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赵东苏菲花都兵王〕〔赵东苏菲〕〔都市潜龙〕〔战龙觉醒〕〔美女的近身龙卫〕〔都市狂龙赵东〕〔透视邪医混花都〕〔上门兵王〕〔商运红途〕〔极品女婿〕〔修仙琐录〕〔最狂上门女婿秦浩〕〔我靠科技种田兴家〕〔超级保安赵东〕〔生而为王〕〔龙王殿〕〔都市潜龙〕〔反派大佬的农家媳〕〔我竟然成了圣僧〕〔相公五行缺娘子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七十一章 栖止
    家里的亭子自然是有名字的,宋吟爱附庸风雅,江宛听春鸢说,不光是亭子,宋吟还给院子里那个小水塘起了好几个名字,不过因为他觉得那几个名字都极好,难以抉择,所以迟迟没有定下来。

    他勉强算得英年早逝,没能给小水坑起一个相称的名字,大抵也是人生一大憾事。

    但是江宛早忘了这亭子的名字,故而想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仿佛依稀是叫栖止亭。”

    “丛竹中栖止,”江辞沉吟片刻,又问,“这是宋吟取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梨枝领着丫鬟们送了几碟点心果子上来,然后站在一边服侍。

    江宛挑了颗葡萄,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他倒是抱负极大。”江辞低声道,听着仿佛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江宛便问:“这名字背后可有典故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出自刘梦得的《令狐相公见示赠竹二十韵仍命继和》,高人必爱竹,寄兴良有以。峻节可临戎,虚心宜待士。”江辞微微撇了撇嘴,“众芳信妍媚,威凤难栖止。他起了这个名字,倒是自比为‘威凤’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也没什么,文人有些自视清高的傲气,实属平常。

    江辞是纯粹看那个宋吟不顺眼罢了。

    江宛本想笑他孩子气,心中却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宋吟自比为威凤,可说是他自怜抱负难展。毕竟他直到死前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从八品校书郎,的确没有施展抱负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他只有二十五岁,多少人在他这个年纪还不曾中举,他怎么就有了这般的感慨。

    倒有些心比天高的意思。

    或者,他就是为了前途,才容下了圆哥儿这个父不详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么圆哥儿的父亲到底是何方神圣,总不会是皇帝吧。

    宋吟:“姐姐想什么呢?若是要另起一个名字,我倒是愿意代劳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名字倒罢了,”江宛笑道:“倒是你这孩子喜恶全在脸上,怎么对宋吟就这样嫌弃了,反倒是对你的平侯兄却爱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江辞正要辩解。

    江宛又说:“可别叫我去读沈望的文章了,我没那个闲工夫。”

    听他姐这样不思好学,江辞忍不住扼腕叹息道:“天下又少了一个读平侯文章的人。”

    江宛无语地看着他,又吃了一颗葡萄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江辞也开始吃葡萄,他们俩沉默地吃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江辞又问:“姐姐,你为何如此?”

    江宛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若欲和离,未必没有更好的法子,操纵公论舆情,未必不受反噬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聪明,江宛不过请他去找程琥在街头巷尾散布些流言,他就知道江宛是要和离的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这又何尝是她愿意的?

    不过是她实在没有底气,才想借些民间的声势。

    不过江宛不愿意让江辞知道自己的处境,只笑着反问:“你是不是还想撮合我和沈平侯?”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姐姐与其设法和离,直接嫁人反而更容易。”

    江辞满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想嫁人。”江宛吃腻了葡萄,拍了拍手,梨枝便递了块温热的手巾给她。

    江辞有些困惑地看着她:“姐姐还想着宋吟?”

    江宛摇头:“只是不想嫁人,觉得嫁人没什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辞若有所思地皱着眉,“也好,这样我就可以照顾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笑着刮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江辞不知道在考虑什么,表情颇有些苦大仇深:“可是祖父很希望姐姐再遇良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希望自己能遇到良人啊。”江宛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“但是那个良人一定不能纳妾,而且要把圆哥儿视若己出,最好英俊潇洒,位高权重。”

    “满大梁也不见得能找出这样一个人吧。”边上听了好久闲话的夏珠不由感叹道。

    江辞却有些不赞同:“如今的世道,什么事情没有,兴许明日便有一个这样的人才落在了咱们家门口呢。”

    你的自信真是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江宛看着江辞睁眼说瞎话还满脸诚恳,一时有些叹服。

    江宛道:“无论如何,找不到这样的人,我是绝对不会成亲的。”

    夏珠即刻颇为同情地看了江宛一眼。

    江宛失笑,怎么看夏珠的意思,是觉得她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江宛伸胳膊,掐了把夏珠的脸颊:“反正头一条就是不许纳妾,成婚前先给我签字据,一旦逛窑子纳妾,立刻和离,家产全归我。”

    夏珠捂着被掐了一把的脸:“这也太狠了,哪儿能有这样的傻子……”

    江辞也深深觉得,这样的傻子怕是不多的。

    他与夏珠对视一眼,竟然与这位壮丫头有了惺惺相惜之感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吧。

    江宛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没有这样的男人,大不了她就自己过罢了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要她心甘情愿地和另一群女人被关在内宅里,过彼此煎熬的日子,还不如直接让她去死。

    她觉得妻妾关系让人窒息的地方,就好比一群人被塞在一个屋子里,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彼此,却没有人看窗外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就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姐姐想做什么都可以。”江辞最后说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颇感动。

    “那姐姐现在很想看你作画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天边忽然飘起了小雨,雨水顺着亭子翘起的檐角打在一丛碧绿的杜鹃上,如诗如画。

    江宛早晓得江辞画艺过人,便撺掇他画画。

    梨枝极上道地自告奋勇,回去取画具。

    江宛便与江辞边喝茶,边等着。

    江宛问他:“祖父总说你只爱读书的,怎么又想着学了画画?”

    “姐姐这是又不记得了,我小时候去你书房里玩,翻出父亲的遗作,却失手弄污,姐姐气得好几天不肯理我,我才学了画,廖先生总说,咱们姐弟二人在画上都有些常人不能及的灵气,是因为父亲画技极好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廖先生?”江宛总觉得有些耳熟,“我怎么记得安阳大长公主如今的驸马便姓廖,也是个画师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位廖先生,也因他与安阳大长公主的这段关系,祖父才没宣扬我与廖先生有过师徒缘分之事。”

    远处,梨枝撑着伞慢慢走来,月白色的裙子隐约在雾气般的雨丝中,显得很是袅娜清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梨枝便到了亭前,转身收伞,对江宛道:“程少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程琥?”

    春鸢点头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江宛问。

    梨枝答:“正在后门等着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一道有些玩世不恭的男声响起:“我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斗战仙穹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