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大夏封神记〕〔我的绝美冷艳总裁〕〔美女赢家〕〔一胎俩宝,老婆大〕〔重生之我真是富三〕〔魔神大明〕〔驭兽主宰〕〔旷世神婿〕〔我是赘婿〕〔腹黑老公别太坏〕〔重生之豪门魔女〕〔新婚无爱,替罪前〕〔至尊战王楚凌天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都市无敌战神〕〔卧龙赘婿〕〔陆峰江晓燕〕〔我变成了恶龙〕〔易阡陌鱼幼薇小说〕〔仙君重生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46.见闻、思考之日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很想找渡边彻麻烦,但英语课接近尾声,没有时间给她“睡觉”。

    神川高中的课间,很少听到声音,大多数人在认真做题,还有少数人在补觉。

    偶尔交流,也是围绕试卷或者习题集,大概是在讨论题目的解法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很不习惯这样的氛围。

    她所知道的课间,是追逐打闹,是大声喧哗,是各自玩各自的手机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只有清野凛和她一样无所事事,在看一本叫《超越爱因斯坦和超空间》的书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干脆趴在桌上,向右侧着脸,无聊地盯着一木葵挂在桌边的书包。

    书包上,系着乐器的挂件,看起来很可爱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意义地看了一分钟,她把脸埋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校服的面料很舒适,这具身体没有香味,也没有异味。

    但是,把脸埋在一个男生的手臂,这种事还是第一次,心里有些怪异的情绪:

    明明很害羞,但想着不会有人发现,就算发现了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这具身体现在是她在使用,长时间贴在一起也是没办法,不止这些,就算是上厕所,用手固定某个地方,这种事她也做过!

    这么说起来,自己替渡边彻这家伙上厕所擦屁股,别说是他老师,说是老妈也不过分吧?

    下次就用这个取笑他好了!

    想到得意处,『小泉青奈』忍不住笑出声,为了不让周围的发现,她赶紧把脸埋得更深。

    非常期待下一次“信件交流”,必须向那个嚣张的家伙报仇!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、四节课,『小泉青奈』不敢睡觉。

    那个数学老师一看就超级凶,眉毛都吊着。

    第四节一下课,『小泉青奈』还没来得及放松,一木葵和几位吹奏部的女生,就急急忙忙地跑出教室。

    目送她们从后门出去,她伸了一个懒腰。

    校服袖口微微滑落,露出来的手腕肤色白皙,骨头很性感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张开五指,正反、左右,全都打量一遍。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是帅得没有瑕疵啊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手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日常自恋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手控的说法,据说很多女孩子都喜欢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女生单纯喜欢好看的,你脚踝好看,她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脚?那不成了渡边嘛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寸头男国井、瘦子斋藤、还有眼镜男,三人走过来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起身离座,和他们一起往食堂走去。

    清野凛走在他们前面,但方向相反,去了社团大楼。

    “刚才最后一题我没怎么听懂,你们再跟我说一下。”斋藤惠介说。

    “实数p的取值范围?”眼镜男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题涉及了恒成立、函数的单调性、换元法、基本不等式,首先……函数为减函数,得p1,函数为增函数,得p3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条件t一定大于等于2,我算增函数的时候,下意识写成t2!”国井修一脸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这虽然是正确的解法,但课上老师不是说,为了节省时间,最好的方法是考虑x=y的特殊情况吗?”眼镜男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我完全没想过,在这题上浪费好多时间,结果还没做对,感觉自己还差得好远。”斋藤惠介后悔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侧过脸,问一脸淡然的『小泉青奈』:

    “渡边,你有没有想到x=y、采取特殊值的方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从刚才开始,『小泉青奈』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根本没做什么数学题。

    难道是由渡边彻完成的家庭作业?

    “渡边肯定能想到啊,他想不到,谁还能想到?”眼镜男比『小泉青奈』还要自信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全国第一,也不可能知道每一题的所有解法吧?”国井修看着渡边彻说,也在好奇本人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记得了,”『小泉青奈』挠挠后劲,“等我问问昨天的我,再告诉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问问昨天的我?”眼镜男一推眼镜,“唯物辩证法,代表人物赫拉克利特,他主张万物皆动、万物皆流,还提出……”

    你在说什么?

