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无限杀路〕〔超级武神系统〕〔怪兽:开局召唤哥〕〔神医弃少〕〔我有好多复活币〕〔我和空姐荒岛求生〕〔乡村桃运小神医〕〔全球神祇时代〕〔我在洪荒叠系统〕〔退婚后她成了真祖〕〔战神豪婿〕〔土家秘史〕〔殡葬传说〕〔我和女神有个约会〕〔世玺〕〔最强兵王混都市〕〔被爱判处终身孤寂〕〔隐婚萌妻:总统大〕〔重生弃少〕〔鬼王为夫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267.二十五岁的女人
    渡边彻单手抓住吊环,身体随着电车的行驶一晃一晃。

    前方到站,第一节车厢有人下车,他走过去,靠在司机后面的玻璃窗。

    这里视线最好,除了能看见两侧窗外的风景,还能看见前窗的铁轨。

    虽然下一站就是「信浓町」了。

    等他下车,周围的女性瞬间觉得索然无味,电车只是电车,聊天只是聊天,莫名的魔力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离开月台,渡边彻走在停满自行车的天桥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◇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到哪了?”小泉青奈问。

    501室,长方形的艺清新餐桌,三位年轻女教师围着一部开着免提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小泉老师?”手机传出来的少年音带着笑意,非常好听,“车站口的天桥,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里的笑意,让小泉青奈心里漾起喜悦——渡边彻是因为电话对面的人是她,才在声音里情不自禁地带上笑意。

    晃子和宫崎美雪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从小泉青奈的眼睛里,察觉到她已经完全沉迷在与情人通话的喜悦中。

    “今晚要来吃饭吗?”小泉青奈没注意闺蜜的表情,对着手机问。

    “吃饭是顺便,教训我才是主要的吧?”

    明明没什么好笑,但小泉青奈还是扑哧笑出声,说:

    “主要是吃饭,然后顺便教育你,来吗?”

    晃子和宫崎美雪两人的表情更加嫌弃。

    打这通电话之前,三人可是说好了,要让渡边彻知道教师的威严,现在小泉青奈这副幸福的模样,根本没指望。

    打电话就这样子了,见了面还不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渡边彻笑着应道,“待会儿晃子老师绝对会给我脸色看,小泉老师你可要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晃子捏着拳头,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小泉青奈看了晃子一眼,笑着对手机说:

    “那你要好好解释,我才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你男朋友,你是我女朋友,你不无条件帮我吗?我要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男朋友…女朋友小泉青奈脸色通红,一直红到脖子。

    就算已经是事实,但在其他人面前承认这段关系,依然让她害羞得想把脸埋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对面的晃子不生气了,和宫崎美雪一起,打趣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嘴里还做着‘打电话来的是男朋友啊?’的口型。

    “什么男朋友,在你毕业之前,我是你老师!晚饭已经做好了,快点过来!”严厉地说完,不等渡边彻开口,小泉青奈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老师!”晃子怒气冲冲地说完这句话,又娇滴滴地说:“晚饭已经做好了,快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宫崎美雪笑得胸部一抖一抖,衬衫浮现好看的褶皱。

    小泉青奈红着脸,但又不知道怎么反驳,干脆离开餐桌,从公包里取出今天收到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她把它插在细长的玻璃瓶里。

    这个瓶子和渡边彻的笔一样,都是周六周日在镰仓旅游时买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朵蓝玫瑰,小泉青奈想起自己在镰仓度过的两天。

    原以为就算有了男朋友,也会和从前一样,开心地游览景点,吃各种美食,拍好看的照片。

    但从开车上高速,她就开始想念渡边彻。

    到了镰仓,想他在做什么;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想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按时吃饭,吃的什么;

    每次拍完照片,好看的、好玩的、好吃的、新奇的,想第一时间发给他看;

    晚上睡觉之前,想听到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刚在一起,出来旅行的应该是他们才对。

    但不能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她已经决定了,在渡边彻毕业之前,必须扮演一名严格的老师,督促他完成学业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她就不能表现得太在乎恋情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自己出去两天,渡边彻一次电话也没打。

