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隐婚萌妻:总统大〕〔重生弃少〕〔鬼王为夫〕〔非常侦探〕〔鬼王为夫〕〔丑后倾国〕〔深夜霸宠:调教小〕〔我死以后的故事〕〔超级恐怖直播〕〔全能影后的花式撩〕〔毒后归来〕〔那小厮〕〔陆凡韩瑶小说免费〕〔农女医妃富甲天下〕〔罪恶不赦〕〔八零甜妻萌宝宝〕〔重生八零团宠小神〕〔万界大佬都是我徒〕〔贞观三百年〕〔重生之彪悍奶爸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95.难以处理的学姐们
    面谈周结束后随即迎来考试周,社团活动被学校禁止,活动教室的钥匙也不再外借。

    因此,所有社团,就算有想要继续参加社团活动的人,也只能回家或者去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除了人类观察部。

    渡边彻总算明白了一点点,为什么学生会要找他们麻烦了。

    听渡边彻说完,清野凛的视线从红皮习题集上移开:“因为我们社团成员成绩是全校前三,就算参加社团活动也不会影响成绩,所以才被允许继续借用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觉得。”九条美姬故意和她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是什么原因?”清野凛语气不善地回应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钱。”九条美姬转着手里的笔,“神川是一所私立学校,做的是生意,培养优秀学生只是手段,盈利才是最终目的,讨好我们这些有钱人不是理所当然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样就说得通了。”渡边彻过于正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把转着的笔拍在课本上,伸手揪住他的耳朵:“你在帮谁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帮你!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语气是怎么回事?把我当白痴吗?”

    “是在哄你开心啊,学习这么辛苦,活跃一下气氛。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冷笑一声:“油嘴滑舌,你以为我好糊弄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学习会时间,两位。”清野凛冰冷地目光注视着两人。

    学习会;

    认为高中知识只需要听课就行的清野凛;

    认为高中知识像龙族记忆传承一样,随着年纪的增长自然而然就会的九条美姬;

    ‘三条原本不会交汇的平行线,在我的努力下终于会师了。’

    头歪着,一只耳朵被揪住的渡边彻发出叹息声,满满的全是成就感。

    代价是,刚才只是象征性的揪耳朵......

    “疼疼疼!美姬,快松手!要变成一只耳了!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三个在学习,努力的家伙在神川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就连玉藻好美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着。

    午休时间,渡边彻在自动贩卖机前买草莓牛奶时,注意到路过的她手里拿着一本自己整理的英语小炒在看。

    渡边彻很欣慰她的成长,但那写英语词汇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?

    马上就要考试了,这种程度还不会的话,很不妙了呀,玉藻同学。

    玉藻好美注意到他的眼神,连着小炒一起,把手缩进因为教室冷气太足穿得针织开襟衫袖子里。

    轻哼一声从他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的萌袖?’

    渡边彻一口气把小盒牛奶喝光,吸管发出‘我真的一滴也没有了’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心里默默为玉藻好美能顺利通过期末考试祈祷了一秒,他把牛奶盒扔进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期末考试结束得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没有出现第二位爱的信徒,在考试时间借上厕所的名义,在中庭向某位大小姐发起自杀式告白。

    再上一周的课,渡边彻即将迎来高中的第一个暑假。

    考完试的第二天,吹奏部立刻恢复训练。

    也不仅仅只是吹奏部,很多暑假要参加大赛的运动社团也在努力着。

    渡边彻很佩服他们能在烈日下坚持训练,但不明意义的吆喝声真的很容易让人心烦意乱,特别还是夏天。

    合奏休息时间,女生们聊着期末考试、暑假合宿的话题。

    渡边彻反坐在钢管椅上,双手撑着椅背,玩起手机游戏。

    “在玩什么?”早见熏放下巴松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渡边彻微微侧过手机屏幕,给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早见熏是唯一还和他正常说话的吹奏部部员,其他人都说是因为她天生温柔的性格。

    不过渡边彻认为,其实只是因为他还没找到“羞辱”过她而已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只有明日麻衣和早见熏没挨过他的人身攻击,就连玉藻好美都被他嘲讽胸大无脑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以后和别人聊天,说‘我把吹奏部的女生全骂了个遍’就显得不严谨,还会被清野凛判定成说谎。

    “音乐游戏啊。这个,”早见熏指着手机屏幕,“对练习有帮助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渡边彻想了下,不太确定,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渡边同学玩只是因为喜欢玩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。我本来也玩其他手机游戏,加入吹奏部后,想着反正要玩,干脆就玩音乐游戏好了,万一有帮助呢。”

    早见熏被震慑住了,不由地佩服起来:“连玩游戏都在为演奏努力,渡边同学你真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学姐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被称为这件事?”

    早见熏愣了下,随后掩嘴笑道:“这个我没听说呢,不过倒是经常听人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拿她们没办法,不过了不起的人总是遭人嫉妒。”渡边彻一边说着,手机画面上不断蹦出perfect的黄色惊叹字体。

    “能让我玩一局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把手机递给她,简单地说了一下规则。

    游戏刚开始,早见熏还能跟上,但节奏一快起来,就连连出现失误,顾此失彼。

    “啊!好快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慌,跟着节奏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多啊!怎么办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可以用两只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完全跟不上!”

