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新婚无爱,替罪前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都市无敌战神〕〔卧龙赘婿〕〔陆峰江晓燕〕〔我变成了恶龙〕〔易阡陌鱼幼薇小说〕〔仙君重生〕〔凤落蛮荒〕〔鱼幼薇易阡陌〕〔我老婆是传奇天后〕〔逆天废柴〕〔我家师父超凶哒〕〔白卿言萧容衍〕〔吉卦〕〔太初符神〕〔邪心〕〔总裁大人,早安〕〔我的极道男友〕〔万界圣尊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102.吹奏乐大赛尾声(1)
    东京都吹奏乐大赛结果公布很简陋。

    上午参赛学校的比赛一结束,立马就会有工作人员把写有结果的巨大纸张悬挂在舞台上。

    几百张脸全凝望着同一个方向,浑浊的炙热空气充斥整个音乐厅。少女们脸色潮红,有的低头祈祷,有的互相牵着手,死死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渡边彻和“美少年”清野凛站在会场后方,俯瞰着数十所学校的吹奏部部员。

    “紧张?”渡边彻问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。”抱着手臂的清野凛回答。

    “感觉有希望吗?”

    “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几成把握,进关东大赛?”

    “十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点点.....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笑起来,扭过脸对渡边彻说:“要有干成任何事的自信呀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渡边彻笑着点头,然后严肃道:“但是,清野同学,我必须警告你: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我一直想和你说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爱的告白?抱歉,一瞬间是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,可冷静想了想,我们果然还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叹口气,无奈说:“你能不能成熟一点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伪装的很少年、很简单而已。这辈子出生那一刻起,我就决定做一辈子的少年,开心的生活下去,虽然目前出了一点点的小状况。”渡边彻掐了下小拇指尖。

    “你的自我认知真的有很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!好了,你想对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句,‘你能不成熟一点’就是,现在还要加上‘记得去看医生’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是因为你的测谎功能对我无效。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谎言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只告诉你一个人:其实我是正义的伙伴,外表看似普通高中生,可是头脑聪明,无所不能的——卡面来打!目前为了拯救东京的未来,正在和黑暗财阀做生死斗争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冷笑道:“财阀的名字是不是姓清野?”

    “你挺懂的嘛,不过还不止,还有九条家!她们对我用了各种邪恶手段,像金钱、美色、权......”

    “来了!!!”尖锐的声音打断了渡边彻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朝前方看去,“放榜”的工作人员登上高台,把榜单铺洒而下。

    清野凛目光紧紧盯着榜单,一行一行找着神川高中的名字,双手不知不觉握拳,指甲在掌心留下月牙般的纹路。

    在字样前方,用红笔写了一个大大的。

    事情才刚刚开始而已,就算是金,也有不能参加关东大赛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位上了年纪的评委拿着稿子走到舞台中央,用早就准备好的麦克风说:“诶,接下来,宣布获得参加关东大赛资格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所学校,三号,立杉并高等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所学校,十六号,片仓高等学校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跳到十六号,中间同样获得金赏的九号学校,从刚刚获得金的喜悦中,瞬间哭成一团。

    渡边彻忍不住深呼吸,就剩最后一个名额,神川是二十号,如果接下来.....

    “第三所学校,二十号,神川高等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!”清野凛扭过脸,看向渡边彻。

    “咦?不是有十成把握吗?有什么好高兴的?”

    清野凛喜悦的表情愣住,手底下巴沉思道:“根据你刚才说的,我推测黑暗财阀接下来会采取‘直接杀掉你’的策略。请小心,正义的伙伴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前方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,少女们喜极而泣,相互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关东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去关东大赛啦!!”

    “学姐!是关东!关东!”

    神川吹奏部的成员,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,有的手里拿着面纸痛哭,有的用手机和谁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快乐都是他们的,和我们人类观察部无关。”渡边彻叹息着说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胡话?”清野凛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“我们都是神川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境界低了,只看到小我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看了眼还在激动的部员:“走吧,还有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最喜欢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的事?”渡边彻一瞬间产生无限遐思,难道清野凛高兴到要和他去情侣酒店?

