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死以后的故事〕〔超级恐怖直播〕〔全能影后的花式撩〕〔毒后归来〕〔那小厮〕〔陆凡韩瑶小说免费〕〔农女医妃富甲天下〕〔罪恶不赦〕〔八零甜妻萌宝宝〕〔重生八零团宠小神〕〔万界大佬都是我徒〕〔贞观三百年〕〔重生之彪悍奶爸〕〔扑倒老公大人:龙〕〔邪王的嫡宠妖妃〕〔阴阳手眼〕〔万相之王〕〔亿万首席的蜜宠宝〕〔混沌丹神〕〔民调局异闻录之最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180.冬季露营(2)
    九条美姬穿好衣服,三人来到停车场。

    渡边彻打开校车的行李舱:“这些都是试胆大会的道具。”

    “我拿的那部分,在一班的车上。”清野凛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九条美姬不耐烦道,“试胆大会而已,随便吓吓人不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担任试胆大会委员,我们都应该把这件事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活几年,清野同学?照你的做法,绝大多数人一辈子只能一事无成。”

    “做好自己该做的每一件事,这样的人,你认为会一事无成,九条同学?”

    “大多数事情毫无价值,在上面花费时间纯属自杀,比如说,这个什么试胆大会。”

    “一件事不在乎,两件事不在乎,等想认真的时候,你也认真不起......”

    这才几分钟,又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难道吵架就不浪费时间吗?

    还是说吵架也算是一件必须做好的事?

    渡边彻默默走向一班的大巴,把清野凛那一部分道具搬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还在争论,诱人嘴唇里吐出的白气,好像也在交锋一般,混杂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小姐,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搬起例如人体骷髅等相对较重的道具,两人拿一些轻的,一起朝森林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以松树为主的杂树林,冬天依然有着不可小瞧的生机和绿色。

    如果晚上起风,树影婆娑,不需要人特意装鬼,胆小的人也会被吓到。

    路面上散落着枯黄的树叶和枯枝,踩上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三人在林间小路走了没多久,过了一个转角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开始布置吧。”清野凛打量着周围,“开始不需要太恐怖,告诉大家试胆大会正式开始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一开始先吓人一大跳更好。”九条美姬说。

    清野凛看过来。

    没等她开口,渡边彻抢先说:“美姬,你平时已经很辛苦了,这种事就让清野同学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帮她?”九条美姬笑吟吟地问。

    “渡边彻同学,九条同学正常提意见,你以为我会毫不犹豫地否决吗?”清野凛脸色冰冷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渡边彻仰望林间露出的一角天空,悲哀得难以自禁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不满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清野凛看他的样子,露出得意的浅浅笑容。

    总之,试胆大会的布置工作,就是在以上这种氛围中缓缓推进。

    渡边彻爬树、伏地、收集枯叶,总算完成工作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距离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三人先回营地休息、吃晚饭。

    渡边彻刚回到木屋,往床上一趟,原本在打麻将的国井修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布置的怎么样了?”他迫不及待地问。

    “做好心理准备,你别自己被吓到了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有什么告诉我?这样我绝对不怕!”

    渡边彻尽管心累得只想休息——‘毕竟晚上、以及将来,还要面对两位大小姐’,但看在吃了他几顿饭的面子上,还是把道具全部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布局,国井修心满意足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正当渡边彻以为能睡一会儿时,传来国井修足以引发雪崩的大吼。

    “我的三个一万呢?你们换我牌?”

    接着,是斋藤惠介等人‘被冤枉’的怒骂声。

    这还睡什么?

    渡边彻干脆拿出手机,准备玩一会儿,待会直接去吃晚饭。

    他把白天拍的照片发给家里。

    这时,久美子突然发来消息,是最近的练习视频。

    他又把照片给她发了一份。

    和久美子漫无边际的聊着,又应付老妈的多穿衣服、注意安全、过年记得回家,转眼到了晚饭时间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试胆大会三人组再次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位大小姐都趁刚才的时间洗了澡,重新换了一身漂亮衣服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的衣服,华美而高贵;清野凛的穿着,简单又精致。

    至于渡边彻,一切都很衬他,俊美不凡。

    这样的三人组,却要去扮恶鬼。

    不过按照当下的趋势,鬼的确必须颜值过关才行。

    渡边彻打着手电筒,走在最前方,两人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放道具的地方,渡边彻是扮演鬼的那个,必须换装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根本不会做这种事,她只负责播放音乐;

