑衣人候在车门旁,豪华的后座上,少女架着修长的双腿,无聊地打量着自己的指甲。

    她在让我上车......渡边彻读懂了这副场景。

    ‘我必须保持冷静,想办法避免她伤害老家的父母。’

    渡边彻深吸一口气,努力装出从容的样子,缓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轿车后座空间很大,分成对立的两排,少女一个人坐在最后排的正中间,那个锁他关节的女人坐在少女对面。

    他钻进去,坐在女人身边,同样面对着少女。

    车门被轻轻关上,轿车开始驶动,慢慢离开神川高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