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大夏封神记〕〔我的绝美冷艳总裁〕〔美女赢家〕〔一胎俩宝,老婆大〕〔重生之我真是富三〕〔魔神大明〕〔驭兽主宰〕〔旷世神婿〕〔我是赘婿〕〔腹黑老公别太坏〕〔重生之豪门魔女〕〔新婚无爱,替罪前〕〔至尊战王楚凌天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都市无敌战神〕〔卧龙赘婿〕〔陆峰江晓燕〕〔我变成了恶龙〕〔易阡陌鱼幼薇小说〕〔仙君重生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15.在岩手县的新年:做谁的妹妹?(12)
    启动新域名岩手县,北三陆市,小袖海岸

    海岸边,整排静静停泊在海滩的渔船,晾在岸边的鲑鱼干;

    一直延伸到海里的防波堤;

    防波堤的尽头,矗立着高高的白色灯塔;

    还有,蓝天和大海。

    小莲张大嘴巴,傻傻地望着眼前的景色眼睛滴溜溜似乎有光在旋转。

    对于从小生活在村子,连出租车都没见过几次的她,看到过的最大水流集聚地,是流经村子的溪水。

    “小莲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小莲脑袋转过来,脸上依然保持着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看到的,就是太平洋,占据全世界海洋面积的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,是49.8%。”会说这种话的只有清野凛。

    小莲望着这片大海,稚嫩的声音念出它的名字:“太平洋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突然岔开脚,双手在嘴前做喇叭状,大喊道:

    “好厉害,好厉害,好厉害,太平洋好厉害!”

    喊完,她再次扭头看向渡边彻,用平静又难掩激动地童音说:

    “阿彻,咱喜欢太平洋!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渡边彻指着延伸到大海深处的白色灯塔,“喜欢就跑过去,大声告诉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莲使劲点了下头,沿着长长的防波堤,朝太平洋跑过去。

    她边跑边喊:

    “太平洋,咱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太平洋,咱喜欢你!”

    身上大大的水壶,左摇右晃,似乎也跟着小莲一起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渡边彻和清野凛看着她奔跑的身影,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连九条美姬,神色也柔和少许。

    等三人慢悠悠地走到防波堤的尽头,白色灯塔下,小莲弯着腰,气喘吁吁地撑着自己小小的膝盖。

    斜挎在她肩上的水壶,底部碰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还喜欢太平洋吗?”渡边彻问。

    “哈,哈,哈。”小莲喘了几口气,直起腰,用袖子擦擦额头,“太平洋,好热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忍不住笑起来,从她身上取下水壶,给她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小莲双手捧着水壶盖子,呼呼吹了两口气,便咕噜咕噜一口全部喝完。

    防波堤远处看起来很美,近了海风吹得脸疼。

    “走吧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九条美姬不耐烦地收拢被风吹起的长发。

    清野凛虽然没说话,但清丽可爱的小脸上,也写满了想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不愧是九点的美少女,哪怕长发被风吹乱,也一点都不狼狈,反而美得像明星艺人拍艺术照,特意用吹风机把头发吹起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,拍张照就走。”渡边彻拿出手机,稍稍远离三人几步,“来,可爱的小姐们,麻烦互相靠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两位大小姐没动。

    “小莲,你站中间,拉着两位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小莲左手牵清野凛,右手牵九条美姬。

    清野凛反过来牵住小莲的手,九条美姬没有甩开,仍由小莲牵着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一,二,三,cheese!”

    只有小莲跟着渡边彻喊了。

    可惜那张一年级小学生的脸上,还是没有笑容,一本正经得过了头。

    两位大小姐也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太平洋,会喜欢这样的三组吗?

