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大夏封神记〕〔我的绝美冷艳总裁〕〔美女赢家〕〔一胎俩宝,老婆大〕〔重生之我真是富三〕〔魔神大明〕〔驭兽主宰〕〔旷世神婿〕〔我是赘婿〕〔腹黑老公别太坏〕〔重生之豪门魔女〕〔新婚无爱,替罪前〕〔至尊战王楚凌天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都市无敌战神〕〔卧龙赘婿〕〔陆峰江晓燕〕〔我变成了恶龙〕〔易阡陌鱼幼薇小说〕〔仙君重生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101.悠闲又炙热的夏季音
    舞会结束的第二天,7月21日,暑假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渡边彻依然在六点起床,然后出门跑步。

    不过跑步路线变了。

    因为总是在人来人往的新宿大道上跑步,他好像真的成了阿甘一样,吸引来很多围观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无聊的家伙,把他当成了景点或者新宿区逸闻!甚至有一个电视节目专门采访他!

    所以从今天开始,他决定在不会多管闲事的住宅区街道上晨跑。

    路线:家里——须贺神社

    四谷的住宅区相当密集,道路狭窄。

    七月蓝天广阔,阳光正好,爬山虎、常青树各种植被闪烁着刺眼的绿色,偶尔能看到美丽的绣球花。

    这里坡道很多,快要赶上路边自动贩卖机的数量。

    跑完名为‘天王坂’的上坡路,就算坚持锻炼的渡边彻,来到须贺神社前时,也已经气喘吁吁,珍珠大的汗珠从他白皙俊秀的脸上滚落。

    渡边彻坐在神社入口的石阶上,听着从神社里传来的蝉鸣,猛灌了一口波子汽水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就喝垃圾饮料,现在的年轻人。”三位在神社附近溜达的老太婆,对着渡边彻的脸,还有他手里的饮料横看竖看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喝,等到了您的年纪再喝吗?”渡边彻高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是老太婆们看他更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在对渡边彻指指点点,头对头说着什么中,消失在下坡路的转角处。

    渡边彻又猛灌了一口,满足地叹出一口全是二氧化碳的气,然后把装有弹珠的汽水瓶对准太阳。

    玻璃上的图案在太阳照射下,折射出如梦似幻的色彩。

    休息一会儿,跑回家洗了澡,换上校服出发去学校。

    暑假的校园虽然人少了,但依然很热闹,操场上运动社饱含热情的青春吆喝声,可以传遍学校所有的走廊和中庭。

    吹奏部的训练,随着进入冲刺阶段,在清野凛压迫下,变得越来越繁重。

    她现在经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洗澡的时间、睡觉之前,一定要背旋律。没有付出最大努力的人,不配进入全国赛。”

    就连双簧管逐渐出神入化的渡边彻,也难逃被骂。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你难道不知道我选的曲子双簧管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上厕所为什么要去那么久?你是在打算住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有空吹和玩游戏,为什么不练习一遍独奏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渡边,渡边,渡边,”渡边彻奋力扔出手中的棒球,“我不知道自己姓渡边嘛!要你提醒!”

    棒球击中球的清脆声,响彻七月底的夏季天空。

    击球区的国井修大喊:“好球!再来!”

    渡边彻从篮子里又拿起一枚球,朝着好球带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耳边意外的只有球棒呼啸而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卡特球!”挥空了的国井修难以置信地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错了!是神奇宝贝球!”渡边彻又一个他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卡特球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金属球击中球的清脆声再次响彻神川,引来站在树顶,俯瞰校舍的乌鸦的注意。

    打完这一球,两人来到一垒附近的休息区。

    “你的球速最近越来越快了,今天还投出了卡特球,再这样下去,完全可以来棒球部做陪练。”

    “小瞧我?我的目标是在甲子园开赛之前,把你三振出局。”

    国井修用仰天大笑,回应了渡边彻的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对了,吹奏部的比赛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“八月五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多少时间了,怪不得最近完全听不到乐器休息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渡边彻反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击败了好几所学校了,不过我没上场。”国井修指着教练陪练的一名球员,“内田学长,凭他一个人的高速球,就可以让神川拿到区的冠军,甲子园的出赛权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内田学长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他。我的意思是,一个厉害的投手就可以让球队获胜?”