    他为难而纠结:“不行啊,真——的不行,被美姬知道我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?”清野凛受不了他,“你最喜欢做的事不是招人讨厌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清野同学,我们两个成为朋友不是没有原因——都很招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朋友?那天晚上的事,我还没原谅你呢。”说完,清野凛朝着部员走去。

    她使劲合了一下掌,所有部员看向她。

    穿西装披头散发的清野凛,优雅文静,但不容易亲近的气息没有丝毫减少。

    但吹奏部的人全部用热烈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清野同学,我们做到啦!”

    “关东大赛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在清野凛开口之前,站在她身边的渡边彻说:“我们的目标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全国大赛!”一木葵激动地举起手回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面露期待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在那里高兴什么?不过对你们来说,的确是一件高兴的事,你们的实力......唔!”

    清野凛手肘顶了渡边彻的侧腹,用凶狠的眼神制止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顾问,还是我是顾问?”

    “......你是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看向义愤填膺、恨不得群殴渡边彻的部员,说:

    “能进入关东大赛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,不过正如渡边同学所说,这里还不是我们的终点。各位,请再坚持一下,努力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么,今天下午和晚上休息,明天正式开始迎接关东大赛的练习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领取证书和奖杯后,众人离开音乐厅,在会场入口处合影。

    一番推辞和争论后,奖杯让吹奏部部长小松美咲抱着,证书由明日麻衣拿着,两人坐在最前排地上;

    花田朝子和一木葵一人搭在明日麻衣的一侧肩膀上;

    不知为何,玉藻好美靠在清野凛身上,开心地闭着剪刀手;

    在不断说着“玉藻同学,能麻烦你松开手吗,很挤,而且好热”的清野凛后面的后面,是孤零零的真·美少年——渡边彻。

    上大巴前,清野凛把电子版照片,发给早就退出吹奏部聊天组的渡边彻。

    还附带了点评。

    发完这条消息,清野凛手抵下巴,已经想好下一句怎么怼渡边彻了。

    只等他回消息后,立马发过去。

    但她的最后一条消息显示一分钟后,依然没收到回复。

    生气了?不可能。

    等不到回复,她只好把手机收起来,视线在周围划过,没看到渡边彻的身影。

    直到乐器搬了一半,渡边彻才从远处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嘴里说着,他挽起袖口,抱起地上的乐器盒,递给货车上的男部员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?”同样负责递乐器的男生擦着不断流下来的汗水,抱怨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点事。抱歉,抱歉,待会儿请你们喝汽水。”

    “原谅你了!”

    清野凛看了他一眼,率先上了大巴。以她的体力,去帮忙只会添麻烦。

    用手机听了一会儿刚才神川吹奏部的演出,陆陆续续有女生上车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到评委在和渡边渣滓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评委?哪位评委?”

    “山本幸正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国立音大的教育系主任吗?说什么啦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问他将来的志愿,我不敢靠太近,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要特招渡边渣滓吧?”

    “感觉有可能呢。他人虽然差劲,但双簧管......”

    清野凛重新戴好耳机,右手手肘撑在窗边,掌心托下巴,望着不远处的行道树,另外一只手,在重新换上的校裙上,轻轻跟着节奏敲击着。

    等所有女生上来后,男生们才人手拿着一瓶汽水,匆匆跑上车。

    渡边彻一屁股坐在过道位置上,那个原本想靠玉藻好美近一点的男生,这次坐在了靠窗位置。

    渡边彻猛灌了一口气脖子汽水,然后把冰凉的瓶子在脸滚动,发出舒服的呼气声。

    今日最高气温34度,别说搬运乐器了,在外面什么也不做也会出一身汗。

    “渡边君。”早见熏跪在座位上,从前座转身看着渡边彻。

    “嗯?”渡边彻没什么说话的兴致。

    “国立音大的山本幸正教授找你聊天了?”这条小道消息已经在车内传遍,早见熏也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过道另外一侧,用手机发着line消息的玉藻好美,偷偷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周围一圈的女生全部关注起这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渡边彻说,“他问我想不想去国立音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想去东京艺大。”渡边彻又喝了一口波子汽水。

