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死以后的故事〕〔超级恐怖直播〕〔全能影后的花式撩〕〔毒后归来〕〔那小厮〕〔陆凡韩瑶小说免费〕〔农女医妃富甲天下〕〔罪恶不赦〕〔八零甜妻萌宝宝〕〔重生八零团宠小神〕〔万界大佬都是我徒〕〔贞观三百年〕〔重生之彪悍奶爸〕〔扑倒老公大人:龙〕〔邪王的嫡宠妖妃〕〔阴阳手眼〕〔万相之王〕〔亿万首席的蜜宠宝〕〔混沌丹神〕〔民调局异闻录之最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36.伊豆的艺伎
    「修善寺」是伊豆中部著名的温泉小镇。

    这里有整个伊豆半岛最古老的温泉,也是《伊豆的舞女》的故事发生地。

    小镇被群山环抱,渡边彻预约的温泉旅馆,也在山里。

    两人的房间,是一间面朝大海的和室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这里。”渡边彻坐在廊檐的阳光里,“近处,有樟树、梅树、樱花树;远方,是太平洋。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懒洋洋地坐在室内。

    她用像是取笑,像是期待,又像是恶作剧的悠扬语调说:

    “你是想洗了澡再穿,还是现在就穿?”

    “瞧,海面多平静。”渡边彻指着大海。

    “那就现在穿。”

    “樱花多么咦?”渡边彻从廊檐探出身,“刚才飞过去一只鸟,好像是百罗鸟,尾巴那么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九条美姬声音冷下来,命令道。

    渡边彻无奈地叹了口气,起身过去,嘴上说:

    “晚上,你可别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答应你的事,什么时候没兑现过?”

    渡边彻走到她身前,脱掉上身衣服,九条美姬手搭在他的裤头,给他脱裤子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九条美姬对着那儿,轻而长地吹了口热气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反应,让她呵呵笑出声。

    渡边彻看着她娇嫩的嘴唇,克制自己邪恶的想法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带来的和服相当华丽。

    和服以红色为基调,红底之上是彩色祥鸟,袖口处则绣了黑色的九条藤,色泽非常明亮。

    “来,先穿衬袍。”九条美姬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渡边彻哀嚎一声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一边欣赏他绝望的表情,一边给他合上衬袍前襟。

    “然后是布袜。”九条美姬蹲在他脚边,把布袜后跟向外翻,示意他把脚伸进去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合适,真的!”渡边彻用力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帮你穿衣服,你还想要什么?快点!”

    渡边彻心不甘情不愿,手搭在她肩上,把脚伸进布袜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细心地给他扣上布袜的别扣。

    “乖,最后的和服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已经放弃挣扎,展开双臂,任由九条美姬给自己穿上大红色的华丽和服。

    合上和服前襟,系宽腰带的时候,九条美姬一直在笑。

    “脱了吧,绝对很丑!”

    “哪里丑了?很好看。”九条美姬使劲一勒腰带,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。

    系完腰带,她让渡边彻蹲下。

    渡边彻一屁股坐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“艺伎不是这么坐,来,姐姐教你。”九条美姬跪坐在地,双手叠放在膝上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渡边彻站起来,穿着和服,蹬蹬瞪走到廊檐。

    他稍稍探出头,左右看了两遍,确认这个地方的确靠近悬崖,不可能有人经过。

    回过头,九条美姬捂着肚子在笑,什么艺伎的坐姿,全没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!”九条美姬拍拍身边,示意他赶紧照她的坐姿坐下。

    她严厉的语气里,依然带着控制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渡边彻只好乖乖跪坐在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“手要这么放。”九条美姬伸手矫正他的姿势,“背要这样,对,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指导完,她站起身,拿出一个‘高岛田式’的假发。

    她稍显冰凉的小手,扶起渡边彻的刘海,给他戴上假发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欣赏地绕着渡边彻转了一圈,然后突然想起似的拿出手机,对着他疯狂拍照。

    “拍照可以,绝对不能外传!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来,双手伏地行礼,头也低下去,很好。然后这样——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在下巴处比了一个羞答答的兰花指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拿出一柄折扇,轻轻挑起渡边彻的下巴,另外一只手上的手机,已经进入摄像模式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真漂亮,我喜欢你,渡边小姐!”九条美姬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说你也喜欢我,快。”九条美姬手机对准他。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声音,声音,注意声音!真漂亮,我喜欢你,渡边小姐!”

