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级农场〕〔司少,非娶勿撩〕〔重生娇妻震惊全球〕〔隐婚盛情:高冷总〕〔我能锻炼精气神〕〔天玄帝传〕〔一剑独尊〕〔韶华缘梦录〕〔冲吖~墨鱼丸〕〔陀螺之凡御世界〕〔冷面战神又撩又甜〕〔重生南非当警察〕〔仗剑走江湖〕〔点银烛〕〔我让亿万总裁恋上〕〔重生年代团宠小神〕〔至尊人生〕〔都市至尊〕〔我爸是大富豪〕〔废后她命中带煞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六十四章 包子
    余蘅泰然自若道:“我是想骑马。”

    程琥脸上划过一丝窘迫,忙跟着说:“我也是想骑马。”

    江宛点头:“那你们慢慢骑。”

    她一转头,便见骑狼捂着胳膊满脸不情愿。

    他伤了胳膊,除了手臂上溅了一片鲜血,其他地方看着还成。

    徐堂比他更惨,不知是不是被马拖行了,身上灰扑扑的,外袍千疮百孔地裹在身上,破烂处还渗出血迹来。

    江宛叹了口气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快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骑狼瞥她一眼,黝黑的大方脸上渗出一丝红晕来,真真儿是看不出才十八岁。

    徐堂中等身材,相貌普通,丢在人堆里也看不出来,却比骑狼能扛事,他道:“这是夫人的马车,属下本伤得不重……”

    江宛打断他的话:“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如果不听我的话,那就趁早滚回金吾卫去。”

    江宛发起狠来,倒有两分威慑力。

    徐堂果断不再多说,领着骑狼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骑狼恋恋不舍地一回头。

    江宛瞪他:“你要是敢中途跳车,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骑狼被她瞪得一个激灵,嗖地便蹿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江宛才小跑到福玉公主面前:“那我就厚着脸皮,蹭一蹭公主的车了。”

    福玉公主看着马上的魏蔺,心情甚好,小手一挥: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们俩在马车上相对坐着。

    福玉捧着脸,透过车帘,一脸陶醉地看着骑马护卫在马车边的魏蔺。

    江宛便戳了戳她的胳膊:“公主这样高兴,倒叫我好奇起来,魏将军到底是怎么英雄救美的。”

    福玉正愁无人倾诉,连忙拉了江宛的手道:“我正要和你说呢,你都不知道,相平哥哥如天神下凡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福玉说得喋喋不休,江宛则时听时不听。

    若她不曾猜错,今天她就会有进宫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皇帝素有仁厚的名声,应该不会动她。

    况且这次的事本就是余蘅托大,才害得他们受了惊,与她没什么干系。

    而她所要的,也不过是见一见皇帝,看看他对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从军营到城门一路,福玉反复说着魏蔺如何神兵天降。

    看小公主的模样,大抵是真的喜欢魏蔺,喜欢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可是魏蔺对她……确实看不出什么不同来。

    江宛试着换位思考,若是她的婚事全由旁人决定,大约心里也不会舒服的。

    这场婚约由福玉开始,说不定也会由福玉结束,而魏蔺身在其中,不能有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魏蔺能去怨恨谁呢?

    下旨的皇帝?求旨的公主?还是他那个放浪形骸,开一代公主荒唐之路的外祖母安阳大长公主?

    他谁也不能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车行至城门时,被一内侍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魏蔺上前与其交涉后,驱马到福玉公主的马车旁,道:“陛下宣殿下与我等进宫。”

    余蘅看他一眼,又朝车里道:“福玉,一会儿出了事,你照旧推给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福玉连忙响亮地应了一声:“那就多谢九皇叔了。”

    余蘅笑道:“你个小机灵鬼,怕不是早就想好了推托之词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虽是与福玉说的,但却不是说给福玉听的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雪亮。

    福玉公主早就熟知余蘅的套路,而她却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能来专门提醒一声,正是他的细心之处。

    江宛坐得更稳了些。

    本来知道要进宫,她还是很有些忐忑的。

    但福玉与她说起一会儿怎么把错全推给余蘅,江宛便顾不上忐忑了,只一味想把故事编得更圆满些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们路过了不少酒楼饭庄,福玉便悄悄喊起了饿。

    江宛好歹吃了些,公主和其他人却是不曾用过午饭的,不过刚才福玉一直兴奋着,没感觉出来,如今闻见了食物香味,才觉得饿得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可公主又不好意思让魏蔺知道她饿了,便可怜巴巴地推了推江宛。

    江宛心知肚明,便掀开车帘,刚要开口,却见走在她这边的是余蘅,而非陈护卫,于是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余蘅察觉到她的视线,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江宛便道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饿了?”余蘅诧异道,“你刚才吃得比我还多,这就饿了?”

    江宛瞪他一眼:“反正我就是饿了,你去买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余蘅单手握着马缰,另一只手对她摊开:“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江宛无语,又想要找陈护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魏蔺道:“我去吧,不知公主和夫人想吃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宛放下帘子,对福玉疑问地一歪头,福玉公主则杀鸡儿抹脖子地对她摇头。

    江宛便又掀了帘子,对魏蔺道:“公主是不饿,我想吃……”

    刚好路过一家包子铺,江宛记得这家东西还算干净,便道:“每样包子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马车便靠边停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没多久,魏蔺便从马车的窗口递了两个油纸包进来,江宛看了看福玉,便自己去接。

    魏蔺道:“两个油纸包里都各有一个牛肉馅儿的包子和一个猪肉馅儿的包子,有些烫手,夫人接稳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道:“多谢魏将军。”

    帘子一松即落,魏蔺只看见她素白的小半张脸。

    偏江宛又掀了帘子,仰面望过去,杏眼水润,下颌尖尖:“不知我的护卫……”

    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魏蔺心中默念。

    他借翻身上马,移开视线:“也给他们送了些点心充饥,夫人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江宛的笑顿时真了三分:“魏将军真是心细如发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却被福玉不满地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帘子又落下去。

    江宛一回头,见福玉抱着两个油纸包,恶狠狠地对她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错我的错,朋友夫不可欺的道理,我还是懂的。”江宛道。

    福玉的脸色才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不要吃?”福玉打开其中一个油纸包,但显然没有一点要分享的意思。

    江宛识趣地摇头:“我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吃的?”福玉问。

    “军营放饭,给了我一份,我就吃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福玉满是羡慕地看着她,“相平哥哥每日里就是吃这样的饭菜,好吃吗?”

    到底是天真的小公主,才会发这样何不食肉糜的问。

    江宛眨了眨眼,违心道:“尚可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难吃,非常难吃。

    福玉便叹了口气,她抽了抽鼻子,抬手擦眼睛:“相平哥哥真的吃了好多苦……”

    这飞来一笔的情绪让江宛有点蒙。

    她觉得跟魏蔺比起来,还是今日的自己比较惨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,尽管心疼相平哥哥,福玉还是津津有味地连吃了两个包子。

    甚至有点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奈何到宫门口的路并不长,没给她机会对第三个包子下口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斗战仙穹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仙国大暴君〕〔太古雷剑诀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