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无限杀路〕〔超级武神系统〕〔怪兽:开局召唤哥〕〔神医弃少〕〔我有好多复活币〕〔我和空姐荒岛求生〕〔乡村桃运小神医〕〔全球神祇时代〕〔我在洪荒叠系统〕〔退婚后她成了真祖〕〔战神豪婿〕〔土家秘史〕〔殡葬传说〕〔我和女神有个约会〕〔世玺〕〔最强兵王混都市〕〔被爱判处终身孤寂〕〔隐婚萌妻:总统大〕〔重生弃少〕〔鬼王为夫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53.坠落之日
    少女、猫,在英语课的教室对视。

    窗外白云悠悠,飞机云由北向南。

    橡树茁壮成长,电车从四谷站驶出,春风正从操场经过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等你。”少女的声音几乎化为实质的重量,压在猫咪小小的脑袋顶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把猫塞回抽屉,动作粗鲁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椅子被她修长纤细的腿弹开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教室里,认真上课的所有人,望过来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疑惑地回头,看见九条美姬,缓缓瞪圆眼睛,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九、九条同学?”英语老师小泉青奈,试探地询问道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深深看了她一眼,随后又看向眼前的『小泉青奈』,对她说:

    “跟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不等任何人做出回应,她若无旁人地朝教室后门走去。

    经过清野凛时,九条美姬突然想起似的,把手搭在清野凛美好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你也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拒你干什么?放开。”

    不管清野凛怎么挣扎,九条美姬半搂半强迫,带着这位就连渡边彻也不敢侵犯的冰冷少女,在四班全体师生的面前,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留在原地的『小泉青奈』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为什么九条美姬在这里?

    为什么她会发火?

    知道她不是渡边彻了?

    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总之,因为事发突然,问题太多,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唯一不需要思考就能知道的答案:走出这间教室,情况会不妙——从众人或幸灾乐祸或同情的眼神,能轻易得出这点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下意识看向讲台未来的自己,但下一刻,‘不能连累未来的自己’的想法涌上来。

    就像她会随便找未来的自己要钱,坚信未来的自己绝对会给她,她也会为了未来的自己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深吸一口气,攥紧拳头,起身离座,朝教室后门走去。

    视线的余光里,斋藤惠介摆出保护脖子的姿势,国井修朝她竖起大拇指,一脸敬佩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不是这些,而是报警。

    刚迈出教室门,听见通往四楼的楼梯间传来声音,是清野凛和九条美姬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心情不好,没心情和你斗嘴。”

    “啊啦,不凑巧,我现在心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!”贯彻人心般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拉我的衣服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清野凛的声音,冷得能冰封这所学校。

    一阵整理衣服的窸窣声。

    “要想我帮你,条件很简单,叫我一声姐姐大人就可以。”『小泉青奈』再次听见清野凛说话——这时,她的语气从冰冷变成冷淡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回以嘲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这是渡边猫的叹气声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再次深吸一口气,朝楼梯间走去。

    走道的窗户半开,中庭白玉兰的花瓣,被微风吹落。

    花坛里的蔷薇藤拼命伸展,只有爬得更高,挤占更多阳光雨露的藤蔓,才能在五月开出让人驻足的蔷薇花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躲在拐角,忐忑不安地悄悄探出半张脸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站在那里,明明穿的是校服,背景是学校楼梯间,却给人优雅得体的感觉,不愧是出身高贵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清野凛,天国少女般的抱着手肘,用她不含一丝欲念的清冷双眸,看着探头窥视的『小泉青奈』。

    注意到清野凛的视线,九条美姬看过来。

    严厉却美丽的眼神,俯视着『小泉青奈』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还没来得及看清渡边猫在哪,下意识缩回脑袋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的眼神,仿佛要从她的瞳仁里,把名为『小泉青奈』的灵魂挖出来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不容拒绝的命令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再次探头瞅了一眼,才小心翼翼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三人一猫上楼,走过没有乐器声的架空走廊,来到第一节课的人类观察部。

    清野凛事不关己地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她打开窗户,手柱窗台,手撑侧脸,享受着徐徐微风,眺望新宿区鳞次栉比的高楼。

    宝特瓶里的玫瑰花,跟她秀美的长发一起,被风吹得微微飘动。

    俨然一副学少女窗边美景图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坐在沙发上,架着腿,抱着手臂,气势凛然,渡边猫蹲坐在她面前的长桌上。