    “当然!别人打不中你的球,得不了分,怎么赢?但如果对方也有一个厉害的投手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国井修兴致勃勃地给渡边彻说起19届甲子园,兵库县代表对阵爱知县代表的那场比赛。

    双方投手全是吕布一样的人物——国井修原话,导致双方击球手都打不中他们投出的球,全场一直没有得分。

    那场比赛整整持续了4个多小时,计分板都放不下比分,不得不临时增长。

    “不过投手想出风头,要非常非常强才行,而打者在3次打击中,只要1个安打就是打者的胜利。”最后,作为打者的国井修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儿,棒球部的教练一吹口哨,所有队员立马集合,继续在烈日下训练。

    渡边彻在休息区待了没一会儿,听到教练至少骂了十句‘八嘎’。

    看来不管哪个社团,教练都是一副喜欢教训人的德性。

    “渡边君,喝水吗?”胸部特比大的棒球部女经理,拿了一瓶水过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,不用。”渡边彻站起来,“我也要回去练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女经理笑得非常可爱,“谢谢渡边君一直帮国井同学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能帮上忙就好了。”他现在的水平,还不如娱乐场所的棒球自动投球机。

    渡边彻回到音乐室时,其他部员已经自觉地开始基础训练和调音。

    因为玩手机游戏会被骂,渡边彻也只好拿起双簧管,没有感情地含住哨片,开始练习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清野凛走进音乐教室。

    “开始合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邻近七月底,曾经难听到把九条美姬吵醒的吹奏部,演奏的完成度越来越好,课题曲和自由曲的旋律,更是深深刻在每个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清野凛的指导,也从一开始的呼吸、音程、节奏等基础内容,开始向高难度的表现手法等过度。

    “停。这里我不是说过嘛,要富有感情地演奏,为什么练习这么多次,节奏还是支离破碎?今天一定要把这里练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很多人听了感觉没问题的地方,她总是能找出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在渡边彻出来吸收仇恨之前,清野凛说哪里有问题,众人都是不信,或者知道也抱着对抗的情绪,故意不改,但现在,虽然心里免不了各种情绪,但至少会按照指导去认真练习。

    因为客观地去看待清野凛,众人渐渐知道她的高明之处。

    就算她突然被指定为吹奏乐大赛的评委,神川吹奏部的人应该都不会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看着讲台上指点江山的清野凛,渡边彻十分欣慰地在心里说了一句:‘那孩子是我一手带大的哦。’

    “渡边,f音高了,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瞬间,音乐教室里全是女生的窃笑声,大概的意思:‘你也有今天!’

    唯一让她们可惜的是,不知为何,渡边彻这家伙越来越帅,导致她们完全找不到人身攻击的地方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充实又重复地走向七月底,朝着八月大步迈进。

    七月三十一日的深夜,结束一天训练的渡边彻,在台灯下,翻着从清野凛那里借来的。

    这本很短的戏剧剧本,讲的是俊朗的养子与貌美的养母同进同出,被市民恶意中伤,传出两人有私情的流言。

    养父从一开始的不信,到将信将疑,到最后的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而原本压根没关系的养子和养母,在这些流言传播者的“帮助”下,相互扶持,最后真的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些流言传播者就是书名里的“牵线人”,伟大两个字显得极其讽刺。

    ‘果然,还是‘了不起’计较好。’

    渡边彻对戏剧无感,除了学习西班牙语,他更想知道清野凛作为一名女性,一位漂亮的美少女,在看这本以婚外情为主题的剧本时,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会不会幻想养子与养母的那种情节?

    ‘为什么我会对这个感兴趣?属于男人的恶趣味?’渡边彻正这样想着,一旁手机闹钟响了。

    00:00

    他把书合上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渡边彻双手捂脸,闭目沉思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早就应该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要对系统抱有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懂存在的意义在哪里,但是还有,让渡边彻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不是大师级,但渡边彻猜测九条美姬的贴身保镖——静流,她的差不多就是精通级。

    这个兑换没有任何问题,关键是十万积分的<大师级·推拿>,到底要不要兑换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答应他,只要把她伺候舒服了,就允许他自由使用枪械俱乐部。

    不管是接触枪支弹药,还是合适的练枪场地,一个政府允许的枪械俱乐部对渡边彻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有了俱乐部使用权,他甚至可以靠自己把锻炼到大师级。

    虽然很难,但他从不怕难,且从不懈怠。

    但是,十万积分兑换一项用不太上的,换取的仅仅只是这些,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他除了九条美姬的签到奖励外,基本不会再有积分进账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不过,系统连这么夸张的东西都能刷出来,谁知道又要等多久,才能刷出一个合适的技能。

    渡边彻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实在舍不得十万积分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不做出轨的事,九条美姬现在应该不会再给他注射琥珀酰胆碱,或者把他从汽车上丢下来。

    把不能改变现状的<精通级·射击>兑换下来后,渡边彻有种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的感觉。