    清野凛......这种天气,让她穿道具服,可能真的会让她变成鬼,她负责指挥,以及其他除音乐外的所有杂务。

    渡边彻脱下外套,准备穿上道具服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。”清野凛伸出手,示意渡边彻把外套给她。

    又来了。

    渡边彻来回打量九条美姬和清野凛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冷笑道:“你在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渡边彻把衣服交给她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嫌弃地看了眼手里的衣服,哪怕只穿过一次,对她来说也是垃圾。

    渡边彻一边给穿上道具服,一边偷偷打量清野凛。

    表情出乎预料,她的目光停留在她自己的手上,有些轻微的出神。

    等她抬起头,注意到渡边彻的眼神,立马别开了脸。

    ‘嗯?’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试胆大会是自由参加的项目。

    情侣或者还没有成为情侣的男女,对这个项目抱有桃花色的幻想。

    此外,还一些凑热闹的男生团体和女生团体。

    他们聚在入口处,排着队,一组一组进入黑黢黢的森林。

    国井修如愿邀请到了一木葵,但同行的还有两个三班的女生。

    “拒绝的意思啊。”这是当时渡边彻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这根本不算什么。在甲子园上,我可是接住了‘中京先发投手松井大河’指叉球的打者!”这是当时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两者有什么关系吗?”渡边彻当时的吐槽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,林子里时不时传出惊恐的尖叫声,让等待区的众人又是期待,又是紧张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和一木葵说话?因为一木葵在三班女生堆里,他不敢。

    要是能有渡边彻的厚脸皮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对,要是渡边彻的话,这些女生说不定自己假装害怕,已经围上来了。

    证据是她们现在的对话:

    “待会儿看到渡边君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假装很害怕啦~”

    “然后害怕到慌不择路,扑倒在他身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胆子真大,九条同学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胆子小,怕鬼嘛,只是意外事故啦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国井修看了眼人群中的一木葵。

    没错,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都是意外事故。

    很快轮到他们。

    作为男生,国井修自告奋勇道:“我走前面,一木同学你们跟在我后面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啦~”刚才说要扑到渡边彻怀里的女生说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另外一个女生拉住她,低声说,“我们就待在国井同学后面,装出害怕可怜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女生眼睛一亮,瞬间明白了好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谢谢国井同学~”那女生兴奋地点头。

    国井修沉默地点点头,走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试胆大会不能带一切照明物,手机的电筒功能也不允许使用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没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走到出发小路的尽头,是一个拐角。

    国井修和一木葵先走过去,后面两个女生正要过去时,脚边突然亮起灯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两位女生吓得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灯光从下往上,照在一座地藏菩萨的脸上。

    森林的暗处,隐约传来地藏菩萨阴森的笑声,气氛诡异。

    “要开始了,一木同学你害怕的话,可以抓住我的衣服。”说着早就想好的词时,国井修心里也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就像明知道鬼片是拍出来的,但也忍不住会害怕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国井同学。”一木葵越看地藏菩萨,心里越害怕。

    国井修收拾好心情,继续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没两步,后面的灯又“啪嗒”一声,突然熄灭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有开关声?”几人笑起来,回头看去,准备抓住这个人。

    那尊地藏菩萨,正一脸嘲笑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刚、刚才,它的脸不是朝这边jsshcxx.的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也没有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几人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从身后传来的诡异笑声,越来越真实,似乎离他们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脚下的枯叶发出沙沙声,森林里时不时出现一道黑影,默默地注视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像也不怎么吓人嘛。”一位女生颤抖着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些不会动的人偶和纸片人!”另外一位女生说。

    但是突然,前方一根高高的枝丫上,缓缓落下一道轻飘飘的黑影。

    它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,还有一木葵,三人靠在一起,缓缓挪步,生怕那个影子再动起来。。

    风摇曳枝叶的声响,以及黑影发出呢喃。

    “它是不是在说话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,应该也是模......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黑影再次动起来。

    它从枝丫上下来,以滑行的动作,缓缓飘向四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三个女生害怕地尖叫。

    随着黑影越来越近,众人看清楚它的样子。

    蝙蝠一般黑黝丑陋的褶皱脸,硕大柔软的耳朵。

    身体是一只老鼠,手又细又小,粉嫩得像是刚从母胎羊水里取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又是一阵尖叫,三人赶紧往前跑。