    在九条美姬凌厉的眼神下,渡边彻用柔和的嗓音说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他快疯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别不开心啊,来,自己看看。”九条美姬用牵美人的姿态,牵起渡边彻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全身镜前。

    透亮的镜子,里面出现两位“美人”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比上次我们俩在京都点的艺伎,那个祇园第一美女艺伎都要美。”九条美姬称赞道。

    总感觉只是安慰伤者的赞美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看着镜子的美貌,欣赏自己“美丽”的一面,渡边彻总算有了一点点安慰。

    他抖抖和服长袖,说:“我孰与美姬美?”

    “君美甚,美姬何能及君也?”九条美姬十分配合。

    渡边彻自鸣得意地“哼”了一声:

    “不管是男装,还是女装,我无人可及,什么九条美姬,什么清野凛,乌合之众。”

    “美,你美。”九条美姬的笑,从开始就没停下来过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脱了。”渡边彻伸手拿掉假发。

    中途,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,扭头看向九条美姬:

    “这个和服的尺寸是我的,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穿啊。”她理所当然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穿?”渡边彻稍稍提高音量,“我那么信任你!那么期待你!你居然骗我?!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”九条美姬没好气地冷眼瞅了他一眼,“还有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渡边彻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折腾这么久,廊檐那边的日光染上茜色,海面微波荡漾,起风了。

    “离晚饭还有点时间,泡一会儿温泉?”渡边彻问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呻吟着舒展了一下走了一天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展开修长柔美的双臂:“伺候我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嗯?刚教你的礼仪呢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京都祇园艺伎第一美女·渡边,伺候东京来的客人更衣。

    给九条美姬雪白诱人的身体穿好浴衣,渡边彻终于能脱掉和服了。

    两人穿上拖鞋,渡边彻拿着毛巾和衣物,前往独属于这间房的温泉。

    “温泉是从山上喷出来的,一直流进太平洋,很干净,而且来之前,我特意让老板清理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等以后,我们要去哪旅游,我就先在那盖一栋房子,或者买一栋新的?”

    “那样反而限制随意出行、想去哪就去哪的乐趣,像这次,让人把东西全换一套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通往私人温泉的小径,种满代代花、鬼蕨、凤尾松。

    还有一条手掌宽的浅溪,水仙在两侧开着白色的小花。

    温泉突出自然情趣,唯一的人工痕迹,是地面精致的石头灯笼。

    两人脱掉衣服,进了温泉。

    身体全泡在里面,只稍稍露出肩膀,背靠温泉边,遥望夕阳下的大海。

    气氛安逸舒适,让人不想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它的难得,所以渡边彻忍不住惋惜:

    “真想永远这样。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轻轻挪动位置,温泉泛起涟漪,她依偎在渡边彻怀里。

    蒸腾的水汽,柔和的灯光,两者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寂静的黄昏,除了温泉水的流动,只能听见树叶与树叶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恋恋不舍地泡完温泉,两人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给前台打了电话,立马有服务员送来晚餐。

    “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走进来的两位全是女服务员,且都穿着浅绿色和服,非常适合春天。

    她们跪在两人桌边,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摆好食盘。

    动作优雅,每摆一道菜,其中一人都会柔声介绍菜的来历。

    伊豆的鲍鱼,静冈的哈密瓜甜汤,琵琶湖早春抱卵的诸子鱼,某某菜园的蔬菜,哪里的龙虾,什么时候捕的螃蟹。

    她们的声音轻柔,令人舒适,就像下雨天,敲打青瓦的雨水。

    摆放筷子和毛巾时,她们会微微弯腰,双手拿着,恭敬地放在两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两位请慢用,如果有什么问题,请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她们微微行礼,跪着后退几步,然后起身,迈着小碎步走向房门。

    出了房门,又朝两人鞠了一躬,才轻轻把门合上。

    房间重回安静,渡边彻看着眼前的九条美姬。

    “我点的艺伎什么时候来?再不来,我要不开心了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,放下刚拿起的筷子,转身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只剩渡边彻一个人,但他的心跳却把整个房间填满。

