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赵东苏菲花都兵王〕〔赵东苏菲〕〔都市潜龙〕〔战龙觉醒〕〔美女的近身龙卫〕〔都市狂龙赵东〕〔透视邪医混花都〕〔上门兵王〕〔商运红途〕〔极品女婿〕〔修仙琐录〕〔最狂上门女婿秦浩〕〔我靠科技种田兴家〕〔超级保安赵东〕〔生而为王〕〔龙王殿〕〔都市潜龙〕〔反派大佬的农家媳〕〔我竟然成了圣僧〕〔相公五行缺娘子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五十四章 事毕
    江宛扔下匕首后,不再看瘫在地上的靖国公夫人,而是转而对其余几位夫人道:

    “诸位姐姐们,咱们不如去赏赏花,留个清静地方给靖国公夫人上路。”

    气氛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靖国公夫人脸上又青又白,牙咬得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那把匕首朴实无华,就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江宛居高临下地望向伏在地上,下不了台的老妇,心里只有漠然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个男孩子忽然笑了一声,紧绷的氛围才为之一松。

    程琥看向缩在一角的李牍:“你还不去扶你祖母一把,老夫人也太不当心了,竟平地跌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给靖国公夫人递台阶,也是为江宛解围。

    李牍听他这么说,便动了,他欺负起人来极有主意,如今却畏手畏脚,一路左顾右盼,走得磨磨蹭蹭,叫老夫人又在地上坐了许久,才伸手将她搀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站稳,靖国公夫人阴沉地扫了江宛一眼,对扶着她的李牍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江宛岂能容她这么不明不白地走了,她那宝贝孙子可还没朝江辞道歉。

    她正要上前,袖子却被江辞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江辞低声道。

    江宛一怔。

    靖国公夫人这次是真的要走,倒不是做戏,只是在跨过门槛时,她忽然桀桀冷笑:“郑国夫人,咱们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和你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来日方长……”江宛咕哝了一句。

    春鸢则捡起了地上的匕首,这是江宛来之前问陈瑞护卫借的,还要还回去。

    靖国公夫人一走,在座的三位夫人便齐齐舒了口气,心头都升起了两分庆幸——还好江宛来了,否则还真没人压得住那个泼妇。

    可郑国夫人始终姿态从容,说话的声音也不大,怎么会叫人觉得她是个不亚于靖国公夫人的泼辣货呢。

    汝阳侯夫人挥去脑海中的疑惑,上前拉住了江宛的手:“今日真是多亏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怎么说起这话了,您对安哥儿的照顾,我心里都是明白的。”江宛道。

    她说着,看向跟着站起来的江宁侯夫人和太尉夫人。

    她表姐与她有一层亲戚关系,自然不急着向前,那孙夫人则温柔如水,见她看过来,立刻对她绽放了一个柔柔的笑,十分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汝阳侯夫人道:“都是我家仓哥儿不懂事,才累得安哥儿处处为他出头,今日的事,原是我照顾得不周到,叫安哥儿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汝阳侯夫人喊的也是江辞的小名,话中带出十分的亲昵来,嘴上能有十分,心里大约也有七分。

    “姐姐这话却不对,智者千虑,还有一失,你若是做到了十全十美,叫我们这些愚笨的可怎么活呀。”江宛与汝阳侯夫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江宛又道:“还未向孙夫人道谢,多亏了你家羿哥儿出头,才教训了那个出言不逊的李牍。”

    江宛说着,便俯身行了个福礼。

    孙夫人怎么可能任由她行礼,连忙快步把她扶住,道:“夫人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孙夫人又说了两句场面话,江宁侯夫人就拉住了江宛的手。

    “表妹,这一遭总是琥哥儿不对,我回去一定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江宛看了一眼好似事不关己的程琥:“琥哥儿也是不知道有人说了他表舅,不知者无罪,表姐可不许说琥哥儿不是。”

    江宁侯夫人:“可不是,这浑小子若真的让安哥儿磕着碰着了,那我定不能轻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江宛笑着看了程琥一眼,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几位夫人又说了些闲话。

    江宛到底是累了,大多是听,偶尔附和两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江宛见时间不早,便提出告辞,江宁侯夫人拉着她的手不放,道:“妹妹有空常来家里做客,叫我也多个说话的人。”

    江宛笑着应了,她正好也想找江宁侯夫人好好说说程琥的事。

    她又与汝阳侯夫人道别,容着江辞与郭仓也说了两句悄悄话。

    再三拒绝了汝阳侯夫人要将她送出去的要求,江宛才和江辞出了门。

    未料得孙夫人紧跟着她,也提起告辞。

    江宛想起孙羿方才的仗义出手,便在门边等了等。

    孙夫人出来时,见江宛特意等她,倒是很惊讶。

    江宛对她点头微笑,却叫了孙羿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羿哥儿。”

    孙羿转过头面朝她,却不看她,脸色微红,嘴角的黑紫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江宛对他一笑:“今日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孙羿的脸霎时间又红了一层。

    江辞见氛围古怪,连忙挺身而出,挡在江宛面前,对孙羿作了个揖。

    “今日多谢孙兄。”

    孙羿略略欠身道:“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孙夫人待孙羿说完后,笑着对江宛道:“夫人太过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摇头笑笑,并没有与孙夫人寒暄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她带着江辞先行离去,而孙夫人停在原地,看着江宛上了由粗使婆子抬着的小轿,才往前走。

    孙羿脸上已经一派平静,跟在继母身后,慢慢走着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孙夫人也坐上了小轿。

    可在婆子们即将抬起轿子时,孙夫人忽然撩开帘子,似笑非笑地看着孙羿:“羿哥儿,你竟认识郑国夫人。”

    孙羿拳头陡然握紧,面上却依旧平静无波,像往常一样硬邦邦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孙夫人的视线在他握紧的拳头上兜了一圈,然后含着一丝笑,放下了帘子。

    江宛则已经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江辞坐在她对面,忽然问:“姐姐,你不问我到底听见了什么话吗?”

    江宛正不知道看着什么发呆,闻言道:“我问了,你肯说吗?”

    江辞摇头。

    江宛:“那我还问什么,你不愿意说就不要说,我不会逼你的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江宛其实也有一些自己的猜测,江辞的逆鳞无非是家人,而能被李牍拿出来攻击的自然不会是江老爷子,那应该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被人说两句不痛不痒的闲话,江宛其实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她正为自己的豁达而自我感动着,江辞忽然按住她的手,犹豫地抿了抿唇,才问:

    “姐姐,你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话!

    我在怕什么?

    我什么都不怕啊。

    江宛下意识在心中否认。

    可是她看到了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心里恐惧的形状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斗战仙穹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