    要不是系统刷新的技能奇葩到夸张,还有九条美姬的压力,他真不想兑换精通级的技能。

    瞅了眼系统界面上的,渡边彻把床铺好,熄掉台灯,睡觉。

    八月,清野凛借用了一家音乐厅。

    就像熟悉考场一样,吹奏部在这家音乐厅里练习、练习,疯了一般的练习。

    获得一手了不得打枪技术的渡边彻,每天依旧喝着他的波子汽水,挨神社老太婆和清野凛的白眼,日常生活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比赛当天早上,学校大巴、货车停在社团大楼前。

    渡边彻上上下下,作为吹奏部少有的几个男生,搬乐器这种活是逃不了的。

    等他搬完后,已经累得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尤其是打击乐器,对于体力目前只有6点的他来说,还显得过于沉重。

    花田朝子第一次展现她的怪力,100斤的木琴双手抱着,哼着歌就从三楼下去了,然后又立马踩着欢快的脚步上楼继续搬。

    大夏天一滴汗都不出——为了比赛显得正式,他们穿的还是长袖校服。

    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真为她未来的男朋友担忧,如果是一个渣男,脑袋会被拧掉吧?

    衷心希望是一个像他一样专一的男人,阿门。

    搬完乐器,再次检查是否有遗忘的东西后,锁上货车后门,所有部员乘上巴士。

    去赛场的路上,车里安静得吓人。

    有些女生的脸色,因为紧张,白到看起来随时要送医院的地步。

    清野凛单独坐在最前排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明日麻衣脱掉鞋子,蜷缩在椅子上,戴着耳机玩音游。坐在她身边的花田朝子,怔怔盯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。

    后排,渡边彻和一个长号部的男生坐在一起,也在玩音游。

    “好美酱,紧张了?”男生小声对隔道对面的玉藻好美搭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别跟我说话!”玉藻好美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漂亮的雪白脸蛋上没有一丝血丝,嘴唇念念有词,正一遍又一遍地背着长号的旋律。

    男生讨了个没趣,又因为紧张到安静不下来,于是把目光放在渡边彻身上。

    渡边彻虽然外表上是男人的敌人,但做的事情——不管是当众告白,不和其他女生打情骂俏,还是“老中二病”——都是男生的好哥们。

    “渡边,你女朋友来给你加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全国大赛。她不会去这种都大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男生沉默一会儿,又问:“你紧张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羡慕你,我现在紧张到手发麻发冷,你要不要摸一下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!”渡边彻拍开他摸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没有得逞,男生也不在意:“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做到不紧张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!”玉藻好美低声警告,两人的声音吵到她不能专心背谱。

    男生身体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渡边彻手指在手机界面上点着:“紧张,说明水平不行。厉害的人,巴不得快点上场炫耀自己。”

    玉藻好美认为渡边彻就是在说她!

    瞬间被惹毛了,两只漂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边。

    中间的男生恨不得立马逃走——要不是没有多余的座位,再加上这里靠近玉藻好美,他本来也不想和渡边彻这个全校最帅的家伙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比如说我,”渡边彻头也不抬地继续说,“因为我水平很高,只要表演,就会被人称赞,有什么好紧张的?只有水平不够的人,才会有受检阅的心理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彻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渡边彻抬起头,迎上玉藻好美气到咬唇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一直和我做对啊!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一句话吗?我并不想与你为敌,我是要与世界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......呜嗯!!!”

    渡边彻说这么中二的台词,其实是奔着活跃气氛去的,谁知道玉藻好美根本不懂梗,直接把脸埋在裙子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渡边彻哑口无言,手机上不断‘miss’。

    周围女生立马对他进行声讨,一时间沉寂的巴士竟然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”清野凛抱着手臂走过来,冷淡的声音像大雪封山,所有声音立马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渡边把好美惹哭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清野凛把目光放在渡边彻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谎言。”清野凛法官立马给出判决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把她弄哭了,但我的本意不是想惹哭她,是想活跃气氛,让她不紧张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叹了口气,无力道:“用欺负人的方法安慰女孩子,你还是小孩子吗?”

