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嫡女:邪王塌〕〔谍涯无痕〕〔田园重生之衣代天〕〔江策丁梦妍〕〔萧天策〕〔老公追妻火葬场〕〔盛唐不遗憾〕〔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〕〔重生八零:娇妻引〕〔薛凌程天源〕〔穿越封神我成了纣〕〔木叶之残火太刀〕〔凶案调查局〕〔至尊人生〕〔玩家入侵〕〔纵横天下〕〔网游之神级奶爸〕〔都市鉴宝金瞳〕〔被黑粉写死后我穿〕〔时光有你才灿烂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六十三章 回城
    余蘅把水囊放在桌上: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江宛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似乎知道不少内情?”江宛试探他。

    余蘅滴水不漏:“不知夫人说的是何事的内情?”

    江宛盯着他的脸,不愿错过一丝他神情的变化。

    余蘅含笑回望,一派坦然,似乎真的不知情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不过是会做戏,城府深罢了。

    江宛收回视线,把手里的水囊也摆在桌上,然后就环着胳膊,再没说话。

    余蘅见她脸拉得老长,便问: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江宛一挑眉,斜睨着他:“我生不生气与王爷有什么干系,王爷如此关心我,倒叫我心中生疑,莫非我与你还有过什么前缘不成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余蘅愕然瞪大了眼睛,倒叫那双含情的凤眼失了往日里的慵懒柔情,添了两分孩童似的单纯来。

    就在江宛以为他要笑自己自作多情的时候,他却说:“既被夫人看穿了,我便也只能如实相告,我确实对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语还休,单看神情确实有点那个求而不得的味道,只是调子拖得跟唱戏的似的。

    江宛不甘示弱,找了找哀怨的情绪,幽幽叹道:“还君明珠泪双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,蘅——郎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字恨不得转八个调,难度未免太高,江宛一时不慎岔了气,拍着胸口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在咳嗽声里,“蘅郎”道:“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咽下咳嗽,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营帐外忽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。

    江宛得意的神情一凝。

    莫不是刚才这些玩笑话都被那亲兵听去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握了拳。

    掌心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江宛倒抽了口凉气,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有伤。

    正是军营放饭的时候,魏蔺的亲兵也给他们各送了一份来。

    一个瓷碗里面装着黍粟掺半的饭,饭上盖着煮得发黄的菜和以及一块什么调味料都没有的猪肉。

    江宛皱着眉头看着那碗饭,实在觉得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边上却传来咀嚼声。

    余蘅已经动了筷子,他往嘴里送了口饭,嚼得很香。

    她总不至于连个娇生惯养的小王爷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江宛也开始吃起来。

    菜很咸,肉很腥,饭有一股霉味。

    但是她还是尽量吃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们吃完这顿饭后,魏蔺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带回了毫发无伤的福玉公主和程琥,以及江宛的三个护卫。

    福玉公主含羞带怯地跟在魏蔺身后,看起来没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江宛忙看向他们身后的陈虎,骑狼和徐堂。

    陈护卫走向她,压低声音问:“夫人一切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江宛见魏蔺似乎找余蘅有事要说,便道,“出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福玉是要跟着魏蔺的,程琥则选择跟着江宛。

    江宛和三个护卫走出了营帐,程琥缀在最后。

    在营帐外站定后,江宛立即问陈护卫道:“我没受伤,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骑狼为救公主伤了手,徐堂被惊马的蹄子扫了一下,身上擦伤了些,属下没受什么伤。”

    程琥背着手站在离江宛不远的地方,背对着他们,似乎什么也不想听。

    江宛收回视线,继续问道:“他们人不少,你们竟全身而退了?”

    陈护卫一低头,避开她的注视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有了猜测:“你如实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陈护卫:“王爷谨慎,安排了不少人手,所以属下才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江宛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跑了那么远也没人追上来,合着余蘅早就安排好了后手,大抵是要玩一遭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的把戏。

    江宛想着自己那声撕心裂肺的“救命”,忽然觉得自己委实像个笑话。

    没多久,营帐里的三个人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余蘅走在最前面,魏蔺落后他一些,福玉小步小步地跟在魏蔺后面。

    江宛看着他们走过,魏蔺忽然转过身,叫:“阿琥。”

    程琥一惊,忙跟上,走了几步,又回头看江宛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虽尴尬,却也正要跟上去。

    余蘅却半回了头,歪头笑道:“郑国夫人莫非要在此处留宿?”

    江宛暗暗咬牙,心道就算在这儿过夜,也不用你管。

    她几步走到福玉身边。

    余蘅才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福玉高高兴兴地挽住了她的手臂,脸上的笑容甜得发腻,哪里还记得要找魏蔺对峙吹笛子的事,简直见到魏蔺就已经晕头转向,欢喜得找不着北了。

    程琥则默默走在她们身后,忽然问:“你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腿长,几步就走到了江宛身边,低头看着江宛微微甩动的手。

    “骑马的时候磨的,应该没事。”江宛道。

    福玉便接话:“我小时候也常这样,所以太医院专门给我配了药,一回宫,我就叫人送给你一瓶。”

    见了魏蔺,福玉便已经心满意足,好似什么都乐意分享出去。

    江宛:“那就先谢过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叫我福玉吧。”公主愉悦地蹦了一蹦。

    到了营门口,便见四辆马车连缀排列。

    魏蔺转身对她们道:“因时间急迫,所以准备的马车粗陋了些,还请公主和夫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福玉脆生生道:“相平哥哥不必自责,我又不是那等娇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魏蔺对她颔首后,又看向江宛。

    江宛却很懂避嫌的道理,于是并不看他,而是看着公主道:“公主都没说什么,我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福玉满意地对她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各自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按理说,四辆马车分别归福玉公主,余蘅,程琥还有江宛。

    可是江宛想到除了陈护卫外,另外两个护卫都受了伤,虽然陈护卫说的轻松,但看起来都不是轻伤,于是跳下马车道:“我想骑马,徐堂还有骑狼,你们俩受伤了,去马车上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传来三声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余蘅和程琥,还有福玉公主都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福玉:“郑国夫人,你就和我坐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江宛倒是猜到了,公主为了在魏蔺面前显示出自己善良可人的一面,应该会让她上去一起坐,毕竟她的手伤了,骑不了马。

    这还可以理解,但是……

    江宛看看余蘅,又看看魏蔺:“您二位不会也想邀我一起坐吧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