    拍完照片,他们便往回走。

    边走,渡边彻边把照片发渡边家的群里,然后一一发给九条母亲和清野母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我母亲的好友?”九条美姬盯着他的手机屏幕看。

    “圣诞节加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连我母亲都有。”清野凛一脸寒意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平时和我母亲聊什么?”两位大小姐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对视一眼,又撇开眼睛。

    渡边彻得以存活。

    要是只有一个人,又得努力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“阿彻,快来看!”前方,小莲蹲在防波堤边大喊。

    “不要靠太近,注意安全。”渡边彻提醒道。

    三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,在防波堤的两侧,是海胆养殖场。

    海水清澈见底,可以看见海胆大大咧咧地附着在岩石上。

    “小莲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清野凛挽着长发,语气温柔地问。

    “咱知道!”小莲举起手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莲同学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莲同学……”小莲还是第一次被用敬语称呼,眼看又要陷入陶醉,突然摇摇头回神,大声回答,“是海胆!”

    “答对了。”清野凛鼓励地摸摸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小莲看着海水里的海胆,用平静的声音自语:“仔细想想,咱还没有吃过海胆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捞一枚。”渡边彻看向海边处理鲑鱼的大妈,喊道,“请问,可以捞一枚海胆吗?”

    那大妈频频点头:“可以,可以!”

    渡边彻弯腰准备动手,小莲双手捧着脸,期待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直接用手?”九条美姬皱眉,“海胆的刺有毒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注意一点就没问题,我只抓最边上的。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开口的同时,清野凛伸手,又缩回来。

    冰冷的海风让她的脸色没有变化,但心里却动摇了——差点就像在宇治桥上一样,担心得下意识捏住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这时,那大妈的声音又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撸起袖子的渡边彻,疑惑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当时逆着海风,隔的又远,听不清楚那位大妈说什么,四人仔细听了一会儿,他靠着过人的耳力,首先听清大妈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600円一枚!”

    “600円一枚,贵还是便宜?”渡边彻问两位美少女。

    清野凛纤细白皙的手指,扶着完美无瑕的下巴,沉吟道:“差不多这个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找骂吗?”九条美姬抱着手肘,没好气地说,“600円的事情都要问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也不能吃亏啊。”嘴上是这样说,但渡边彻也只是说一说。

    穷人用时间换钱,有钱人用钱买时间。

    讲价的时间,九条美姬拿去工作,说不定就能赚够买下整个渔场所有海胆的钱。

    渡边彻手伸进海水里,刺骨的寒意钻进肌肤。

    这片海域,哪怕是七月份的开海日,下海捕捞海胆的季节,水温也只有9度,更何况是12月底的今天。

    这是渡边彻体力达到10点后,第一次感觉到明确的冷。

    平时最冷时,也就回岩手县的第一天,天没亮就去送报纸,脚底稍稍有些凉的程度。

    一枚黑色的海胆被他小心翼翼地捞上来,又被他用蛮力轻描淡写地拨开,露出里面的海胆黄。

    “小莲。”渡边彻蹲下身体,“小心一点,不要碰到刺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莲面色凝重,试探性地伸出手指,挖了一丢丢放进嘴里,“恩?!嗯嗯!”

    看起来应该很喜欢。

    渡边彻把海胆黄挖出一大半给她,捧着还剩小半的海胆站起来:“你们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清野凛立马说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海胆很鲜,对人也有好处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“海胆可以预防心血管、心脑血管、强身健体、滋阴补肾,但我对动物的生殖腺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哆啦a凛,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滋阴补肾?那美姬你得尝尝。”渡边彻用食指扣了一点,递到九条美姬比海胆诱人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九条美姬冷着脸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仔细想想,腿麻好像不是滋阴补肾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兄妹俩把600円的海胆分了。

    冬天的海边没什么意思,吹了一会儿海风,四人走进一家咖啡厅。

    那是一家夫妻店,经营了40多年。

    店内灯光泛黄,墙上有许多旧报纸,全是关于这片海岸的报道。

    在这些复古气氛中,屋顶又悬挂着精致的海螺和贝壳,窗边则放着鲨鱼与海豚的玩偶。

    四人点了咖啡、意大利面、鸡蛋三明治,还有牛排。

    按照菜单上说的,牛排用的是岩手县最出名的短角和牛。

    “短角和牛?”小莲疑惑地念着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和黑毛和牛相比,没有好看的霜降,短角和牛肉质纹理大开大合,”解说到这,清野凛怕她不懂什么是大开大合,想了想,说:“就是一大块肥肉,一大块瘦肉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贯彻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学习的教育理念。

