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新婚无爱,替罪前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都市无敌战神〕〔卧龙赘婿〕〔陆峰江晓燕〕〔我变成了恶龙〕〔易阡陌鱼幼薇小说〕〔仙君重生〕〔凤落蛮荒〕〔鱼幼薇易阡陌〕〔我老婆是传奇天后〕〔逆天废柴〕〔我家师父超凶哒〕〔白卿言萧容衍〕〔吉卦〕〔太初符神〕〔邪心〕〔总裁大人,早安〕〔我的极道男友〕〔万界圣尊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192.迈向期末的圣诞(1)
    电车驶进月台,渡边彻跟着人流上车。

    不用特意去看也知道,车厢里已经没有可以坐的位置。

    四周有穿制服的上班族,也有为了应付期末考、拿单词卡在看的学生。

    车厢吊牌上,贴了广告。

    『被宝马车远远甩在身后的骑驯鹿圣诞老人』

    『肯德基圣诞派对桶!提供三种搭配,满足两人私享到多人聚餐的不同需求!』

    『联名圣诞草莓蛋糕!预定拨打电话:xxxxxx!』

    渡边彻的视线,在穿着暴露的圣诞服雪之下雪乃身上流转。

    ‘怎么又是你出来卖啊,二小姐?’

    电车哐当哐当前进,车厢摇晃,渡边彻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他抓住吊环,站在坐满乘客的座位前,眺望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十二月下旬,隔着起雾的车窗玻璃,可以感受到冬天沁人的寒意。

    再过一周不到的时间,渡边彻高一的第二学期,即将迎来尾声。

    车到四谷站,下了电车,走在去学校的坡道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的同学,不管男生女生,大多围上了围巾,校服外还穿了厚厚的外套。

    和紧缩脖子、一身冬衣的他们相比,渡边彻潇洒的姿势、敞开的校服,让人怀疑温度其实没有那么冷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,清野同学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上学时间一致,五天有三天会在这条上坡路上提前汇合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天在鞋柜。

    清野凛点点头,没打算说话,但看到他直勾勾露在外面的脖子,还有敞开的校服,还是没忍住。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你真的不冷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冷,我脑袋又没问题,真冷的话,怎么可能不多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点了下头,没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从冬季露营回来后,三人的关系并没有多少改变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不在,两人继续在人类观察部看书浪费时间;

    九条美姬在,浪费时间的方式变成争吵,然后受伤的永远是渡边彻。

    后来他学乖了,买了一副国际象棋,终于把自己从战场上解脱出来。

    正走着,迎来跑来一队留着整体寸头的男生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早上,他们穿着夏季运动服——短袖短裤,一个个拼了命似地喊口号,白色的雾气大口大口从他们嘴里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神川!”

    “fight!”

    “神川!”

    “fight!”

    是棒球部。

    据国井修说,新任的二年级部长立下誓言:如果明年进不了甲子园决赛,为了向神川所有师生谢罪,棒球部要在校门口土下座。

    老实说,渡边彻原本压根不关注棒球部,进没进甲子园根本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不过一堆人跪在校门口,那场面应该很有趣,他决定明年暑假守在电视机前面,好好地给他们喝倒彩。

    队伍靠后的位置,国井修也在扯着嗓子大喊。

    渡边彻朝他敬了一礼。

    ‘你干什么?’清野凛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渡边彻放下手,说:

    “部长,你不好好反思一下吗?这才是玫瑰色的高中生活,我们人类观察部快和每天喝茶的轻音部同流合污了。”

    ‘你怎么知道轻音部的情况?’清野凛的眼神传递出这样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就说来话长,我们边走边说,我给你细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和校门口值班的老师行完礼,迈步进了校园。

    那颗巨大橡树的树叶全部掉完,光秃秃的枝丫上,逗留着麻雀。

    “在某个夜晚,我打开电视机,看到tbs电视台正在播放一款叫的动画,里面......”

    渡边彻以‘在某个夜晚’为故事开头的一瞬间,清野凛就没在听了。

    换上室内鞋,走进班级,温暖的空气让人身体放松。

    距离早班会还有点时间,班里的人有的在聊天,有的在努力备考。

    “渡边君,早上好。”池田和美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渡边彻把书包挂在课桌靠走廊的一边,拉开拉链,从里面拿出课本和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圣诞节了,渡边君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认真准备期末考试,继续制霸岛国,蝉联全国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君的话,一定能轻易做到吧!”