    她拿出手帕,递给玉藻好美:“玉藻同学,我替他向你道歉。渡边同学虽然说话难听,但他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好人......怎么感觉在骂人,虽然他的确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玉藻好美在众人的安慰下,情绪渐渐平稳下来,但还是小声在抽泣。

    “大家保持安静,在比赛之前养足精神。”清野凛用警告的眼神瞥了眼渡边彻,转身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渡边彻看玉藻好美的肩膀还在抖,心里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弄哭女孩子什么的,实在不是男人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车抵达目的地,下车的时候,渡边彻和眼睛红着的她说了一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玉藻好美什么话也没说,径直朝去卡车走去,去取自己的长号。

    对女人没办法的渡边彻跟上去,帮忙卸乐器。

    众人拿上各自的乐器,跟着工作人员来到准备室,用调音器调音。

    “调好音了吗?”不知什么时候,换上笔挺黑色西装、化身美少年的清野凛,推门走进来。

    她雪白晶莹的皮肤,在黑色西装的衬托下,越加显得圣洁,明明夏天,盛装打扮的她却不会让人感到任何燥热感。

    一头像0.5毫米铅粉般黑亮的长发绑成马尾,随着身体晃动,修长瘦弱的身材,帅气的脸蛋,对女生具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平时看她不顺眼的吹奏部女生,个个脸颊红润,低声说着‘好帅!’‘让我死了吧!’或‘以前怎么没发现啊!’等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‘比渡边渣滓还要帅!’这种莫名其妙、一听就是谎言的台词。

    众人的注视,让清野凛下意思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打扮,随后又不在意地再次问道:“音都调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快一点。”清野凛说,“在上台之前,我们必须再练习几次开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铜管乐器第一个音跑掉,几乎很难再重新振作起来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,没有人对清野凛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渡边彻用双簧管吹了一个调戏的长音,对看过来的清野凛说:“帅啊,清野同学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用‘你无不无聊’的眼神瞥了他一眼,把目光转向别处,嘴角却扬起几乎看不见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这份帅气,在和我见过面的男生里,除了我以外,无人能及你左右,我渡边愿称你为最帅!”

    清野凛受不了他,没好气地训道:“有时间在那里胡说八道,不如好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真无情啊,你知道得到我承认有多难吗?”

    清野凛手指在手臂上不耐烦地敲了敲,正要说什么,却看到渡边彻已经把双簧管的哨片含在嘴里,摆出一副别打扰我练习的姿态。

    她捏了捏眉心,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神川高中的参赛者,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通知完后,希望永远不要结束的短暂练习时间结束了。

    在即将上场时,清野凛看着众人:“大家不要紧张,只要发挥出练习的水平,我向你们保证:绝对能进关东大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紧张又不安的大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清野凛突然说。

    渡边彻指着自己:“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清野凛点头,“你是最关键的独奏,和大家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渡边彻正要群嘲,激发大家仇恨的力量,却被清野凛严厉的眼神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没什么想说的。”渡边彻犹豫一番,“给大家唱首歌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渡边彻已经用他被清野凛断定没救的嗓子唱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谷丘陵,乌鸦略过的校舍,我们的母校,神川。”

    不管讨厌他,喜欢他,还是无视他的吹奏部部员,全部跟着他,齐声高唱神川高中的校歌。

    “神川!”

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众人走上舞台,各自在属于自己战壕就位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演奏者是编号第三十三号,东京都立神川高中。”

    “演奏曲目是由川秀明一作曲的,指挥:清野凛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声音一落,亮如白昼的灯光洒满整个舞台。

    清野凛面朝观众低头致意,会场响起掌声的同时,伴随着悉悉索索的议论声——这么年轻的指挥,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清野凛抬起头,走上指挥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观众安静下来,一切杂音瞬间消失,视线全都集中在舞台上。

    在这寂静中,音乐厅却弥漫着一股狂热,实在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清野凛举起指挥棒,所有人同时拿起乐器。她环视a组成员的每一张脸,每一张也都看着她。

    最后,她把目光停留在渡边彻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视线交融,就在这一刻,她挥下了指挥棒。

    长笛及独奏的旋律层层叠叠,乐谱上,这里写着

    随后,低音号浑厚饱满的音色震动空气,这里写着

    上低音号追上曲子的步伐,写着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用笔写在乐谱上的文字,早已密密麻麻,看不清曲谱本身,旋律不知不觉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经过六月、七月、进入夏季,一开始的笔记,甚至已经开始褪色。

    清野凛手一收,音乐厅瞬间寂静。

    清野凛缓缓舞动指挥棒,双簧管独奏!

    悠扬通透、令人麻痹的音色,破空而起!

    所有人不由自由地咽了一口口水,坐直身体,心脏颤抖,鸡皮疙瘩竖起。

    这时,吹奏部再没有一个人诅咒渡边彻出错。

    火辣辣的紧张感烧穿喉咙。

    玉藻好美,花田朝子、明日麻衣,小松美咲,萨克斯的宫圆、长笛的石谷......所有人,只有一个想法:

    去全国大赛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