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死以后的故事〕〔超级恐怖直播〕〔全能影后的花式撩〕〔毒后归来〕〔那小厮〕〔陆凡韩瑶小说免费〕〔农女医妃富甲天下〕〔罪恶不赦〕〔八零甜妻萌宝宝〕〔重生八零团宠小神〕〔万界大佬都是我徒〕〔贞观三百年〕〔重生之彪悍奶爸〕〔扑倒老公大人:龙〕〔邪王的嫡宠妖妃〕〔阴阳手眼〕〔万相之王〕〔亿万首席的蜜宠宝〕〔混沌丹神〕〔民调局异闻录之最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144.体育祭(9)
    !

    体育祭的第一天,以为结尾——把对方篮筐里的篮球,拿回自己家篮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虽然明文规定比的是速度,不允许抢夺,但最后发展成一堆人压着某一个人的局面,是在所难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裁判吼不动、拉不开,只能一个劲提醒‘家里!家里!一班的!你们家里的球被拿光了!’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被压的那个人就是渡边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先动手从别人手上抢球,而且实在太厉害了,一班的人只有蜷缩在草地上,把球拼命抱在怀里,才能避免他的毒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然后他又不能真打架,所以被‘人山’压地上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比赛结束!四班胜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班的家伙一开始当没听见,等裁判拼命吹口哨,才一个个带着畅快的笑容爬起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在班里同学的搀扶下,缓缓站起身,不行了似的用手撑着腰,表情痛苦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全体师生看着大屏幕上的这一幕,哈哈大笑,男生们更是使劲拍大腿,齐声叫好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比赛结束后,其他男生主动把体育器材搬回仓库,劳苦功高的渡边彻被允许提前休息。

    https://m.xqula.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拒绝了女生的好心搀扶,他走到泳池区的洗手台,在出水口向上的水龙头上洗了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洗完脸,他仰起脖子用嘴去喝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缓慢的水流刚打在他唇齿间,原本暗淡的天色被一张清秀的脸代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明日麻衣一只手挽着头发,俯下上半身,也用嘴去接同一个水龙头的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澈的水花向上喷涌,她没含住的,就流到渡边彻嘴里。

     .xgchotel.;</p>

    “学.....咳咳咳!”渡边彻被呛着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明日麻衣轻声缓慢地问,一只手拍他的背,另外一只手递来手帕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咳咳,谢谢!”渡边彻用手帕擦了擦嘴角,“麻衣学姐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自从进入十月,游泳课结束后,泳池区就很少有人来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如果不是女同学太热心,渡边彻也不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看彻过来......”明日麻衣说着,注意到渡边彻几缕头发湿哒哒地黏在脸颊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不说话,转而伸出手,轻柔地为渡边彻拨开发丝,手指贴在他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心里泛起温馨感,忍不住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嗯。”明日麻衣清澈的双眸里,带着丝丝不安,“彻,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的视线看向腰部,渡边彻反应过来,知道她不是说被水呛的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没事,那几个人算什么?要不是怕把他们打坏了,我怎么会被他们压倒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换做清野凛,会说他自信到盲目;九条美姬,会嘲笑他跟一群高中生较劲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明日麻衣只是淡淡点了下头,对能不能打过这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,只是轻声说了一句:“彻没受伤就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次明日麻衣什么也没做,喝了几口水,从渡边彻拿回手帕,擦了擦嘴就走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等她走后,渡边彻才听到校园里的歌声,广播不知什么时候放起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远处太阳就要下山,他伸了伸懒腰,一个疲惫而旖旎的秋日黄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体育祭进行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第二天,渡边彻故意说自己好久不运动,全身肌肉酸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小泉青奈果然心疼不让他上场,但看到他轻松的在社团娱乐赛上拿到第一,气得敲了敲他的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晃子在一旁笑得十分开心,她今天吃的是百奇、布丁、蘑菇山和竹笋村——一种巧克力和饼干结合的零食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中途出了一点小意外,时,一个仗着身体粗壮的三年级学长,为了拦路和渡边彻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怕他受伤,收了很多力,结果小瞧了对方,自己倒地上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虽然最后还是拿到了第一,但手破了皮,流了一点血。