    “承你吉言。”渡边彻把作业整齐地放一边,翻开。

    这本书太重了,必须在回老家之前解决掉才行。

    “不过圣诞节也必须好好过哦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ske48一首叫的单曲中,有一句歌词:『圣诞节、情人节、生日,据说这是恋爱的三大决战日』”

    “我有女朋友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渡边君!”池田和美把渡边彻打开的拿走,“你该不会以为交往以后,恋爱就结束了吧?感情是需要好好经营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!女孩子是浪漫的忠实信徒,就算是九条同学那样的人,也会希望过一个浪漫的圣诞节!”

    今天九条美姬不在,岁终年首,公司似乎异常的忙碌。

    放学后,渡边彻和清野凛说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当时两人坐在窗边,在下国际象棋。

    透过没有隔音功能的玻璃,能听到冬日黄昏下吹奏部的练习曲,还有操场运动社团的呐喊声。

    麻雀时不时成群结队地从橡树上飞起,然后又齐刷刷重新落在枝桠上。

    “r桑,你也追求浪漫吗?”渡边彻用战车将死对方一名骑士后,把玩手里的国王棋子。

    这幅棋花了他不少钱,相当高级,棋子除了有足够的重量外,摸起来的手感也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清野凛手抵住下巴,一边思索,一边说:

    “没有刻意想过这种事,但身体毕竟是少女,对浪漫的事没法做到排斥。”

    她捏住皇后,移动了很长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渡边彻看了眼,如果他一定要用战车吃掉骑士,自己会损失一位主教,接着还会有被将军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就连清野神也不能抵挡浪漫的诱惑啊。”他移动己方的一枚骑士,“你家里会过圣诞节吗?”

    “聚餐。”清野凛盯着骑士的位置看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大家族也会聚餐?”

    “只是找个理由联络感情而已,和圣诞节,或者什么节,没有关系。”清野凛开始移动棋子。

    在她移动后,渡边彻立马跟着移动,清野再次陷入思考。

    在她思考的时间里,渡边彻左手托着下巴,右手转笔似的转着国王棋子,视线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冬天日短,才五点过一些的时间,太阳已经画着弧线,准备消失在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当天什么事也没发生,就是很普普通通的一天,是渡边彻梦寐以求的日常生活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下那场对弈的胜负吧。

    国王被吃掉后,渡边彻佩服地说:“很厉害啊,我又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很不错。”清野凛用胜利者的姿态赞许道,“骑士用得很有水平。”

    在谁赢都有可能的白热化对弈中取得胜利,这让清野凛的好胜心得到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然而那局棋,渡边彻本来是能赢的——他在国际象棋上意外的有天赋。

    另外,晚上在千代田的别墅,他也会故意输给九条美姬。

    因此,两位大小姐在对弈时,从不会带上他。

    ‘故意输给美少女、不争强好胜、不努力表现自己的十六岁男子高中生,如此成熟完美的一个人,是谁呢?没错,就是我,渡边,一位了不起的东京帅……’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输了的人请自觉摆放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渡边彻把黑白棋子归位,“这次我执白棋。”

    “败者有选择的权利。”清野凛一如既往地骄傲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下到社团活动结束,中间,渡边彻艰难地赢了一盘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天,到了十二月二十日,星期一,也就是期末考试周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街上圣诞节的氛围越来越浓,商场贴上喜庆的红色广告单。

    行道树的树干上,布置上了灯饰,一到晚上,灯亮以后,街道美轮美奂,像是真的来到了童话世界。

    上午考完生物、英语,中午吃饭的时候,渡边彻正和国井修、斋藤惠介他们讨论答案,九条美姬突然来找他。

    作为二班的学生,她放佛把四班当自己的地盘一样走进来。

    教室里,原先热闹的讨论声,下意识小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想我了?”渡边彻笑着说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偷看这边的四班女生们,全部痴了迷。

    要是放在少女漫画里,那在她们眼里,此时此刻的渡边彻,背景应该全是玫瑰花,连嘴唇和眼角都跟着性感起来。

    渡边彻几乎不笑,除了对清野凛、九条美姬,还有现在的明日麻衣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对他的笑容熟视无睹——不管有没有迷到人,只要笑的对象是她就行。