    国井修也被那蝙蝠脸吓了一跳,忍不住吞咽口.whhryl.水,跟着三人跑起来。

    跑了一会儿,前方突然开阔,是一块圆形的平地,中间有一块底部沾满血的巨石。

    一个人蹲在巨石边,背对突然闯进来的他们。

    三个女生不敢朝前走,等着国井修靠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国井修说。

    “嗯,你小心。”一木葵抓着好友的手臂,一脸害怕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国井修靠近人影两步:“渡边,是你吧?你的背影我一看就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。”人影一边咀嚼着什么,一边站起身,回头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来得太早了,我还没准备好呢。”渡边彻不满地靠过去。

    头发依旧完好,只是右边脑壳没了,脑浆露在外面,在缓缓蠕动着。

    嘴边糊满的血,一只眼睛挣得非常大,没有眼皮。

    但看身材,听声音,肯定是渡边彻没错。

    女生们放松下来,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,来早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君你这身好像真的一样,要是等你准备好,我们一定会别吓一跳。”

    她们心里的害怕远去,胆子逐渐大起来。

    “渡边君,你吃什么呀?”一位女生问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个。”渡边彻把手指头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好真啊,还在流血。”

    “连指甲都做得好精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吃吗?”

    渡边彻说:“很好吃,是美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九条同学也太惨了,为了试胆大会,连手指都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笑起来,轮流把玩那手指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生说:“是糖果味的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什么味道?”一木葵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女生缓缓把手指从嘴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手指洁白的皮肤上,多了一圈牙印,就像真的手被咬了一样。

    女生打量着这根手指,心里忽然有点发冷。

    其余两位女生,也安静地看着一幕。

    “不吃吗?”不知什么时候,渡边彻已经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三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啊,这么吓人干嘛。”说着,国井修就要伸手拉住渡边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“国井!快跑!”森林里突然传来吼声。

    寻声看去,远远的地方,一个人搀着身边的树干,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渡边君的声音?”

    四人看向身边的渡边彻。

    脑浆在跳动,嘴边的鲜血在低落。

    “呲——”如同机械喷出气体,一道寒冷的冰息,从他嘴里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跑啊!”远处那道身影,弓着身子再次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有两个渡边君?”

    “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眼前的渡边彻沉默地走向巨石,然后缓缓举起来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对着四人说:

    “这次,不会再把脑浆砸烂了。”

    巨石低落鲜血,在它刚在待的位置,一道穿着裙子的纤细身影躺在那。

    上半身模糊不清,手掌还在流血,手指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拿着手指那个女生,把手里的手指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人吓得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渡边彻扛着巨石走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从刚才开始,就一直隐隐约约的笑声,突然放大。

    剌耳的笑声,从四面八方传来,像搔抓般、阴森地响彻寂静的森林。

    一道红色的灯笼突然亮起。

    地藏菩萨再次出现,它用慈祥的笑容看着这边,只是它的嘴边,也有着血迹。

    “快......跑......”远处渡边彻的声音,彷佛被风吞噬般虚弱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,他摔倒在丛林里。

    近处的渡边彻僵硬地停住脚步,放下巨石,大步朝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手指.....手指.....”

    红色灯笼熄灭,又在远处渡边彻倒地的位置亮起。

    面容狰狞的地藏菩萨,贪婪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国井修一推三人,朝出口处跑去。

    三人人因害怕而晕眩的意识,总算稍微清醒。

    根本来不及思考,发出惊恐的哀嚎,朝出口跑去。

    正朝远处渡边彻走去的近处渡边彻,停住脚步,转向他们。

    “手指......手指......”呢喃着,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红灯笼一盏盏亮起,也在追逐四人。

    近处渡边彻速度快成黑影,转眼就追上四人,站在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他已经失去了灵智,嘴里粘稠的红色液体滑落,走向其中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木葵被像蛇一样没有温度的视线盯着,早已经没了跑的勇气,傻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给我住手!”国井修冲了过去,拦腰抱住渡边彻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就块烂布一样被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国井!”一木葵正要跑过去,渡边彻脚步往前一踏,又jxpx.立马僵住原地。

    “手指......手指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一木!”国井修嘶吼着再次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次他没有去拦渡边彻,而是张开双臂,用力地把一木葵搂在怀里,用自己的背,对着寻求手指的怪人。

    死寂般的安静落在森林里,只有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接着,传来啃食血肉,用臼齿磨碎骨头的唀嚓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