    这是女王审讯图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站在门口,不知道哪里是自己的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“小小泉老师,坐啊。”渡边猫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!”像搁浅的鱼被浪花带回大海,『小泉青奈』快速地应了一声,坐到渡边彻平时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关系很好嘛。”九条美姬用嘲讽挑衅一切的笑容说,“也对,共用一具身体,关系自然比谁都要好。”

    简直就像天空被乌云遮蔽,新宿区迅速阴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后,她会忘掉这段记忆。”渡边猫说。

    “事实已经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的是我的手,感觉也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望我当做无事发生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”渡边停顿一了下,“只是不管怎么样,小泉老师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一人一猫,你一言我一句,九条美姬的火药味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渡边彻,你是不是太嚣张了?”她精致漂亮的脸蛋,全是阴霾。

    “嚣张?”窗边的学少女,从宝特瓶中取出白玫瑰花。

    她用澄静声音说:

    “看似把渡边彻玩弄于掌心的你,其实很多时候是被他牵着鼻子走,聪明的渡边彻。”

    少女把玫瑰花放在鼻尖,轻轻嗅着。

    尽管那是岛国最著名的花市——大田花市——今天最美的玫瑰之一,依然分不清到底是花衬托了脸,还是脸让花更好看。

    “聪明吗?我不这样认为。”渡边猫说,“九条美姬把我玩弄于掌心,是因为我爱她;她会被我牵着鼻子走,是因为她同样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九条美姬打断远离的话题。

    她看着渡边猫:“说吧,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怕你不信。”『小泉青奈』主动帮忙解释,“你看,我第一天来的时候,完全把这当成梦。交换身体这种事,完全超乎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说话了吗?”九条美姬依然一动不动地盯着渡边猫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不满地撇撇嘴,心里的害怕和不好意思减少了。

    如果九条美姬不是这么盛气凌人,她会因为愧疚好好主动道歉,征求原谅。

    但这样子,什么也不管,直接把她当成罪人,还对她下命令,到底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‘有什么了不起。’

    感受到十六岁少女的叛逆,渡边猫心里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完全出乎我的预料。”他说,“事情发生的时候,我第一个想法,就是不能让你知道,担心你把错怪在小泉老师身上,倒不是想瞒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那个小泉青奈怎么回事?”九条美姬责问道。

    “纯粹的师生关系。她是从乡下公立高中,靠自己努力来到东京,所以对同样来自乡下的我很照顾。”

    九条美姬看向窗边的清野凛。

    “单,双?”清野凛说。

    “单。”九条美姬回答。

    清野凛伸出纤细的手指,捏住一片玫瑰花瓣,轻轻摘下。

    她轻柔地将花瓣放在明净的窗台,开始摘第二片。

    到这时,『小泉青奈』才知道两人刚才说的单双,指的是玫瑰花瓣的单双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?

    九条美姬似乎特别信任清野凛?

    单、双、单、双

    没有人数,『小泉青奈』只好在心里默默数起来。

    原以为很快就会放弃,或者中途出错,但这件事对于大脑而言,似乎就像把一堆散乱的书摆放整齐——虽然麻烦,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单。

    花瓣的数量是单。

    清野凛轻轻旋转玫瑰花枝,看了渡边猫一眼。

    如果没少她夹在书里的那瓣,数量应该是双。

    渡边猫则看了眼九条美姬手里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九条美姬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“真话。”清野凛将花枝放在窗台的玫瑰花瓣上,营造出独特的美感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深深看了一眼渡边猫。

    渡边猫跳起来,跃到九条美姬肩上,伸出猫舌头,舔了舔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抓住猫脖子,把他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渡边猫四肢下垂,尾巴也下垂,猫脸困惑。

    没道理,九条美姬应该稍稍消气了才对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拎着猫,检查了猫爪子,然后把猫丢在桌上。

    渡边猫再次跃到她肩上,这次,九条美姬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?”『小泉青奈』试探地问。

    “结束?”重复这个词,九条美姬轻蔑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她的声音,楼道里传来杂乱又整齐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咚咚。”恭敬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静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以静流为首,一群便服保镖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『小泉青奈』慌乱地站起来,弄倒了椅子。

    “把他带回去。”九条美姬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保镖缓缓走向『小泉青奈』。

    “清野同学!”『小泉青奈』求救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弄乱我的桌子。”清野凛走出人类观察部。

