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死以后的故事〕〔超级恐怖直播〕〔全能影后的花式撩〕〔毒后归来〕〔那小厮〕〔陆凡韩瑶小说免费〕〔农女医妃富甲天下〕〔罪恶不赦〕〔八零甜妻萌宝宝〕〔重生八零团宠小神〕〔万界大佬都是我徒〕〔贞观三百年〕〔重生之彪悍奶爸〕〔扑倒老公大人:龙〕〔邪王的嫡宠妖妃〕〔阴阳手眼〕〔万相之王〕〔亿万首席的蜜宠宝〕〔混沌丹神〕〔民调局异闻录之最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44.过去、未来,交汇之日(下)
    换衣室的那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渡边,自己的学生,自己最喜欢的学生,男学生,对他的身体做了那种事

    害羞到想离职!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『小泉青奈』停下哀嚎,抬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。

    她严肃着脸,对十年后的自己说:

    “目前为止,还没有证据证明他知道!我认为,我们应该”

    “问问他?”小泉青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这是『小泉青奈』实际想说的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小泉青奈叹了一口气,右手贴在额头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总感觉温度比平时高。

    是害羞,还是春季感冒?

    “总之,先问清楚,看他是不是真的知道再说吧。”她声音憔悴。

    “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我听姐姐大人说,你最喜欢的学生就是渡边彻,你心软了?”『小泉青奈』说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,不要喊清野同学‘姐姐大人’好吗?!”眼前十六岁的自己,真的每时每刻都在挑战小泉青奈的羞耻度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脸一红,僵硬地把话题转移回来:

    “现在在讨论渡边彻的事,被知道也无所谓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杀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只是开玩笑,怎么可能杀人啊?我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小泉青奈问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不怀好意地一笑,边掏出手机,边站起身。

    小泉青奈疑惑地看着她,就在这时,『小泉青奈』绕开桌子,走到她身边,接着隔着教师套装,在她浑圆饱满的胸部上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拍照的声音。

    饮水机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啊?!”小泉青奈后知后觉,难以置信地躲开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操纵手机,用le把照片发给小泉青奈,抬头看到未来的自己满脸绯红,双手使劲护着胸部,委屈地紧缩身体。

    她毫不在意地说: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害羞,自己摸自己而已。只要有了这张照片,就算他知道,也不敢说一个字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,渡边不但能看到,还能感觉到呢?你想过这件事吗?”小泉青奈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没关系。”『小泉青奈』更不在意了,“反正被摸的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小泉青奈:“”

    隐隐约约能听到乐器声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想起利用第三节课和第四节课间10分钟吃午饭的一木葵,还有其他吹奏部的成员。

    提前一节课吃好午饭,只是为了午休有更多的练习时间。

    她所在公立学校,根本不会有这种事,大家恨不得上课时间都用来玩,哪怕是无所事事的发呆。

    她出神的时间,小泉青奈收拾好被‘自己的灵魂、学生的身体’袭胸的怪异情绪。

    “渡边的事暂时先放一边,我们来谈谈接下来的事。”小泉青奈脸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事?”

    “九条美姬同学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反应过来,她为难地挠挠后颈:“话说,你真的相信有随便杀人的女子高中生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接触过上流社会,不知道她是什么人,作为一名老师,我相信九条美姬同学,相信她不熟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摸着下巴,打量未来的自己:“青奈,你成了一个好女人呢。”

    声音是渡边彻的声音,身体是渡边彻的身体,小泉青奈又害羞,又生气,又有点莫名的情绪,耳朵再次红了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!”她训斥一句,随后立马转移话题:“但清野同学不是说了嘛,这件事是渡边亲口说的,所以就算我愿意相信,但应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喜欢渡边彻诶。”『小泉青奈』语气诡异地说。

    “也、也没有。”小泉青奈好不容易冷下来的脸,再次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上他的脸了吗?的确很帅。”

    “和脸没关系,而且不是你想的那样,只是老师对学生的喜欢而已,和你对着镜子不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那是梦,才不是那样的人!青奈你个笨蛋!”『小泉青奈』害羞到骂人。

    小泉青奈怀念又慈祥地看着恼羞成怒的自己,十六岁的自己,原来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但仔细看,因为是渡边彻的身体,所以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不管相信,还是不相信,我们不能把希望交给‘可能’,在确认九条同学真的会杀人之前,我们就假设她会杀人好了。”小泉青奈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也在努力接受姐清野同学的指导。对了,你可不可以把我换到其他位置?”

