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三国之从枪挑邹氏〕〔我是灵馆馆长〕〔医者无眠〕〔盛夏微光暖暖情〕〔寻龙迷踪卷一华山〕〔嫡女为凰:摄政王〕〔团宠真千金每天都〕〔三国从忽悠贾诩开〕〔春雷1979〕〔和网恋上司奔现以〕〔大唐之最强熊孩子〕〔杨辰秦惜〕〔无敌继承人〕〔废柴娇妻太倾城〕〔废柴王妃是块宝〕〔锦衣卫大人的宠妻〕〔太傅帮帮忙〕〔都市盖世君主〕〔武侠管理局〕〔大佬真的不想当团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七十二章 我想娶你
    江宛仓促间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雨中的少年抹了把脸,露出一张仍带着丝稚气的英气脸庞来。

    江宛惊讶地望着他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翻墙。”程琥道。

    他几步跳进亭子里,掸了掸身上的雨水,将湿漉漉的发丝将身后一捋。

    他环顾一圈,对江宛一抱拳:“表姨好。”

    又转向江辞,大抵是对着江辞那张脸说不出“表舅”二字,只含糊道:“你也好。”

    江辞也不与他计较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看他行完了礼,江宛指了指石凳。

    “先坐吧。”

    程琥大马金刀地坐下。

    江宛:“你竟是翻墙进来的,那敢问梁上君子,此番到底所为何来啊?”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自然要来讨赏。”

    江宛看他浑身都湿透了,身上隐隐透着股冰冷的湿气,忍不住偏了题:“我这儿可没有你能穿的衣裳,顶多让你喝碗姜汤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办成了这样大的一件事,你就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程琥抖了抖衣摆,落下一片水珠。

    江宛摊手,意思是我就这样了,你准备怎么着吧。

    江辞出来打圆场:“琥哥儿,你吃了午饭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程琥有些不自在道,他因矮了江辞一辈,也不知怎么,总觉得这个十一岁的小鬼头看他时透着股慈祥,让他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江宛听到他还没吃饭,立刻起了些愧疚,人家为她忙了这么久,要是没点表示,的确显得不到厚道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那等卸磨杀驴的人,更何况如今她还不曾成功过河,自然不能叫这座“小桥”塌了。

    “别坐在亭子里了,回屋去吧。”江宛起身道,“余事稍后再谈。”

    夏珠立刻给她撑开了一把伞。

    江宛一叠声吩咐下去:“叫厨下快快预备了姜汤,还有饭食,再问今日当值的护卫借一身干净衣裳,琥哥儿来都来了,不如干脆沐浴一番,梨枝,你去。”

    梨枝忙撑起伞,先往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夏珠则伺候着江宛往正房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才发现少了把伞。

    正要使人回去拿,程琥却道:“我这衣裳早已湿透了,也不差这几滴雨,你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江宛看了他一眼,看他被雨水浸湿的衣料贴在手臂上,隐隐能看出肌肉线条,身子骨看着还挺壮实,这才放心走进了雨幕中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这表外甥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江辞跟着她,也说:“没想到琥哥儿竟然这么尽心,倒该好好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得想法子备份谢礼,只是不知他喜欢什么,”江宛道,“到底是你们男孩子的事情,不如你帮姐姐想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虽都是男孩子,可却也……”江辞没说下去,

    “也是这么回事儿,那这事儿还是交给我来想吧。”

    江辞颔首:“看着时辰也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我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等程琥喝完姜汤,洗完澡,擦干头发,吃饱饭以后,江宛也已经送走了江辞。

    他们在偏厅坐下。

    江宛屏退众人后,问他:“今日之事可顺利?”

    程琥的手在袖里握了拳,反问:“你写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确实没撒谎嘛,只有一点点小小的夸张。

    江宛坦坦荡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程琥一时失语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去池州守了六年活寡,嫁妆几乎被克扣殆尽,得势些的丫鬟都能欺负她,好容易熬出头来京城了,一个管家也敢骑在她头上耀武扬威,支使小厮在内院里乱窜打听消息,还企图休了她。

    这种日子,她怎么忍得下来?

    程琥忍不住看向她。

    江宛微笑着:“全都是真的,要我发誓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程琥否得很快,他难得认真了几分,“我把这些话都散出去了,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宛:“你不是都猜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做郑国夫人,在你们眼中,是不是很好啊?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是觉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好,所以我不愿意做了。”江宛道。

    这不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程琥看着她,忽然笑起来:“罢了,反正是上了你这条贼船,下也下不去。”

    江宛看着他笑。

    室内静下来时,雨打在瓦片上的声音就格外清晰起来,廊下的巧嘴儿蹦来蹦去,不知道在叽歪些什么。

    江宛看着茶碗中漂浮的茶叶,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夏珠略显丰腴的身体在门口一晃,小步跑了进来,气喘吁吁道:“夫人,有人想闯进来?”

    江宛放下茶盏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孙家那个公子,他硬往里闯,护卫们也不敢下死手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既是孙羿,那就该是来报恩而非寻仇,江宛道:“没事,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夏珠忙出去传话。

    “今儿我这还真是八方来客,有翻墙的有硬闯的,”江宛嘀咕道,“大外甥,你先去里间躲躲吧。”

    程琥才站了起来,他粗粗的眉毛忽然一皱,又松开,露出一个有些轻浮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江宛踢了下他的小腿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程琥看了她一眼,本要说些什么,但还是摇了摇头,吊儿郎当地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江宛则端坐座上,等着迎接另一位少年人。

    很快,夏珠领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,走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少年身量颇高,一身雨色天青蓝的袍子被雨水泅染成淡淡的墨蓝色,步子迈得很稳,湿透的靴子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潮湿的脚印。

    江宛看向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孙羿之前眼中总有些畏缩,似乎不大喜欢被人注意,眼下却坦然回望,眼神很坚定,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,整个人都稳重起来。

    江宛虽有一丝讶异,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孙羿深吸一口气,眼睛很快地眨了几下,瞬间的局促如湖面上的涟漪般很快消失,湖水依旧深沉宁静。

    江宛端起茶盏,想喝口茶润润嗓子。

    孙羿语气中透着股郑重:“郑国夫人,我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江宛的牙就磕到了杯璧上。

    清脆的声响在江宛耳边嗡嗡回响,伴着那句石破天惊般的“我想娶你”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飘过六个大字——

    我可去你的吧!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开局签到如来神掌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爱你不能言沈姝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