    “等等啊!!”『小泉青奈』躲到榉木桌后面,退无可退地靠着窗户。

    渡边猫心里替『小泉青奈』默哀。

    清野凛只是不说,但对于一个女生占据他身体这件事

    反正是九条美姬动手,顺水推舟让『小泉青奈』受点苦头,她不赞成,不反对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帮忙,可惜有外人在,猫还是不要说话的好。

    系统的事,哪怕只是很肤浅、被允许的一小部分,只能告诉她们。

    “渡边少爷。”静流拿出枪,冷笑中带着一丝终于等到今天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枪——”『小泉青奈』尖叫道。

    十六岁少女的叛逆心,遇上东京大小姐恶势力,彻底被击溃。

    “喵~”

    喵的意思:放心吧,是把你关在别墅好吃好喝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几位保镖直接上前,准备架住『小泉青奈』的手臂,把她带走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尖叫着,『小泉青奈』下意识挣扎。

    出现极为夸张的一幕。

    刚碰到『小泉青奈』手臂的两名保镖,被远远地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乒铃乓啷,书架、电视机、冰箱,倒了一地,食物撒出来。

    榉木桌、沙发,因为靠得近反而没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『小泉青奈』看看“自己”的手,又担忧害怕地看看被甩出去的两名保镖。

    两人满脸痛苦,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人类观察部教室门的对面,清野凛双手抱臂,纤细的身体背靠墙壁,有趣地打量这场戏。

    如果说,『小泉青奈』受点苦,她不赞成也不反对,那九条美姬丢脸,她完全赞成。

    九条美姬伸手使劲蹂躏渡边猫的脑袋,五官都被捏得快变形了。

    “下手重一点也没关系。”说着,她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就这一句,『小泉青奈』盯上了她,“啊——”地叫着直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保护小姐!”

    不用静流说,就算刚才人被甩飞超出常识,保镖依然冲了上去,在九条美姬身后组成人墙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害怕、慌乱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应该做什么,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:

    不想被带走、都是九条美姬的错、抓住她。

    空间狭窄,保镖人多势众,但她只是胡乱挣扎,就把这些人统统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简直就像电影,主角走过,喽啰被打到天上。

    “渡边彻!停下!我要开枪了!”只剩静流一个人。

    装有消音器的枪口,黑黝黝的光着,吓得『小泉青奈』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打断她的腿。”九条美姬冷笑着下令。

    女性占据自己男人的身体,她心里早就已经充满怒火。

    现在,在清野凛面前,手下三两下全部被反倒,更是添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静流第一时间执行命令,枪口下调——

    渡边猫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算有,中枪依然会痛,绝不能让『小泉青奈』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不等孱弱无力的猫身抵达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,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害怕得甚至闭上了眼睛,但身体自己却躲开了。

    渡边猫落在地上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精通级·闪避、自由搏击·自由搏击、精通级·射击,总算派上了用场,让这具身体对枪械极为敏感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睁开眼,对死亡充满恐惧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自己的身体,此时绝对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这是渡边彻的身体。

    指向性神经系统、下丘脑、边缘系统、脑垂体、肾上腺、甲状腺等等等,这些控制情绪的生理机制,反应给大脑的,绝不仅仅只是害怕。

    恐惧只是一刹那。

    生气!愤怒!凭什么!你也配!

    在静流开第二枪之前,『小泉青奈』像是踹走一个布偶似的,一脚把她踹走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咳咳!”静流捂着近乎凹陷的胸膛,满脸痛苦。

    人在空中时,因为剧烈的疼痛控制不住身体,枪脱手了。

    渡边猫看了静流一眼。

    回岩手县之前,这女人故意打开枪的保险,他不去计较,这次让她受点苦也活该。

    “喵~”他对『小泉青奈』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差不多适可而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『小泉青奈』一拳打向九条美姬。

    强大的力量,带来暴虐;对死亡的恐惧,带来愤怒。

    就连渡边彻自己,都没见过的、自己的全部实力。

    凌冽拳风,撕裂空气。

    “小”九条美姬听见静流似乎在喊什么。

    倒地的保镖奋力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柔弱、不堪一击的猫,远远飞出去,撞到墙壁。

    先是咚的一声,紧接着是掉到地上的轻微声响,往后便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点点星光,从猫身上飘散出来。

    “彻——”九条美姬血色尽失。

    清野凛脸色发青,冰凉的小手,颤抖着拿出手机,拨通医院的电话。

    『小泉青奈』双眼茫然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窗台上,玫瑰花枝滚落,花瓣被风带向远方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