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大夏封神记〕〔我的绝美冷艳总裁〕〔美女赢家〕〔一胎俩宝,老婆大〕〔重生之我真是富三〕〔魔神大明〕〔驭兽主宰〕〔旷世神婿〕〔我是赘婿〕〔腹黑老公别太坏〕〔重生之豪门魔女〕〔新婚无爱,替罪前〕〔至尊战王楚凌天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都市无敌战神〕〔卧龙赘婿〕〔陆峰江晓燕〕〔我变成了恶龙〕〔易阡陌鱼幼薇小说〕〔仙君重生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34.坦白
    “哇,这里好棒!”初中生模样的小女孩说。

    “梨花,这是妈妈特意给你选的哦。”四人里父亲模样的人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爸爸,谢谢妈妈!”小女孩的声音欢快得像百灵鸟。

    “学校有不懂的地方,可以问问你姐姐。”母亲说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小女孩笑着对明日麻衣说,“麻衣姐,拜托了!”

    明日麻衣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服务员引着四人坐在提前预约的位置,距离渡边彻他们不远也不近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起来,”清野凛从明日麻衣身上收回视线,看向面前的渡边彻,“你还没跟我说过,你和明日麻衣学姐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不想和我说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渡边彻说,“冬季露营的时候,我不说说过嘛:只要你想自己知道的事,我都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提示我,我自己说过的那句话?‘你不想说的事,我也绝不会问’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想说,取决于你想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用刀切牛肉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猜猜?”

    “情人?”清野凛把牛肉送进嘴里,抬眼瞄了一眼渡边彻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渡边彻点头。

    清野凛只是他的朋友,这种事没什么好心虚……吧?

    清野凛规律性地咀嚼,手上继续用刀切牛肉。

    沉默三秒,渡边彻忍不住开口:“你没什么要问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该头疼的是九条美姬,不是我。”清野凛继续吃牛肉。

    和她的确没有关系,但是

    “我能说一下我和麻衣学姐之间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什么事都向我汇报,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比起刚才,渡边彻反而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生气,只是偶尔会闹别扭而已。”清野凛喝了一口水,“你不用在意我。”

    “清野,给我点时间,我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完就走。”清野凛继续吃还剩小半的牛排。

    “我和麻衣学姐的事,还要从北方四岛之争说起”

    渡边彻把事情的全部——当然夜晚的事情一笔带过——都告诉了清野凛。

    等他说完,牛排早就吃完了。

    清野凛用毛巾轻轻擦拭嘴唇,声音平淡地确认:

    “你做到那种地步,拒绝那么多次,她依然不愿意放弃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这个,我绝对不会背叛我家k桑。为了坚持原则,我连你都只是……嗯,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想起冬季露营,两人躺在高级雪道上,渡边彻说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「如果有下辈子,让我们早点遇到吧。」

    连自己这样的美少女都拒绝的人,的确没道理去找其他人。

    渡边彻是一个温柔的人,从品川水族馆开始,她就知道。

    掐脖子、故意说自己是害怕九条美姬、贪财,牺牲自己的名声去挽救别人,渡边彻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明日麻衣的做法也让她惊讶。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要“杀”自己,不但不抵抗,还提醒他使用琥珀碱,不要留下痕迹,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,居然真的发生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说到不可思议,她自己不是更不可思议嘛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既然决定要在一起,自然不能辜负她。”

    “九条美姬那呢?”

    渡边彻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叹出。

    “总会有办法的,反正我不会让她们任何一个人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,如果没被发现,你打算一直瞒着九条?”

    渡边彻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不愧是看透谎言的清野神,总是能抓住人最内心深处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渡边彻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?”

    “好的,坏的,我都不想瞒着你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嘴角弯起弧度,是笑的动作。

    但想从上面看到笑意,无异于从沙漠最表面的黄沙上寻求水分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渡边彻直视清野凛,“你现在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想法。”清野凛收起自己没有笑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良久,她问:

    “假如有一天,你发现比起九条美姬,更喜欢我,跪着求我要和我交往,我让你和她们断开联系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跪下来求交往……

    渡边彻知道她的意思,不过这闹别扭的方式还真是特别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那一天,我们永远是最亲密的朋友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说完,他解释道:“从麻衣学姐这件事后,我就决定,不再对其他女孩子笑,不再和其他女生来往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很好听。”清野凛点头,“那你能保证你自己永远不会跪下来求我和你交往吗?”

    “我决心这么做,但的确不能保证一顶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能保证,那就有可能。”清野凛说,“到了那天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她右手竖起食指,左手竖起食指和中指:“选哪一边?”

    “对了,”清野凛再次开口,“你还有没有其他人?一起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!真没了!我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“好人?”清野凛冷笑一声,“选吧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感觉她平静的语气非常可怕,但又有一股淡淡的被宠溺感,这种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很难?”见他一直沉默,清野凛问。

    “很难。”渡边彻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帮你分析一下。”她看着只竖起食指的右手,“源这边,你就要放弃两个人,还有以后可能出现的第四个,第五个。”

    “选这边,”她扭头看向左手,“两个,不,以九条美姬的聪明和能力,早晚会被发现,然后根据她的嫉妒心和占有欲……明日麻衣会怎么样,你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她收回双手,喝了一口柠檬水,看向明日麻衣那边。

    如渡边彻所说,在那个重组家庭里,她和另外三个人之间隔着一堵墙。

    有父母的原因,也有明日麻衣自身性格冷淡的原因。

    明日麻衣看向这边,两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会把我和麻衣学姐的事,告诉美姬?”渡边彻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还不归我管,我也没有散布他人私事的爱好。不过,”清野凛收回视线,“我和她没有关系,我也没你那么温柔,将来她被九条美姬怎么样,我都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保护她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选择她们?”