    一场游戏结束后,早见熏感觉手上都是汗,评分只有b。

    渡边彻说:“我选的曲子比较难,早见学姐你是第一次玩,从简单的开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真厉害呢,成绩优秀、双簧管的技术一流,连游戏都这么厉害。”早见熏从百褶裙兜里拿出纸巾,不好意思地擦去手机上的汗渍。

    渡边彻接过手机,顺手点开下一局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怎么被称为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清秀整洁的字迹,与文字表达出来的内容,形象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‘到底什么时候脱的?难道是一开始就没穿?那岂不是对我早有预谋?’

    渡边彻喉结滚动,集中意念于背部,决定去确认明日麻衣这个痴女到底有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作为清野凛唯一的朋友,他渡边彻平生最见不得人撒谎了!

    “学姐!”一木葵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把渡边彻的手机托起,同时像看护着病人一样搂着明日麻衣的肩膀,把她扶回座位。

    她还不忘回头说道:“渡边同学,手机先借用一下,我马上帮学姐下载,然后还给你!”

    “......啊,好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很遗憾没能检查明日麻衣是否是一个骗子,不过一想到今天的事也许会传到九条美姬耳朵里,立马没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‘不过,一木同学,你再这样下去,别说上演爱情故事了,说不定会......希望你能保重身体。’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能怪一木葵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平时用词精炼、沉默不语、没有表情的明日麻衣,竟然是一个沉迷放荡之举的痴女呢?

    这种印象已经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如果渡边彻不是被骚扰的一方,他也不信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,哪怕发生了刚才的一幕,大家也很快释然了。

    她们认为醉心于音乐的明日麻衣,只是突然对音乐游戏感兴趣,所以一时间没有在乎男女之间的距离而已。

    早见熏露出苦笑无奈的表情:“明日学姐还是那样,吓到了吧,渡边同学?”

    “是吓了一跳。”渡边彻赶紧把椅子转过来,坐正了,以防再次被袭击。

    他好奇地问:“还是那样?明日学姐经常做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从背后吓人?不是。”早见熏看着身后低音部位置上,专心用玩音乐游戏的明日麻衣,“明日学姐从很久之前开始,除了音乐,对什么都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她把目光转向渡边彻:“所以突然做出这种事,大家也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说完,早见熏突然歪着头,用她通透中略带一丝沙哑的嗓音疑惑道:“不过很奇怪呢,渡边同学你之前也在休息时间玩过游戏吧?为什么这次明日学姐突然感兴趣了呢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之前她没关注过我。这次会感兴趣,是因为早见学姐你突然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难道我刚才玩的时候,叫的声音很大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应该没有传到教室外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,太丢脸了。”早间熏双手捂住鼻子和嘴唇,害羞地伏下眼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玩游戏叫出来才有激情。我的一些男性朋友玩游戏也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去上厕所!”早见熏提着裙摆跑出了音乐教室。

    真可爱,如果自己的女朋友是她就好了,哪怕长相没有到夸张的9点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花田朝子代替一木葵,把渡边彻的手机还回来。

    “渡、渡边同学,给。”花田朝子像探出洞穴打量风声的兔子,把手机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学姐。”渡边彻一边伸手去接,一边朝一木葵看去。

    她好像在自己的手机里也下载了同款音乐游戏,正和明日麻衣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明日麻衣对她不理不睬,专心玩着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行为,同样没引起任何人的怀疑,知道真相的,只有渡边彻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认为,不理不睬已经是算好的了。

    渡边彻想象自己每次办好事,都被同一个人中途打断,恐怕早就把对方处理掉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渡边彻回过头,看向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用力抽了抽,还是没能从花田朝子手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学姐?”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”花田朝子深吸一口气,瞪圆了眼睛,结果还是没能说出后面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渡边彻很担心她会不会把自己的手机屏幕捏碎。

    面对渡边彻的直视,花田朝子撇开脸,感觉一下子热气全往脸上集中。

    她再次轻轻张开嘴唇,以很微小的动作深吸了一口气,小声说:“渡、渡边同学,今天训练结束后,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约你在学校外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应该说的是‘没有’吧?”

    “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!”

    “......有多重要?那个,学姐,能不能先把手机给我?”

    “非常非常重要!期末考试的时候,我也一直在为这件事烦恼,今天肯定睡不觉了!”花田朝子像乖巧的幼稚园孩子和老师争论一样,非常稚气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挺严重的,我建议去看看医生。手机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花田朝子闭着眼睛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医生不行!”

    “啊,你说这个啊,总之能不能先把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有渡边同学,才可以让我舒服的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指对着你后脑勺来一下的话,我建议去找打击乐声部的同学,她们是专业......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!”花田朝子不知为何似乎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“总之,请渡边同学放学后,去beck咖啡店等我!”

    看着快坚持不住的手机,渡边彻只好说:“时间不长的话,我就可以去。”

    花田朝子长出了一口气,脚后跟终于放下来,人一下子掉到了一米五以下。

    “学姐,手机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啊!对不起!”花田朝子小脸直冒热气,她轻松把手机从渡边彻手里抽走,然后双手捧着,“渡边同学,还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渡边彻接过,“谢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