    吃了一口菜,又放下筷子,拿起茶喝了一句,还是不尽兴,忍不住倒了清酒。

    连着喝了好几口,澎湃的热血才得到稍稍的缓解,他开始有一口没一口的吃菜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,九条美姬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将头发盘在脑后,扎了个簪子。

    身上的和服款式,和渡边彻洗澡前穿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鲜艳的红色,还有手中拿着的艺伎小扇,这些放在九条美姬身上,一点也不显妖冶。

    她缓步走来,和服裙摆微微拖地,观感华美。

    在屋内明黄的灯光中,她就像大奥里最美最尊贵的女人。

    渡边彻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走到他身边,缓缓跪坐下来,端起酒盅,低眉垂眼地给渡边彻倒酒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她轻轻柔柔地说:

    “老爷,想看什么舞?”

    渡边彻一口喝掉酒,稍稍控制情绪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那种,女人孤枕难眠,思念男人的舞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九条美姬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她放下酒盅,优雅而妩媚的起身。

    渡边彻只有借给自己倒酒,才能克制当场搂住她的纤腰,把她揽进怀里的冲动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稍远离几步,食指与拇指捏住发簪,轻轻拔出。

    那一头秀美的黑发,如流水般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她打开扇子,边跳边唱起来。

    『黑——发——的』

    歌声哀怨悠长,情意绵绵。

    身材纤细,舞姿曼妙,体态风流婉转,妖艳、尊贵、华美。

    偶尔会以和服袖子遮脸,娇美的双眸,朝渡边彻瞥一眼。

    “到我身边来。”这是渡边彻看完舞、听完曲,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摇摆身姿,如被春风吹来的一朵红玫瑰。

    快到渡边彻跟前时,她“哎呀”娇呼一声,扑倒在渡边彻怀里。

    就在渡边彻控制不住自己,伸手要把她搂在怀里时,她却双手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老爷,我只跳舞、陪酒,不接客的。”她微微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两人靠的很近,因为刚才的摔倒,她带有淡淡香气的黑发,还留在渡边彻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想那去了,我只是想扶小姐而已。”这么说着,渡边彻手伸进和服裙裾,隔着白色布袜,揉捏她的大腿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双手轻推他的胸口,让两人身体分开,害羞地别开脸。

    “老爷再这样,我要回去了。”她略显稚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碰你。”渡边彻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立马嬉笑颜开,小孩子似的说:“那我给老爷倒酒。”

    渡边彻喝着九条美姬倒的酒,问:“小姐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岩手县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地方,我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从哪来的?”九条美姬一手拿筷子给他夹菜,一手接在他下巴下。

    渡边彻每吃完一口菜,她都用纤细的双手拿起毛巾,细致地给他擦嘴。

    “东京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过,有钱人过生日的时候,还叫我去跳过舞呢。”

    “了不起!看来很出名嘛?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还给很多外国人跳过舞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·好,我·是·九·条·美·姬,很·高·兴·给·您·跳·舞。”

    “中国人。”渡边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九条美姬,来自美国的夏威夷。”

    “美国佬也看和风舞?”

    “外国佬的钱最好骗,什么都不懂。”九条美姬骄傲地扬起雪白的细颈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你今年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十二岁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改一下,至少十四岁吧?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咯咯笑道:“骗你的,人家十四岁半啦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敢骗老爷。”渡边彻抓过她热乎乎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行,我会挨骂的。”九条美姬作势要抽回手。

    “就摸摸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讨厌,才第一次见,怎么能说喜欢呢?人家才不是那么轻浮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对小姐一见钟情了。”渡边彻脸贴上去,嗅她脖颈。

    因为痒,九条美姬发出甜蜜而动人心弦的笑声。

    最后,她微微喘着气,用纤细白皙的手指,推开渡边彻乱嗅的脸。

    “客人,您再这样,我真的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那摸手总可以吧?”渡边彻坐回去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不说话,空出来的那只手,给他倒酒。

    晚饭吃完,渡边彻也只摸到小手,闻了闻头发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我告辞了。”九条美姬微微行礼,准备站起来。