    吃腻了霜降牛肉的九条美姬,点头说:“味道还行,柔软又不失嚼劲,脂肪感恰到好处,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吃到这种水平的牛肉。”

    这位也贯彻该玩的时候好好玩的教育路线。

    至于还没想过怎么教育孩子的渡边彻,给小莲擦了擦嘴边的油光,问她:“要不要再来一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站起来大声说完,小莲又缩回身体,有点可怜地摇摇头,“咱不要了,太贵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”渡边彻摸摸她的头,“你面前两位姐姐可是东京的大小姐,让你每天吃牛肉吃饱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。”

    小莲双手捧脸,陶醉地陷入崇拜:“东京,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一年级小学生为了显示自己独特而故意这样,那这孩子抓重点的能力,真是差到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“和东京没有关系,是两位姐姐家厉害。”渡边彻耐着性子说。

    小莲还没说什么,九条美姬开口道:“为什么要说清野同学家?小莲是我妹妹,喜欢吃牛排我可以出钱,和她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小莲会是谁的妹妹,还没有到下结论的时候吧,九条同学?”清野凛喝着咖啡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阿彻,”小莲抬头,看向自己的哥哥,“咱不能同时做美姬姐和凛的妹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和清野凛同时看过来,一个视线充满杀气,一个带着南阿尔卑斯的寒风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那个,嗯,世界广阔大无边,小莲想做谁的妹妹都可以,不是你们想的那层意思。”渡边彻解释道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看向清野凛,与此同时,清野凛说:“谎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有这种想法,我真是低估你了,渡边彻。”九条美姬慢悠悠地用手指捏住渡边彻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美姬,美姬,你听我解释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!”

    “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有这种想法吧?就像谁都希望自己发财或者有权有势,但现实又是一回事啊!”

    “挺会给自己找借口。”九条美姬冷笑着说。

    手上开始用力。

    “这真不是借口!”渡边彻有话要说,“昨天美姬你自己不也说了吗?有时候人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,最主要还是看他的行动!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的话你也敢拿来做借口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是借口了!”渡边彻感觉自己很冤枉,“清野同学,帮帮忙!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没有义务帮你吧,渡边同学?”清野凛没有一丝笑意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说好的同学情,最好的朋友呢?!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当着我的面和她说话!”九条美姬声音已经没有一点温度了。

    “疼疼疼,真疼!我错了!下次不敢了!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说,万一有下次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下次,我就沿着北海道的神威岬,一直走进太平洋的马里亚纳海沟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非得是北海道的神威岬?我感觉这里就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这里,你让我立马走下去,结果自己又伤心后悔了怎么办?北海道的话,离这里远,离东京更远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多远,本小姐可以让飞机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很远了,这点距离,够我们吵架和好吵架和好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和我吵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吵不吵再说,一辈子是肯定的!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冷笑道:“花言巧语。”

    小莲像是动画按了暂停般,久久地盯着被训的渡边彻,然后,用刀叉往嘴里送了一块短角和牛的牛排。

    收拾完渡边彻,九条美姬收回手,继续吃牛排。

    “不用对我说谢谢。”清野凛说,“有时候我也会有想打渡边同学一顿的冲动,但我出色的修养不允许我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?我谢你什么?还有,你在说你的修养比我好?”九条美姬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被海风吹了之后,九条同学的记忆力衰退了吗?刚才我可是帮你鉴定了谎言,你不应该谢谢我吗?”清野凛笑着说,“还有修养,这不是一看就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主动凑上来还要让别人说谢?这就是你出色的修养?”

    “在我说出谎言之前,谁先看我的?”

    “在我看你之前,谁先说出谎言的?”

    两人分毫不让地对视着。

    小莲像是动画按了暂停般,久久地盯着两位姐姐,然后,用刀叉往嘴里送了一块短角和牛的牛排。

    东京,真厉害。

    摆放有鲨鱼海豚玩偶的窗外,是碧海蓝天。

    它们,在世界尽头,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;和!,,。,

    </br>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