    她笔直地走过来,原先围在渡边彻身边的人赶紧散开,他们重新聚在一边,斋藤惠介还装模作样地问了班长一个浅显的历史问题。

    渡边彻起身让出自己的座位,等九条美姬坐下后,他面朝九条美姬,腰部靠在课桌上,手玩着自动铅笔。

    “24号放假后去人类观察部。”九条美姬说。

    期末考试到24日下午结束,接下来会有为期两周左右的寒假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要过圣诞节吗?”渡边彻竖起铅笔,让快要掉出来的笔芯又掉回去。

    圣诞节的事,他问过九条美姬,她说对节日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不管这话是真是假,渡边彻都准备偷偷行动,打算装扮成圣诞老人的样子,半夜溜进她的别墅,给她惊喜。

    对了,他装扮成圣诞老人,根据约定,九条美姬也要穿圣诞服——为此,除了他自己男款的圣诞服,他还买了露肩、下身很短的女款。

    这会是一场激动人心、回味无穷的圣诞夜,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清野家准备办一场圣诞节派对,我和母亲收到邀请,你也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无聊的大家族聚会啊。”渡边彻又把笔芯按出来,“这次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来跟你商量的?”九条美姬翻着渡边彻厚厚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笔记本上,先是少量英语,然后是西班牙语,接着是法语,最近几页,上面还用铅笔画了国际象棋的棋子。

    画画的技术很一般,看起来勉勉强强像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去能干嘛?除了吃,毫无用处。”渡边彻自暴自弃道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九条美姬忍不住想笑,到了嘴边,变成讥讽的嘲笑:“你也知道你除了吃没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所以能不去吗?”渡边彻放下笔,把九条美姬的两只手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低头哀叹了一口气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有点出息。”九条美姬冷着脸说了一句,然后又找到分担痛苦对象似的奚落道,“以后几十年,这种事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娶美姬的代价吗?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一把拽过渡边彻的领带,明明她坐着,却用俯视威胁的眼神盯着渡边彻。

    她满带杀气地冷声说:

    “娶我委屈你了?怎么感觉你最近越来越嚣张了呢?”

    “美姬,这么多人呢,给我点面子。”渡边彻手指戳戳她的小蛮腰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视线瞅了眼四班的人,几乎所有人都注视着这边。

    她松开拽领带的手,慢条斯理地帮渡边彻整理好,起身离开座位。

    抱着手臂朝门外走了两步,九条美姬突然扭回上半身:

    “渡边,24号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右手贴在柔软的嘴唇上,赏赐似地给渡边彻抛了一个飞吻。

    ‘不来你死定了。’渡边彻在心里替她补上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走后,渡边彻周围瞬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好羡慕!好羡慕!九条美姬同学那样的大小姐,居然给你小子整理领带!”

    “还有飞吻!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摸她手了吧?!那双精致高贵、属于大小姐的手,你居然想摸就能摸!说!你们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!”

    “和九条大小姐参加清野大小姐家的圣诞派对,你这家伙真的是普通的岩手县人吗?不会是哪里的轻男主角吧?角川库?gangan?mf?还是电击?”

    “这都被你猜中了?”渡边彻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某个库的男主角?!”

    “嗯,芳社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芳社根本没有男主角!还有,芳社根本不是库!你一定是gangan库的!同样娶到大小姐的比企谷八幡就是那个库出来的!”斋藤惠介一脸肯定。

    “既然被你们看穿了,那我只好承认了,其实我是电击库的。”接着,渡边彻声音低沉地吼道,“starburststre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那是桐人的二刀流!”

    众人开着玩笑,吵吵闹闹,度过考试间隙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渡边彻看的出来,这些只看到表面家伙是真的羡慕,也不知道到底羡慕个什么劲?

    和九条美姬交往,只有像他这样了不起、勇敢、勤学、努力、帅气、诚实——从现在开始努力、机智、谦虚、善良、温柔、极具自我奉献精神的人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以为九条美姬是雪之下雪乃嘛?靠自曝和温柔就能攻略?

    那么好的事,他还羡慕呢!

    ‘等等,怎么连清野凛的自恋都开始学了?不行不行,谦虚一点,形容词留一个了不起就行了。’善于自我反思的渡边彻想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