    渡边彻无言以对,沉默一会儿,说:“我已经对不起一次美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准备好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话是什么意思?瞧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意,要不了多久,你就会爱我到无法自拔,跪下来求我和你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从哪里感觉到的?我为什么没感觉?还是说,你开始撒谎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们今天的聊天记录。”清野凛喝着柠檬水说。

    渡边彻拿出手机,翻了翻:“也、也没怎么样嘛。”

    发的时候没感觉,感觉聊得很开心,手比大脑动得都要快。

    “渡边同学,”清野凛放下杯子,“请你做好和她们断绝关系的准备,以及想好跪下来求我时说的台词。”

    “您可真自信。”渡边无话可说地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这时,突然传来乱糟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循声望去,看见明日麻衣的母亲愤怒离去,丈夫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那个初中小女孩,看了看留在原地明日麻衣,又看了看自己的父母,抱起父母的外套和包,跑着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服务员小心翼翼地走向独自留在餐桌的明日麻衣,低声询问什么。

    明日麻衣一言不发,拿起自己的包,朝渡边彻他们走来,在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渡边彻按铃,叫来服务员:“麻烦再上三份诺曼底小牛肉,勃艮第香草汁焗蜗牛,嫩鸡汤、冷鲜鲈鱼片、干烧加吉鱼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等服务员走后,渡边彻拉过明日麻衣的手,没问发生了什么,只是说:

    “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彻。”明日麻衣手用力回握,眼睛一眨不眨地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牵到什么时候?”清野凛冷眼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。

    渡边彻尴尬地松开,明日麻衣依旧望着他。

    清野凛看了这样的明日麻衣一眼,以前隐约发现不对劲,却没发现她不对劲到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刚才怎么了?”渡边彻这才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我让她们不用给我生活费和房租,她们问为什么,我说我被包养了,她们要和我断绝关系。”明日麻衣用词简单,声音没有感情,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包养?”清野凛忍不住冷笑一声,对渡边彻说,“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蠢,敢用九条美姬的钱,给其他女人买东西,看来你很快就要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彻?”明日麻衣微微歪着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用的是自己的钱,而且美姬她绝对查不到。”渡边彻安慰道。

    明日麻衣点了点头,无条件信任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清野凛纤细的手指抵住下巴,自语道:“以后轮到我,得注意这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您想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明日麻衣来回看了两人一眼,双眸透露出淡淡的疑惑,她用没有起伏的声音问:

    “彻没有和她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和谁在一起?”渡边彻不解。

    “清野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了?”渡边彻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吹奏部都在说。”明日麻衣回答。

    “她们不知道我和美姬在交往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还说我和清野在一起的流言?”

    “彻也有我呀。”明日麻衣语气淡然,此时听起来却略显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渡边彻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清野凛用嘲讽的冷笑盯着他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笑容,渡边彻的心突然宽广起来,或者说,装作宽广。

    他不在意地说:“算了,流言再怎么样也是流言,让她们说去吧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开始上菜,三人断断续续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吃完饭,明日麻衣决定去找自己的亲身父亲,把那边的关系也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明日麻衣轻轻摇头,“我已经给彻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渡边彻知道她性格,只要决定了,那一定会坚持到底。

    比如说做蛋糕。

    这件事是渡边彻提议她去做,但连续做失败了4次(要么发不起来,要么回缩),同样是渡边彻劝她休息一下,她却依然坚持。

    明日麻衣走后,渡边彻和清野凛返回丰洲公园,准备边晒太阳,边把剩下的书看完。

    “她这样的行为和心理,很符合做情人的标准,怪不得你舍不得她。”清野凛说。

    “和符不符合标准没关系,我舍不得是因为我答应了会做她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无奈地叹气:“不知道说你人渣,还是有担当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是复杂的动物,由人类衍生的人际关系就更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观察部的项目要多一项了,研究渡边彻到底是不是渣男。”

    “您没有直接把我认定成渣男,我已经很感激了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,了解你做出选择时的心理,换成九条美姬,你再怎么解释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渡边彻点头,“等等,难道刚才是让我爱上你的手段之一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没有那样的想法,面对别人的称赞,却毫不脸红地认可了,清野同学,您不要脸的样子,也很讨人喜欢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也很喜欢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进了丰洲公园,走在绿色的草坪上,他们看到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是刚才走掉的明日麻衣母亲她们三个。

    叫梨花的少女在远处和一位同样年纪的女生聊天,明日麻衣的母亲和她的丈夫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渡边彻两人经过时,恰好听到了一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其实和麻衣断绝关系,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,终于去掉一个包袱,可以专心和你,还有梨花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野凛看了眼身边面色沉静的渡边彻,下意识开口安慰:

    “长大后,希望父母快点消失的子女;希望子女得病死掉的父母,这种人哪里都有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扭过头,望着清野凛澄澈明净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清野同学,我会去救你,不管是东京湾,还是人生这条河。”

    清野凛的表情变得柔和,温柔地开口:

    “这是你准备脚踏三条船的手段?”

    “喂,你好吗?我很好!”渡边彻对着远处招手。

    打完招呼,他扭头笑着对清野凛说:“电车,我超喜欢电车,将来的梦想是成为专业的电车摄影师。”

    “首相呢?”

    “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京帅哥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两者不冲突吧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刚才打招呼的方向,「百合鸥」单轨电车行驶过春季晴朗的天空下,距离满开还差一小段时间的樱花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