    什么克拉?

    万物皆流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好在,对这些不感兴趣的,不止『小泉青奈』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别扯哲学了。”斋藤惠介打断眼镜男,“话说回来,你们最近有没有玩《妹妹之日》?”

    “你一推荐,我就立马试了试,黄油部分不错。”国井修点评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是黄油,剧情也很棒!而且正因为剧情棒,黄油部分才有意思,懂吗?”

    去餐厅的路上,斋藤惠介都在宣扬他“剧情大于黄油”、“出色的剧情培养出色的黄油”的理论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根本不想听。

    她望着走廊的窗户外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花盛开在中庭,高大的榉树下,长了各种各样的枝条。

    细微的春风,暖洋洋的太阳,斑驳的树荫,花坛边的长椅,坐在树荫下吃饭的朋友、情侣。

    远处架空走廊,传来乐器悠扬的曲调。

    不知道渡边彻那个人、让音大特招的家伙,平时是不是也会在中午练习?

    他的音乐,听起来又是怎么样的呢?

    到了学校餐厅,排队点餐的时候,『小泉青奈』突然想起来,自己已经决定不用渡边彻的钱。

    怎么办好呢?

    虽然暂时借他的用也没关系,过后还给他就好,但刚说了不用,又立马借,少女的自尊心、老师的威严,就会荡然无存!

    这是怎么也不行的事。

    就在她纠结时,正好看到吃完饭、朝餐厅外走的“自己”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差点笑起来,还好最后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拉住正和晃子、美雪聊天的小泉青奈。

    “给我钱。”语气理所当然,甚至带了点撒娇似的凶巴巴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对小泉青奈,心里抱着的想法是:

    这个人,无论如何自己怎么样,她也会迁就自己,而自己,对她抱有超越自己的信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泉青奈愣在那里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被索要钱财,差点以为遇上了勒索。

    晃子、宫崎美雪,还有因为『渡边彻』突然离队,看向这边的三人组,这些人被『渡边彻』的行为惊呆了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『小泉青奈』没察觉,她拉住“自己”的手臂,说:

    “我没钱吃饭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少?”小泉青奈回过神,拿出钱包。

    “先给一万円,用完了再找你要。”

    “给,节省点哦。”小泉青奈递了一张崭新的万元钞过去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知道啦。”『小泉青奈』喜滋滋地收下。

    她还没拿到过这么多钱呢。

    在乡下,老妈给的一个月生活费只有2000円!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走回去两步,又回过头,忍住笑地对小泉青奈说: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,记得找本人还。”

    看着过去的自己,小泉青奈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温柔、无奈、又好笑地说:“知道了,本人会还钱的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想调皮地笑着回应,但这具身体太麻烦,所以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一回到队伍,她立马被围攻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胆子太大了吧,居然敢找老师借钱!”斋藤惠介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“明明都是老师的学生!”国井修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老师也是女人啊。”眼镜男发出感慨。

    ‘老师也是女人’是什么意思?是说她看上了渡边彻?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十六岁的『小泉青奈』,当时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25岁的小泉青奈,同样受到了朋友的质问。

    她努力解释,但因为语言苍白,越解释越被误会。

    花一万円的是自己,吃掉东西的也是自己——这种话,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会被嘲笑一辈子的,用学生的身体更何况还做了那种事。

    如果暴露,小泉青奈已经能想象‘晃子强搂着她的肩膀问生活细节、美雪从医生的专业角度逼问身体细节’的场景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,『小泉青奈』不太想和男生待在一块了。

    国井修大谈特谈什么甲子园梦想,‘进不了决赛就对全校土下座’这句话说了十遍;

    斋藤惠介说了自己在神川学长群里,被一位从事游戏行业的庆应大学学长看重,准备黄金周去公司参观学习;