    .zyxta.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学长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能算什么事。”渡边彻不在意地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那种程度的伤口,对于男生来说,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看你比赛,以为你力气很大,所以全力撞上去了,没想到你这么弱,真的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......学长,你还是赔点医药费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最后,伤口用水冲,用小泉青奈给的纸巾擦了下,就算处理完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三年级学长回班级后,被明日麻衣盯着看了好一会儿,弄得他都不好意思了。还以为刚才展现了男人的魅力,兴奋到和身边几个朋友开玩笑地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放学后,渡边彻换回西式校服,拿上书包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正和国井修、斋藤惠介两人,说着晚上几点可以上线玩游戏,走出教室门,看到抱着手臂的清野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找我?”渡边彻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同样的问题我不想回答两次,你要是记忆力不好,我建议你......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有笔记本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被抢答后,清野凛缓了缓:“我建议你不要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......行行行,按您说的办,下辈子做狗做猫都可以。不说这个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要去一趟医务室。”清野凛说完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仅渡边彻,连作为旁观者清的国井修和斋藤惠介,也没弄懂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大概走出去两米,清野凛停下脚步,微微侧过身,锐利的视线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个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要去?”渡边彻用试探的语气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反正你放学没事,回家也是打游戏吧?”比起眼神,清野凛语气听不出有多生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话是这.whhryl.样说,但我去做......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女的眼神开始向恐怖演变,于是渡边彻干脆地改口:“......您说的没错,我的确很闲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放学愉快,再见。”渡边彻向另外两人道别,跟上少女的步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他的表情看起来不错,但我知道他一点也不愉快。”国井修神情沉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废话,玩游戏被打扰,你能愉快嘛!”斋藤惠介很有经验地附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刚放学的校舍,到处是喧嚣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拿扫帚追着男生跑的女生,被老师喊到角落进行心理教育的眼镜男,对着渡边彻指指点点的女子团体.....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渡边彻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那去医务室干什么?该不会是帮我处理伤口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还不算太笨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,这点小伤算什么,下个星期就好了。等一下,”渡边彻突然想起似的说,“这难道是让我爱上你的第多少个方法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柔软嘴唇微张,欲言又止,最后解释道:“你是因为我想拿体育祭第一才受的伤,我会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对我负责......清野同学,哪怕是我,也不得不佩服你,要是换成一般的男生,肯定已经沦陷了,但我可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是嘛。”清野凛淡淡地回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当然啰,就算是我,好感度还是会提升那么一点点。”渡边彻用拇指掐着小拇指指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点头,语气无所谓:“有效果就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......你意志的坚定吓到我了,真的。看来我也要加油,得让你先喜欢上我才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去医务室的路上,两人不再说话。渡边彻埋头苦想,怎么在不惹美姬生气的情况,让清野凛沦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因为体育祭的原因,医务室除了宫崎美雪外,还有医院来的援助护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两人过去时,正好看到宫崎美雪送走援助护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宫崎美雪疲惫地一屁股坐回滚轮椅子,医生白大褂下的胸部使劲抖了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那场面,只要是视力正常的人类,就一定会去在意,所以清野凛瞄了渡边彻一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瞄了她腿一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两人眼神的交流完,清野凛对宫崎美雪说:“老师,他的手摔破了,麻烦您帮他消毒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把受伤的手亮给宫崎美雪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宫崎美雪抓过手,瞅了几眼伤口,然后又躺了回去,有气无力地说:“少年,假装受伤严重欺骗女孩子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别戳穿我啊,宫崎老师,我可是小泉老师最喜欢的学生,您不应该帮我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正因为你是青奈最喜欢的学生,我才不帮你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和清野同学的事,可是得到小泉老师允许的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宫崎美雪惊讶地打量清野凛,“我记得你女朋友不是这个呀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头疼地手抚眉心,无力地说:“老师,直接帮他消毒吧,顺便把他精神上的毒也消一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也能办到?”渡边彻好奇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。”宫崎美雪出乎意料地点点头,“只要想的话,虽然麻烦,我还是能弄到致死的药剂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......r桑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真是奇怪,难道是因为过了白露,天气转凉,寒蝉开始叫?日常要崩坏了吗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轻笑两声,放过他,用拜托的眼神看向宫崎美雪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忙了两天,累死了,你们自己来吧,消毒这么简单的事应该会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等两人回答,宫崎美雪眼神示意了一下药品柜的位置:“消毒水有标签,创口贴在第二个抽屉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正要去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老实坐这里。”清野凛指着椅子说,然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腿受伤。”渡边彻老实地在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面前宫崎美雪双手向上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那个量,那个高度,实在是......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怪不得会累了,肯定有受了点小伤,就来医务室的男生吧?真是一群流氓,下流至极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拿了消毒水和创口贴,又拿了另外一张木凳子,坐在渡边彻身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把手伸过去,她轻轻抓住,另外一只手用棉花沾了消毒水,在伤口上轻轻涂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感觉一阵清凉,既有伤口,也有清野凛小手的温度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疼吗?”清野凛抬起眼睛,和望着她的渡边彻对上视线,愣了一下,又立马低下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刚才不疼,现在疼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动作一顿,微微呼吸,调整好情绪,手上的动作重新轻柔起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疼的话,跟我说。”她静静垂下眼,语调柔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消完毒,贴好创口贴,宫崎美雪丝毫不怕渡边彻疼地把他手抓过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瞧了两眼,赞赏道:“处理得很好,创口贴的位置选得也不错。