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级农场〕〔司少,非娶勿撩〕〔重生娇妻震惊全球〕〔隐婚盛情:高冷总〕〔我能锻炼精气神〕〔天玄帝传〕〔一剑独尊〕〔韶华缘梦录〕〔冲吖~墨鱼丸〕〔陀螺之凡御世界〕〔冷面战神又撩又甜〕〔重生南非当警察〕〔仗剑走江湖〕〔点银烛〕〔我让亿万总裁恋上〕〔重生年代团宠小神〕〔至尊人生〕〔都市至尊〕〔我爸是大富豪〕〔废后她命中带煞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六十五章 面圣
    余蘅等人下马,福玉和江宛也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下车前,福玉果断把剩下的包子塞进江宛怀里。

    所以江宛这初次进宫的经历,后来每每回想起来,就飘荡着一股浓浓的包子香。

    入宫需步行,他们一行人跟着引路太监,往皇帝的扶文殿走去。

    江宛正在思索,袖子却被人拉了拉。

    福玉公主凑到她耳边道:“你一会儿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江宛一惊。

    “什么见机行事?”

    福玉公主对她皱眉:“就是找个合适的时机,把包子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为了包子……

    江宛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江宛道:“公主随便找个宫人,或是叫她先保管着,或是叫她送回你的荟楹宫,等你从陛下那里出来了,直接回宫不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得专注,没料到前头人竟然停了下来,于是一头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江宛捂着额头踉踉跄跄地倒退两步,好在被福玉扶住了。

    余蘅回头看她:“在皇宫里聊得这样全神贯注不看路的,夫人是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那可未必。

    江宛敢怒不敢言,只按着额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余蘅面色一缓,正要再说些什么,却见扶文殿的大太监禄公公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禄公公生得一张白馒头一样的圆脸,说起话来尖声细气的:“列位,陛下召见。”

    福玉本在看江宛的额头,此时立即抬头望向余蘅。

    余蘅沉着地对她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福玉的嘴唇往下一撇,这是不信。

    余蘅便又拍了拍胸脯,

    这倒算了,他拍他的胸脯,可腾起的灰尘却被一阵风带到了江宛脸上,呛得她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这时候,江宛才想起自己和公主都穿着金吾卫的衣服,还都破破烂烂的,一行五人中,看起来最整洁的竟然是穿着一身朴实无华的灰衣裳的魏蔺。

    魏蔺的衣服上也不是没有灰,但他选对了颜色,而且,他的衣服没有破。

    那她的袖子是怎么破的?

    江宛看着裂成两半的袖口,怀疑自己真的失忆了。

    进扶文殿书房时,江宛跟在众人身后,按秦嬷嬷所说,低着头,只看前头人是走是停,是站是跪。

    她前方是余蘅,所以就担心这个尺度的拿捏就有些不准,毕竟余蘅是皇帝的亲弟弟,说不定连礼都不用行,但她又不是,那也不知是站着合适,还是跪着合适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刚掠过,只听扑通一声,她前面没人了。

    江宛慌张地抬头看去,见面前有张书桌,桌子后有个人,长什么样子没看清,她就迅速低了头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看见单膝着地的余蘅了。

    合着这位跪得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江宛叹了口气,也跟着跪下。

    倒也没比别人慢多少。

    膝盖刚着地,就听到一声有些低沉的男声道:“都跪着做什么,起来。”

    余蘅照例爬起来得最快。

    江宛自然也跟着他站起,这时候才觉得秦嬷嬷说的话很有道理,别人做什么就跟着做,省事不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余蘅道:“皇兄,其实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你说。”承平帝道。

    江宛忽然有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朕要听郑国夫人说。”

    江宛盯着余蘅背上的一块污迹,骤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余蘅闲闲往边上跨了一步,把舞台让给江宛。

    江宛回忆着和福玉公主商量好的话,艰难道:“回陛下的话,今日妾身本是要回娘家的,路上见了公主,便想着打个招呼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江宛发现了不对,按福玉公主的说法,她们俩是被余蘅劫持走了,可若是劫持,她们俩却明明白白穿着金吾卫的常服,总不能是余蘅给他们换了衣裳吧。

    陡然间一身冷汗,江宛支支吾吾道:“后来就……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后来如何了?”

    他问得云淡风清,落在江宛耳中,却是雷霆万钧。

    极度的压力下,催生了极度的冷静。

    江宛道:“听闻公主多日不见魏将军,所以有些惦记,妾身便给公主出了主意,可以改扮成金吾卫,跟着昭王殿下混进军营去,却不料路上遇见截杀,好在昭王殿下高瞻远瞩,派人灭了那伙强人,才保得我等毫发无伤。妾身有罪,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她迅速反应,将罪责都揽在了自己身上,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边上的一个是公主一个是王爷,总不能叫他二人替自己扛着,到底真相如何,皇帝心里一定是清楚的,她却不好不做这个姿态。

    皇帝又问:“福玉,你来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福玉看了看江宛,又看了看余蘅,满脸苦恼地上前一步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江宛偷偷抬头看了一眼皇上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大约四十不到一些,穿一身绛紫色的金龙衔珠长袍,身形高瘦,清癯文弱,眉宇间有一道深深的刻痕,似是个多思之人,眼神很是清明,看着公主时,神情温和。

    与江宛想象中截然不同,提起帝王,她便觉得他们威严阴沉,老奸巨猾,有一个算一个,全是想要长生不老的老头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见了,才觉得从前种种尽是偏见。

    承平帝放下一本折子,平淡道:“编好没有?编好了就快说。”

    福玉一跺脚:“全是我,都是我的主意,跟郑国夫人没关系,是我贪玩,想去找相平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这丫头说了回实话。”承平帝声音里含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郑国夫人倒是很有义气,把事情全揽到自己身上去了。”承平帝又说。

    江宛没料到皇上会突然提到自己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便干巴巴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笑完之后,才觉得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好在皇上似乎没觉得她冒犯:“你手里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我手里?

    一提手,手又开始疼。

    江宛用双手捧起福玉塞给她的油纸包,正要说话。

    福玉却笑嘻嘻地开口:“这是我特意为父皇带回来的包子,是儿臣的一片孝心。”

    “孝心?”承平帝大笑起来,“你三日里便要出宫七八趟,可有一回记得给朕带些东西回来?”

    福玉不满地咕哝:“给父皇带东西多没意思啊,入口前先有三个太监尝过了才行,等到父皇嘴里,怕是都要馊了。”

    承平帝无奈道:“你啊你啊,你就不怕把相平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福玉悄悄转头看了眼魏蔺,抿了抿唇,得意道:“相平哥哥才不会跑呢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斗战仙穹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仙国大暴君〕〔太古雷剑诀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