    上课下课和两个小女友聊得可开心了,社团活动三人在一个偏僻的教室里,不知道会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眼前的玫瑰花也是因为要送给她们,自己才有的。

    小泉青奈刚才还害羞期待的心情,立马忧郁起来,心里充满了淡淡醋意和嫉妒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她立马走过去开门,渡边彻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我跑着回来的。”渡边彻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天桥距离这里又不远,走路也不需要多长时间。”话虽如此,小泉青奈依然笑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看到渡边彻,两天没打电话、和清野九条的打情骂俏,玫瑰花的事情,这些一股脑全忘到脑后。

    她接过渡边彻的书包:“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不饿,跑回来跑饿了,刚刚好。”渡边彻换上属于他的拖鞋,这是小泉青奈买的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客厅,看见晃子难得脚放地上的坐在那,她脸上摆出教室里训斥学生的威严。

    她长得偏瘦,算通常意义上的好看,沉着脸又很严厉,足以让学生不敢抬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晃子老师这是丢钱了?还是相亲失败了?”渡边彻装作不知情地在餐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丢……哼。”晃子用‘你最好自己交代’的神情气哼了一声,真准备把渡边彻当学生教训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生理期?”渡边彻天真地说,“记得多喝热水和保暖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先吃饭吧。”小泉青奈坐在渡边彻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就帮他吧!”晃子端起饭碗,吃了两口,又开始训渡边彻,“你玩的都是些什么游戏?妹妹、姐姐?还有社团里那些下流的?”

    不说教师系列啊。

    渡边彻知道晃子总是看他不顺眼的原因,她只是担心小泉青奈的幸福,为好友的将来感到担忧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眼里,小泉青奈的恋情注定是一场悲剧,甚至怀疑渡边彻愿意和她在一起,只是出于少年有一个女老师做女友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有这样关心小泉青奈的好友在她身边,渡边彻只会高兴。

    至于晃子对他的态度,差点就差点,他会用时间证明一切——他会一直和小泉青奈在一起,对她好。

    “小泉老师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好吃吗?”小泉青奈问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穿得很好看,我在课上根本挪不开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泉青奈沉着漂亮的脸蛋,“上课要认真听,不要整天想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小泉青奈心里一跳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就对了。”这么说着,她心里涌起强烈的后悔。

    真的不看了吗?上课盯着老师看不是很正常吗?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个啊?说少看一点也可以啊!

    饭也不想吃了,浑身没劲,以后还要不要认真打扮、穿好看的衣服?

    “真想快点考试。”渡边彻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泉青奈感觉今晚的菜又好吃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五月七日,距离考试还有二十天,再加上出成绩,要到六月初两人才能抱一次。

    ……好漫长。

    早知道当初答应渡边彻的要求,抱三次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话,全国第一就要接吻……

    小泉青奈假装吃饭地低下头,脸色羞红一片,她刚才甚至在想:如果渡边彻把他的、他的舌……伸进自己嘴里,自己一定会非常生气地咬他!

    不过不能太重,舌头被咬会很疼。

    接吻的话,舌头到底是什么感觉呢……

    “你大学毕业准备做什么工作?”晃子又问渡边彻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大概会做一个无所事事的上门女婿?”

    “上门女婿?那青奈怎么办?就算她能养活自己,但作为男人,你一点也不打算为她付出吗?”

    渡边彻看了看小泉青奈,她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,菜也不吃,只吃碗里的米饭。

    就像晃子说的,在对未来忧虑吗?