    他扬起脖子喝水时,女生安静地看着他被汗水打湿的衬衫领口上方滚动的喉结。

    然后,也跟着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渡边君要上音乐大学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玉藻好美忍不住开口:“你在上,升学目标不是写的东京大学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没错。不过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玉藻好美不满地轻哼一声:“参加夏季补习的时候,小泉老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夏季补习?”

    “夏季补习怎么了!又不全是好美我这样的差生,也有成绩好的同学主动参加!”

    “你别急!我只在想我是不是也要参加补习。”渡边彻听她又带上哭腔,心里吓了一跳,连忙安抚。

    “那渡边君是打算放弃东京大学了吗?”早见熏问。

    “不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去东京艺术大学?是打算考修士和博士吗?”

    “骗你的。”渡边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诶?”早见熏一脸惊讶,“哪里?哪里骗我?”

    “上音乐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差劲,最差劲!”玉藻好美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渣滓!”坐她旁边的女生附和。

    “恶心!”前面女生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早见熏苦笑一声,歉意地对渡边彻笑了笑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她系好安全带,巴士正好开始启动,缓缓驶出车位。

    对于她们的恶意,渡边彻完全无所谓,又喝了一口波子汽水,目光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有两位工作人员,正顶着太阳布置引路立牌。

    回到学校,又是搬运乐器。

    一想到接下来的关东大赛,甚至全国大赛,都要在这么热的天气把乐器搬来搬去,渡边彻很后悔没在上午的比赛中放水。

    没关系,关东大赛也来得及!

    但是,都已经被搬了两次,就为了少搬一次而放弃全国大赛,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‘,作为教训,把这句话写进笔记本里吧。’

    清野凛说了下午休息,但依然很多部员选择留下来继续练习。

    她们问清野凛要来比赛的音频,一边听,一边互相提出建议。

    乐谱上又新添了不少笔记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小松美咲伸了懒腰,“到现在还没回过神,我们居然能进关东大赛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清野同学的功劳。”玉藻好美看着乐谱说。

    “顾问的确最重要,不过我们大家也有好好努力。”早见熏温柔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......渡边。”明日麻衣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学姐,你说什么?”一木葵问道。

    “......渡边,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视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刚才,cd里双簧管音色的柔美,让人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的双簧管是很厉害,不过麻衣学姐的上低音号,早间学姐的巴松,还有大家,都不弱哦!”花田朝子捏着小拳头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吹奏乐是集体比赛!能进入关东大赛,说明我们也很强!”一木葵高声说,随后转移话题,“麻衣学姐,马上夏祭了,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嗯。”

    “和谁一起?”一木葵立马问。

    “......花田。”

    花田朝子点点头,看向早就说好了的一木葵:“不介意的话,一木同学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要去!太好啦!”

    一木同学的演技有点夸张呢,希望没有暴露,这样想着,花田朝子看向其他人:“大家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已经约好人了。”玉藻好美说。

    “是男朋友吗?玉藻同学这么漂亮,一定很受欢迎!”花田朝子对恋爱话题很感情,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帮一木葵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......”玉藻好美脑海里闪过渡边彻的脸,“没有!那种东西死了最好!是我初中的女性好朋友啦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花田朝子有点被她的反应吓到,连忙问其他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要么不去,要么另有约人。

    吹奏部a组五十五个人,关系好的有,看不顺眼的也存在,更多的是互相打招呼的关系,社团活动就算了,参加夏祭这种私人活动怎么可能还一起?

    “好了!大家继续练习吧,关东大赛才是最重要的!”部长小松美咲合掌高声说。

    “是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