    眼镜男,动不动就扯哲学;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大部分是在聊女生、聊游戏。

    受够了。

    她决定去人类观察部。

    直接从二楼的架空走廊来到社团大楼,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三楼的乐器声格外清晰,她突然想去音乐教室看看。

    说去就去,不需要顾忌太多。

    转身,离开楼梯,拐进一条长廊。

    长廊的左侧是窗户,窗户边,坐着不少女生。

    她们坐在椅子上,身前放了谱架,用各种各样的乐器,对着窗外练习各种各样的曲谱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从这些人的身后走过。

    她看到有人在放松发麻的嘴唇;

    有人在清理乐器里的积水(那是长时间练习才会出现的冷凝水);

    有人在早就写满的乐谱上,写下新的感悟。

    她心里忍不住想:

    如果自己也能在神川读书,一定要和一木葵一起,在第三节课结束吃午饭,试试看吹奏部充实又辛苦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惜自己是在乡下公立就读,成绩超过平均值就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音乐教室前有崭新的水池,两个女生在那里清洗乐器的零件,百褶裙下,露出少女充满活力的大腿。

    这个水池,据说直到去年还没有,吹奏部要想清洗乐器,只能去远处的厕所。

    但因为拿到了全国金,所以校长特意让人春假期间修建。

    实力至上主义,勤奋的结果,让人有一点点羡慕。

    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做一件让人主动修建水池般认可的事情。

    中断自己三分钟勤奋的想法,『小泉青奈』推开音乐教室厚重的门。

    看了一圈,在教室的窗边看到一木葵。

    她和一大群人一起,围着一位女性。

    白色的窗帘边,被围着的女性没穿校服,胸前挂着临时参观的牌子,是一位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人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本想找一木葵,聊聊吹奏部的历史,看见这样的情景,决定先离开。

    “渡边。”身后传来呼唤这具身体的声音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回过头,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人,正在人群中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渡边君?你怎么来了?快过来!”一木葵热情地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『小泉青奈』犹豫了一下,走上去。

    围在明日麻衣身边的众人让开位置,等她走进去后,又像流水般恢复原样,把那条路堵上。

    四周都是女孩子,少数几位男生,也被挤到很远的角落。

    窗户开着,窗帘随着吹进来的风微微摇曳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能听到操场上,运动社团不明意义的呐喊声。

    “学姐今天下午没有课,中午来看我们!”一木葵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“麻衣学姐在东大也加入吹奏部了,我就算拿到其他学校的推荐,也要去东大,和学姐一起继续吹奏!”一位三年级的学姐说。

    “明日学姐说了好多东大吹奏部的事情,快来听!”另一位女生说。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分不清明日学姐,还是麻衣学姐的人,很受吹奏部的欢迎,『小泉青奈』心里想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明日麻衣明日麻衣?

    这不是渡边彻的情人嘛!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再次打量这位学姐。

    秀美的头发搭在肩头,双睛清澈,嘴唇没有血色到近乎透明,看上去十分柔软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像清野凛那样,只要有爱美之心就会喜欢上的程度,但也是一位非常漂亮的人。

    清野凛、眼前的明日麻衣,还有只看过照片的“美丽的公主”

    “渡边,”明日麻衣说,“我来请教双簧管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淡淡的,非常好听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不管众人的反应,挤出人群,逃离音乐教室。

    好险,好险!

    双簧管是什么她都不知道,怎么教别人啊!

    还是去找姐姐大人继续听故事吧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踩着欢快的脚步,三步并两步地上了五楼,来到楼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手搭在人类观察部推门上的一瞬间,她突然楞在那里。

    刚才逃走,真的是因为不会双簧管吗?

    她又想起那封“信”;

    想起自己刚来,对着镜子里的渡边彻不停地亲;

    想起第一次上厕所时,又害羞又生气又好奇;

    想起,清野凛嘴上说的每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在看见明日麻衣之前,明明没有任何感觉,甚至有点讨厌,现在怎么

    有点在意起这个叫渡边的男孩了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