    “班级里的座位,我一向是尊重学生自己的意见,抽签,然后自由调换。而且,你不在坐在九条同学前面,她可能反而更加关注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有道理。”『小泉青奈』不得不承认,“对了,以后上课不要叫我回答问题!”

    这么学生式的要求,让小泉青奈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笑啊!”『小泉青奈』不满道,“这所学校怎么回事?上课的内容太超前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,高二其实已经开始复习了,该上的课早就上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跟不上,那其他科老师叫到我怎么办?我完全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课堂回答问题的话,我想你不用太担心。”小泉青奈安慰道,“没有人老师会刻意叫渡边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『小泉青奈』问。

    “渡边成绩很好,而且很自律,不管上什么课,老师讲多么浅显的知识,都会认真听,大家对他都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好学生。”『小泉青奈』不甘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对他有什么偏见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吗?!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小泉青奈对『小泉青奈』的态度感到疑惑,“渡边是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?他有女朋友的情况,还和一个叫明日麻衣的学姐来往,这是什么好孩子啊?还是说,东京人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啊,其实也没”话到这里,小泉青奈突然惊醒,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居然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话说一半?”『小泉青奈』疑惑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,清野同学本人,也是渡边的情人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大人?!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不能相信,那样高高在上、不可侵犯的清野凛,那样的高岭之花,居然会做别人的情人?

    小泉青奈紧抿嘴唇,肯定地点点头:

    “去年假期合宿的时候,他跑女生寝室来和清野同学约会了呢,对了,当时明日同学好像也在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是去明日麻衣的?”

    “但清野同学亲口告诉我,是她主动用腿勾引渡边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大人”『小泉青奈』脸埋在双手里,对清野凛的向往和仰慕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预备铃响了,乐器声断断续续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上课了。”『小泉青奈』手扶着墙壁,失去信仰般地走回高二四班。

    下午的课上,她总是忍不住回头去看清野凛。

    黝黑华丽的长发,挺得笔直的背,清丽绝美的脸蛋,冰冷坚毅的眼神,这样的人,这样的人,居然

    再也不相信东京了。

    一直被盯着看,清野凛习以为常,但那是渡边彻的身体,所以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注意到『小泉青奈』失去生气的视线,她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一想到是一个女生在用渡边彻的身体,她心里就不舒服,虽然她好像没什么立场去不舒服。

    至于『小泉青奈』为什么失去生气,她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3:30,第七节课结束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拖着步子,跟在清野凛后面,两人一起往音乐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上楼时,清野凛回头,对着台阶下的『小泉青奈』说: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走路方式,别说九条美姬那个女人,这所学校所有人,都能发现你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振作精神似的挺直背,她看着台阶上的清野凛,张张嘴。

    注意她的动嘴,清野凛说:

    “有话直接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”『小泉青奈』挠挠后颈。

    “这个动作也改掉。”清野凛毫不客气地说,“渡边彻没有任何习惯性过的动作,除了,和我单独相处时,喜欢故意用色眯眯的眼神看我的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问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还需要问吗?

    单独相处!色眯眯!腿!

    还有昨天黄昏在架空走廊上,清野凛担忧害怕的表情,早就说明了一切!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一副肯定有事的表情,但清野凛没有继续问下去,转身继续朝三楼走去。

    她对其他人的事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吹奏部的招新持续一周,今天依然有很多人来参观。

    “前辈!渡边前辈!”人偶少女·堀北真衣小跑着过来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笑着打招呼:“下午好,小真衣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当时吹奏部的气氛,怎么说好呢总之,之后『小泉青奈』被清野凛用十分尖锐的语言,骂了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笑容引发的骚乱过去后,部长早见熏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清野同学,”她汇报道,“上低音萨克斯已经招到人了,而且还是通过吹奏部推荐入学的方式进入神川,初中的时候拿过关东大赛的废金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小声问清野凛:“‘废金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吹奏比赛有金、银、铜,拿到金奖,但没拿到出赛名额的金奖,叫废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拿到金奖了,为什么没拿到出赛名额?”