少年,洗澡的时候注意一点,等结痂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两人道谢后,出了医务室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要会活动教室拿书包。”清野凛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那再见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那个,清野,”渡边彻开口喊住她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回过头,轻抚下巴思索一会,问:“如果受伤的是我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点小伤完全不值得在意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谎言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无奈地“喂——”了一声:“你这个能力也太作弊了,明明我才是天选之子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野凛拂掉肩上的头发:“回答问题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大概,会舍不得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......笨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再说一遍,信不信我打你喔!我可是真正的男女平等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说你笨蛋。”清野凛抱着手臂,露出高高在上的微笑,“我在问你会怎么做,你回答想法,不是笨蛋是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全国第一是笨蛋,那全岛国岂不都是笨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其他人是不是我不清楚,也不关心,我只知道渡边同学你是毫无疑问的笨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哈哈,其实刚才是让你爱上我的第、第九十九个方法!心动了吧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谎言。”清野凛轻蔑地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,为什么是你拥有看穿谎言的能力?怎么想都不对劲!等等,你跟我同一天生日,难道它跑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越想越有可能,连忙问:“清野同学,能不能把你的出生地,还有具体出生时间告诉我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清野凛皱眉,“算了,今天我已经不想看见你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们明天接着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目送少女美丽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,转身走向鞋柜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有没有看穿撒谎的能力,他不在乎,又没真打算去做首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且作为九条美姬的男朋友,根本不需要为钱和别人客套,能不能看穿别人是不是在撒谎完全无所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走了没两步,明日麻衣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麻衣学姐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明日麻衣迈着小碎步靠近,先是用清澈的眼睛盯着他脸看,然后抓起他的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疼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不疼,已经处理过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撕拉”,创口贴被撕下,皮肉被带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学姐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回答渡边彻的问题,明日麻衣打量起伤口,又轻轻吹了两口气,弄得渡边彻痒痒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又从百褶裙的兜里拿出一张创口贴,小心翼翼地重新贴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用我的。”明日麻衣可爱又冷淡地轻声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......哦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明日麻衣满足地点点头,把渡边彻的手按在校服衬衫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快点好起来。”她微闭双眸,低着头像是在对手说话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渡边彻掌心又软又硬,是内衣的手感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学姐,我和同学约了打游戏,先回去了!”渡边彻抽回手,赶紧溜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可是走廊,要是被其他人看到,还能活吗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在鞋柜换回自己的鞋,渡边彻朝校门口走去,正想着创口贴浪费太严重,结果在校门口看到了九条美姬的汽车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车门关着,但一定是在等自己,渡边彻开门坐进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九条美姬右手撑在中央扶手上,左手拿着一份资料在看;静流依然像机器人一样,在角落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汽车缓缓起步,向坡下的四谷站驶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请假了吗?怎么来了?”渡边彻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顺路经过。”九条美姬眼睛看着资料,嘴里回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渡边彻抚摸创口贴的表面,磨砂的手感很舒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九条美姬抬眼看了一下,又继续低头看资料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个?”渡边彻抬起手,“比赛的时候,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担心九条美姬找学长的麻烦,他选择说谎,而且,跟女朋友说没撞过其他男生,也太逊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在九条美姬面前,他可一直是如饥似渴、越战越猛的形象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创口贴很可爱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原来在说这个......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的确很可爱,不同于清野凛帮渡边彻贴的医务室创口贴,明日麻衣的上面有猫咪和小狗的可爱图案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男生都没创口贴,这是我问班级里的女生要的。”渡边彻解释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九条美姬把手上的资料,重重丢在另外一边的座椅上,抱着手臂盯着渡边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虽然这样,但两人的关系已经十分亲密,所以渡边彻并没有感觉车内气氛变得压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过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美姬,等等,只是要了一张创口贴,完全没有任何交流!”他连忙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创口贴?那你为什么不去医务室?”九条美姬嘴角扬起冷笑,手指在手臂上不耐烦地敲击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跑来跑去很麻烦,别人有,我就直接要了一张。我可以对四谷站发誓:我跟我们班所有女生都不熟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少来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九条美姬抓起渡边彻,直接撕掉创口贴,扔在车载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静流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静流打开车里的暗格,从里面拿出一个医疗箱,又从医疗箱里拿出创口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九条美姬姣好尖挺的鼻梁嗅了嗅,冷笑一声:“还消了毒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......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九条美姬拿过静流递过来的双氧水,对着渡边彻的手反复冲洗,又用生理盐水洗了几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最后,重新消毒,贴上和医务室一模一样的功能型创口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九条美姬什么话也没说,直接把渡边彻丢在路边,自己坐车走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天边挂着夕阳的余晖,气温跟着下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沿着坡道通往车站的道路上,榉树叶落了一地,芒草开始抽穗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‘兄弟,你又回来了。’看着创口贴,渡边彻苦中作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