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农家长姐难为〕〔太傅他总想扒朕的〕〔赘婿天帝萧逸方清〕〔夙世今生:这个总〕〔从小鲜肉成为文娱〕〔甜妻密爱:总裁大〕〔我捧红了半个娱乐〕〔云千帆苏晴〕〔无限位面之绝对追〕〔逆天符皇〕〔陈平江婉〕〔总裁夫人很逍遥江〕〔大宋:八岁皇叔做〕〔江婉陈平〕〔我不想继承〕〔36888陈平江婉〕〔陈平 江婉〕〔总裁的私宠妻江瑟〕〔诸天无上仙尊〕〔唐诗薄夜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六十一章 途中
    “我非去不可?”江宛指着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福玉公主看着她认真道:“你去了,相平哥哥才能承认他为我吹过笛子,我都问他好多次了,他都说没有,我必须把你这个证人带去,逼他承认。”

    江宛干笑一声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可这本来就是她编的,难道她还能去逼魏蔺承认吗?

    不行,她绝对不能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们一起去吧。”福玉公主握住她的手,对她撒娇。

    江宛可耻地心软了。

    她反握住福玉公主的手,视死如归道:“去……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家里在紧锣密鼓地点嫁妆,客栈楼上在毁尸灭迹,眼前却还多给自己添了个麻烦,说不定还是个私闯军营的大罪。

    江宛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可江宛看着福玉因为自己肯定的答案而欢呼的样子,也忍不住被感染了,在笑起来的时候,她忽然觉得刚才的福玉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大眼睛泛着层水光,嘴巴可怜巴巴地抿着,看起来可怜又无辜,还刻意把说话的尾音拖得又长又绵——

    “娘亲,我也想喂巧嘴儿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福玉撒起娇来,竟然和圆哥儿那个小混蛋挺像的。

    江宛脸上的笑意忽然一僵。

    莫非,圆哥儿其实是皇帝的孩子,然后追杀她的其实是皇后的人。

    江宛若有所思地看向福玉。

    虽然荒谬,但是这个解释是最接近自己遭遇的。

    或许,她该想办法见一见这个皇帝。

    而眼下,她就有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听着福玉和余蘅讨论怎么混进军营的细节,江宛唇边多了一丝笑。

    他们的计划很简单。

    先由余蘅假传圣上的口谕,说自己是来巡查军营的,江宛和福玉则扮成护送他前来的金吾卫,因军营守卫森严,不能擅入,他们又没有手令,只有余蘅这张脸。所以到时候如果进不去,就退而求其次,让人把魏蔺叫出来。

    计划到这个地步,已经没有太多可完善的地方了,到时候见机行事比什么都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程琥忽然说:“我也想去。”

    他绷着脸,表情和语气都像在说“我不想去”。

    福玉懒得搭理他:“你见过谁出门带三个护卫?”

    江宛却觉得程琥去也好,毕竟法不责众,万一出了事,担当的人也能多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她说:“我还有三个护卫,凑一凑就是六个人,比两个人更合适。”

    福玉犹豫一瞬,扭脸指着程琥道:“那你最好安分一点。”

    程琥点头。

    见他难得这么服帖,福玉叫掌柜的立刻关门,然后把她带出宫的六个金吾卫排成一排,命令程琥扒掉他们的衣服。

    期间,骑狼带着热气腾腾的小食回来,见一排金吾卫苦大仇深地站在门口,一时不知道该进还是不该进。

    江宛立刻叫住他,和他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陈护卫办事麻利,血迹已经被清理了,翠露尸体则被裹在披风里,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江宛对着翠露的尸体,默默站了一会儿,才转头说:“福玉公主要带我乔装打扮去京郊大营,你们中留一个处理尸体,另外三个跟我去军营,陈护卫,你看谁留下合适?”

    陈护卫略一沉吟:“倪脍留下,其余人随我护送夫人。”

    江宛对此自然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她又叮嘱了倪脍几句:“务必将翠露好好安葬,然后你同春鸢回府去,替我给春鸢带句话,就说,一切按计划行事。”

    倪脍称是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几包吃的,你和春鸢分了吧。”江宛道,“骑狼,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匆匆说了几句,江宛立即领着陈护卫等人下楼。

    福玉正抱着衣裳上楼,见了她,立即道:“郑国夫人,我把衣服给你带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竟用了一副邀功的语气,与圆哥儿更像了。

    江宛立即赞道:“还是公主想得周到,谢过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福玉一步跨过几级台阶,到了江宛身边,指着几个护卫道:“你你还有你,都给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护卫看了江宛一眼,见她没有阻止,便带着人,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要去换衣裳的。

    金吾卫分甲胄和常服,她们俩当然穿不了甲胄,只能披件虎纹缂带的常服。

    江宛今日本就是男装打扮,头发已经束起来了,不过把银冠取下就是了。

    公主却有些麻烦,她自己不会梳头发,江宛也不会。

    她们俩换好了衣裳,江宛看着披头散发的公主,一时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她本想着下楼找春鸢上来帮忙,公主却一撩头发道:“没事儿,我九皇叔会梳辫子。”

    江宛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看着公主下楼叫余蘅的背影,她憋出一句:“你九皇叔还真是多才多艺。”

    多才多艺的余蘅便上了楼。

    他从福玉的钗子里挑出一根顺眼的,随手一撅,把钗尾上开屏的孔雀折了下来,随手扔在地上,然后用梳子,把福玉的头发从上到下顺了三遍。

    顺完后,他握着一尾乌黑的发,懒懒垂着眼,似乎在考虑该怎么束起来才好。

    一片日光透过半开的窗子落在他身上,把他纤长笔直的睫毛照成了朦胧的浅金色。

    他把福玉浓墨一般的长发分成了三股,然后不知怎么左右绕了绕,就把福玉的头发固定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又把那根断掉的钗子往发髻上一插,瞬间手指翻飞,发髻就绾好了。

    江宛看得目瞪口呆,不由想要为他喝彩。

    心中感慨,这样的本事,怕是连梨枝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念及此,江宛轻轻拍了拍脸颊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柔顺的梳头丫头,这是昭王,有人为了杀他曾经焚毁了一座楼。

    都不是简单人物啊。

    江宛不由叹息。

    都打扮停当后,余蘅领头,程琥和江宛的三个护卫两个在前面,两个在后面,江宛和福玉公主则骑马走在中间。

    江宛自己本来就会骑马,所以并不觉得艰难。

    程琥忽然勒马,放缓马速,落后到江宛身侧,问:“圆哥儿近来如何,还哭不哭?”

    “他如今开始念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念得好吗?”他虽问江宛,眼神却不住往公主身上瞟。

    江宛隐隐察觉了什么:“他大约是不大喜欢的,前几日还因不肯写大字被先生教训了。”

    “改日我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啊,圆哥儿正说想你呢。”江宛笑道。

    在马上的时间长了,难免腰酸背痛,江宛忍不住转了转脖子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转头的瞬间,她发现前方路边的草丛里,有一点很亮的东西。

    瞬间,她就想到那一夜擦着她头皮射去的箭,于是下意识大喊道: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最后一曲倾国倾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