    “能拿到金奖的学校占总数三成,能晋级的只有三所。”清野凛简单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『小泉青奈』明白了似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清野凛看向眼神奇怪的早见熏:“大号和上低音号呢?”

    早见熏从『渡边彻』身上收回视线,回答:

    “这两种乐器相对不受欢迎,人数本就少,再加上神川的入学考试很难,暂时还没有有经验的新生。”

    “招不到有经验的新人,就从部员较多的声部,选几个人去学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时候,『小泉青奈』仔细打量音乐教室。

    昨天只顾着看姐姐大人,不,已经没有姐姐大人了,只顾着看清野同学的侧脸,没来得及好好注意这间教室的布局。

    这一看,『小泉青奈』发现了贫富差距。

    虽然岛国对学校要求一致,从营养餐到标准泳池,哪怕再乡下、人数再少的学校,也会要求配齐,但那只是公立学校。

    眼前神川私立的音乐教室,豪华得让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『小泉青奈』那所公立学校的音乐教室,简直就像普通教室里放了一台最便宜的钢琴——事实上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在音乐室的墙上,光秃秃地贴了一张奖状和照片。

    奖状,是全国大赛金奖的证书;

    照片,是当时吹奏部的合影,正中央的清野凛穿着西装,长长的黑发绑成团子盘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‘好帅!简直和渡边彻一样帅!’『小泉青奈』感觉自己又要喜欢上清野凛了。

    在清野凛左边,一位笑得很开心、眼角还有泪花的女生捧着奖杯;右边,一位面无表情、身材高挑优美、眼神清澈的女生拿着奖状。

    照片的角落,渡边彻和身边两位男生互相搭在肩膀,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『小泉青奈』突然明白,为什么清野凛不让她笑,为什么小泉青奈最喜欢渡边彻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充满神奇色彩的笑容,让人愉悦,让人着迷。

    它不可思议,无可理喻,就像你喜欢的人,对你表现出不可抗拒的偏爱。

    傻愣愣地看了好久,『小泉青奈』回过神,后怕地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‘不好,不好,差点喜欢上渣男。’

    为了转移视线,她可以避开渡边彻所在的角落,去看照片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女生手挽着手,男生压着前面男生的肩膀,她们、他们,笑得露出好的、坏的牙齿,大家都好开心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突然羡慕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几十个人一起努力,朝着一个目标前进,这样的辛苦,她是否愿意去忍受呢?

    早见熏和清野凛说完话,见『渡边彻』一直盯着墙壁看,以为他好奇为什么只剩一张。

    她解释道:

    “以前的照片,大家投票后拿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『小泉青奈』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”早见熏不太好意思张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!前辈!渡边前辈!”堀北真衣举手,希望『渡边彻』能让她回答。

    “堀北同学,请说!”『小泉青奈』摆出小泉青奈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昨天听吹奏部的前辈说的,以前这里虽然贴满了,但都是铜奖,根本谈不上荣耀,说好听点是青春,难听一点是不知羞耻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不太理解这样干的想法,她问:“把毕业生的奖状撤掉,会不会太过分了?那些都是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神川就是这样,实力决定一切。”早见熏语气里带着无奈。

    对于性格和善的她而言,神川的实力至上主义有点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实力决定一切,听起来感觉好可怕。”『小泉青奈』忍不住说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怕什么呀?你成绩出色,不管是化祭还是体育祭,都是最耀眼的存在。”堀北真衣说,“对了,我还有《岩手县到东京,400公里》录像,有空就会拿出看,前辈,你的演技太好了,简直可以直接出道!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优秀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!渡边前辈可是公认的全岛国第一高中生!”

    “全岛国第一高中生?!”『小泉青奈』难以置信地重复这个难以置信的词。

    “嘿嘿~”堀北真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其实也没那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哪里有全岛国第一高中生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前辈成绩全国第一,参加吹奏乐大赛,立马被音乐大学邀请入学,还长得全世界第一帅,说是全岛国第一高中生也完全没问题!”堀北真衣崇拜道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咔咔咔转动脖子,看向清野凛。

    这扮演难度也太大了!

    “别听她胡说。”清野凛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『小泉青奈』脖子变得灵活。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看到的所有人里,没你比你帅的,就说是全世界第一帅,这是不严谨的说法。就算是我,也不能说是全世界第一可爱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明白了。

    明白了,为什么渡边彻会和清野凛有一腿。2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