    毕竟是女性,就算年龄稍大,同样渴望从男友那里获得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”渡边彻放下筷子,正经危坐,“我买下这套公寓送给小泉老师,然后再给她五亿円。”

    “多、多少?”晃子张着嘴巴,刚才严厉的女老师不见了,变成普普通通的女青年。

    宫崎美雪也惊讶地看着渡边彻。

    渡边彻没理她们两个,扭头对小泉青奈说:

    “小泉老师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还是学生!”小泉青奈的反应很激烈。

    渡边彻还以为他哪里做错了,但看到她红润的鹅蛋脸,略带水汽的双瞳,立刻明白了——他勉强算是实战和理论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说,等我毕业也行。”他重新拿起筷子,吃起晚饭。

    所谓房子、存款,只不过是为了让她们安心,减少对未来的担忧。

    对于渡边彻自己,这钱给,还是不给,没什么区别,不需要用钱来证明有多爱她们,证明自己永远在一起的决心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让她们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帮忙擦干碗,渡边彻回自己的公寓。

    “青奈!”晃子抓住小泉青奈的肩膀,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?!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了吗?!”小泉青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难道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?

    “那可是五个亿,还有现在这套房!有了这些,我们立马可以实现财富自由,再也不用考虑存钱的事,再也不用穷游了!下次去京都,可以住鸭川边的大套间!而不是挤民宿!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摇,小泉青奈本来就没听懂晃子说什么,被她摇得头更晕了。

    她抓住晃子激动的手臂:“你到底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青奈,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宫崎美雪叹气说,“我知道你可能不好意思,认为自己在认真的恋爱,不应该收这些,但作为未来的保障,先收下也不错,将来只要不是对方背叛或者有了孩子,哪怕分手,也可以还给他。”

    小泉青奈更糊涂了。

    孩子?谁和谁的?

    宫崎美雪继续说:“你和他做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做?做什么?”小泉青奈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男人和女人,还是情侣,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美雪!你在胡说什么!老师怎么可以和学生做那种事!”小泉青奈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青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,哪里有时间啊。”晃子脸上依然残留着对失去财富自由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就是!不对!这个有没有时间没关系,毕业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和渡边做那些事的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问问,不做也没关系。”宫崎美雪摆摆手,让她克制情绪,“不过,除了你,他有一个女朋友、两个情人,只有你不做,这样真的可以吗?男人的热情比药品保质期还要短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渡边是真心相爱,他也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小泉青奈很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两个的事情,我只是从男性生理角度给你提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生理角度?”明明没关系的晃子反而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什么深奥的事,简单来说,一天二十四小时,渡边少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想女人。”

    小泉青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女性呢?”晃子又问。

    宫崎美雪看了她一眼:“你自己什么时候想,大多数女性就什么时候想。”

    晃子年轻好看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:“我从来没想过!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去医院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偶、偶尔会想一次。”晃子含含糊糊地说。

    “一般女性不会想,看来你果然要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耍我嘛?!医生加老师,是最不能乱说话的职业,你说话前考虑清楚!青奈,你多久想一次?”

    “啊?我?我……”

    吵吵闹闹,三人明天还要上班,洗漱完早早回到自己房间,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小泉青奈躲在被子里,用手机搜索「十六岁少年多久一次」、「情侣交往后,一般什么时候发生关系」、「不发生关系的情侣的未来」等等。

    最后,她搜索「如何帮男友发泄烦恼」。

    那些知识,让她用被子捂住脸,半天没探头,最后热得实在受不了了,才喘着气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要帮渡边做那些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”小泉青奈使劲摇头,“自己可是老师,说好了毕业之前不能和他有亲密接触!”

    刚刚坚定信念,她转头又想:

    “毕业还有两年时间,这么长的时间,渡边和另外三个人做那些事,会不会对自己冷淡?”

    “渡边不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毕竟是年轻人,每天都在想这些事……”

    小泉青奈突然想起,那天渡边彻从后面抱住自己,两人身体接触的温馨,抵住自己臀部的炽热。

    她把脸埋在枕头里。

    总感觉,内心深处有一种渴望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美雪说的女人的欲望?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小泉青奈像个小女孩似的,使劲踢打双腿。

    踢打持续没一会儿,她累了。

    ‘如果,我是说如果,渡边向自己要的话,可以勉强给他一些小小的安慰。’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家娘子不是妖〕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〕〔万界圆梦师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时〕〔开局签到十万年〕〔神羽战尊〕〔宁凡小六子柳云烟〕〔我的姐姐是超模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凰妃演技太高超〕〔小精灵之第五天王〕〔厉少,夫人又把你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