    渡边彻伸手拉住她:“你看窗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九条美姬依然扮演小女孩,天真地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大海上蓝色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蓝色?我怎么看不见?”九条美姬起身走过去,在黝黑的大海上寻找。

    她虽然看着大海,但注意力全在身后。

    她好像真的成了必须赶回去、不能留下来过夜的艺伎,在应付试图吃掉她的客人。

    身体稍稍紧张起来,不知道渡边彻会在什么时候克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响起渡边彻的脚步声,他在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是站在自己身边,还是从后面抱

    还没思考完,一双胳膊从后绕到她的身前,像一张又大又软的罗网,网住了她这只小鸟。

    那一刻,在九条美姬的视野里,那黝黑的大海仿佛真的出现了蓝色,而屋内明黄的灯光,却开始模糊。

    在这模糊的光影中,渡边彻的脸缓缓贴近,轻柔地吻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往后撤。

    但她越挣扎,渡边彻把她抱得越紧。

    两人嘴唇一直吻在一起,她逐渐兴奋,脸色开始变红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回去了。”她终于扭头躲开渡边彻的吻。

    渡边彻脸再次贴近,九条美姬被搂得很紧,无处可躲,只能紧闭着嘴。

    但那贪婪的嘴唇,却没有再欺负她。

    秀发被撩开,有东西靠近她的耳朵,因为怕痒,她缩紧身体。

    “美姬,我喜欢你。”温柔的细语,夹杂着呼出的热气,撩拨她的耳垂,冲击她的心田。

    “客人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放你走的。”男人的话里,已经带有喘息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变软。

    “放过我吧”

    忽视她的哀求,渡边彻强搂着她走向榻榻米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,我得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个要走,一个硬拽,和服的衣襟越敞越开,等进了卧室,雪白的双肩全部露出了来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躺在榻榻米上,双手交叉,挡在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对于渡边彻亲吻嘴唇的攻势,只能靠摇头来躲避。

    “不行”

    渡边彻一边寻找她的嘴唇,一边朝裙摆里伸手,隔着白色的布袜,揉捏的她大腿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挡,他就趁机亲吻她光溜溜的肩膀。

    上下总有一处要失守,因为躲避亲吻,秀发变得散乱,额头、脖颈热乎乎的,快要出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渡边彻停下所有动作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躺在榻榻米上,和服散乱,渡边彻手撑在她耳边,俯视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喘着气,静静地对视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渡边彻突然抱紧她,比之前更加用力地抱紧她。

    他带着热气的喘息,再次撩拨她的耳朵:

    “美姬,我的美姬,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低沉、悦耳、执着、沙哑的嗓音,给她带来难以言说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松开拉着和服裙摆的左手,拿走护着肩膀的右手,环住渡边彻的脖子。

    战斗刚开始,和服穿得好好的,只有双肩微微下滑;

    中途,全靠系得很紧的腰带帮忙,才能让和服留在她身上;

    当她某次跪着时,和服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眼前的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最后,她浑身上下只剩白色的布袜。

    渡边彻躺在被窝里,浑身洋溢着满足的九条美姬,依偎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气氛恬静舒适,无比安宁。

    “美姬姐姐,你真会玩。”渡边彻笑着亲了一下九条美姬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要学得还多着呢。”九条美姬惬意地闭着眼,享受他的亲吻。

    出了汗,一缕因激情而散乱的秀发,贴在她的脸颊上,像用画笔精心抹上的一条黑线。

    眉眼柔和,脸色绯红,带着春色。

    渡边彻看着这样的她,忍不住更加用力地搂紧她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靠着他结实的肩膀,倾听他悠长的呼吸,感受肌肤的温暖,心里充满幸福。

    “马上要开学了。”渡边彻说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没张嘴的“嗯”了声,语调慵懒。

    “我很期待换班。”渡边彻又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继续?”

    “嗯”接着,九条美姬反应过来,拒绝的“嗯——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起伏荡漾的嗓音,在这春夜的暖风中,有别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渡边彻想控制自己都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伊豆下起雨。

    两人懒得出去,就待在旅馆。

    偶尔在雨中泡温泉,偶尔抱在一起看下雨的大海,偶尔躲在卧室里,和室看不到人影,只能听到声音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两人乘上伊豆急行,带着四月一起出发,返回东京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