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极品透视民工〕〔斗罗大陆之开局签〕〔顾念池遇〕〔我快亏成麻瓜了〕〔都市风云〕〔修仙满级后我重生〕〔陆先生偏要以婚相〕〔召唤之无敌世子殿〕〔神庭大佬重生记〕〔弃婿当道〕〔重生年代文孤女有〕〔我在名门正派做妖〕〔姜童司长夏〕〔因为怂所以把san值〕〔八零娇包好鲜甜〕〔师娘,我真是正人〕〔我靠算命爆红星际〕〔漫威有间酒馆〕〔千古第一圣贤〕〔随身空间之五十年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七十八章 解救
    “叫夫人失望了,我倒还苟延残喘着。”余蘅道。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音沙沙的,还喘粗气,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疼了。

    林护卫立刻蹲下,检查起昭王余蘅的情况来。

    林护卫:“是那种药?”

    余蘅的声音尚算冷静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量可大?”

    “一时疏忽,吃了半盏才觉出不对。”

    他们有问有答,江宛也都没听懂。

    她今日出门虽是想看戏,却不是想看的这出。

    要她说,这余蘅也真是命里带煞,她见他多面,没几回是安安生生的。

    而她想看的戏,却正演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汪勃被人兜头泼了一缸酒,气得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花楼里看热闹的看热闹,起哄的起哄,个个都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而小巷里的气氛却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林护卫:“殿下这伤……”

    余蘅摇了摇头,大抵是顾忌着江宛。

    江宛也不是没听出来,她咳了一声:“那不如林护卫先送殿下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眉来眼去的,真叫人看不下去,干脆都走。

    “回府是不成的,”余蘅仰头看她,声音低沉道,“夫人可愿收留我一夜?”

    这话被他说的……要不是江宛秉性正直,那必得想歪了。

    江宛抖了抖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就算不收留,也不能就把他扔在街上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也开口了,跟林护卫看着也有点情比金坚的味道。

    再者说,这昭王本来也不是她惹得起的人。

    那她就很该伸出援手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言重了,您愿意光临寒舍,我真是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也很怪。

    在这种奇怪的氛围里,倪脍道:“属下这就去找范驹,把马车牵过来。”

    余蘅:“我与郑国夫人不当同乘。”

    林护卫赞同:“那便找两辆马车来。”

    江宛一转头,分明从倪脍绿豆一样的小眼睛里看出了费解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要他凭空再变辆马车出来,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江宛同情地对他点了点头:“不如先让范驹将殿下送回去,我等正好去花雪楼里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她看戏之心不死。

    余蘅轻笑一声:“汪勃也在附近,倪脍,你去借一借他的马车吧。”

    他被林护卫扶着站起。

    明明看着没受什么伤,偏又极虚弱的模样,莫非真是中了什么奇毒?

    江宛心中腹诽着,面上却不露。

    林护卫一手扶着人,一手提灯笼,倒是有些不便。

    江宛道:“灯笼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好叫夫人沾手,”林赶虎一看缩在江宛身后的徐阿牛,“阿牛,你来。”

    徐阿牛自从见了昭王后,便像只小鹌鹑一样安安静静缩在角落里,一句话也不肯说,畏畏缩缩的。

    江宛上回与他闲聊,知道他还没过十六岁的生日,委实还是个少年人,见他真的有些怵昭王,有意为他解围,便道:“给我吧,这儿太黑了,握着灯笼总能叫我不那么害怕。”

    林护卫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徐阿牛一眼,终是没再说什么,把灯笼递给了江宛。

    “夫人拿稳些,别碰前边的木刺。”

    江宛嗯了声,握住灯笼,无声地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夜风隐隐送来笙箫声,也有酒客的调笑声夹杂其中,越发衬得这条巷子安静,静得宛如只有她一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江宛没话找话:“倪脍怎么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便听得某处传来一声女孩子尖利的哭叫声。

    江宛被吓得一抖,下意识往林护卫方向走了一步,声音颤抖着:“什,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“似乎是从楼上传来的。”林护卫沉着道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之处是一条小巷子,两边各有一座花楼,前边是花雪楼,后边不知道是什么楼。

    江宛的声音还是有些抖:“听着是小孩子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把灯笼靠得近了些,一不小心便握了一手的木刺,扎得她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耳边又响起一声小女孩的尖叫,被风模糊得断断续续,像是被踩断脊梁的幼猫在濒死之际发出的呻吟,凄厉哀怨。

    江宛也顾不得手上的伤了,提高了声音道:“谁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徐阿牛憋出一句高亢的喊声:“我去!”

    江宛还没反应过来,徐阿牛脚尖在墙上一点,翻身上了楼顶,然后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江宛就沉默了。

    所以徐阿牛到底为什么这么害怕昭王?

    约莫一刻钟后,倪脍回来了。

    倪脍气喘吁吁的:“马车已经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半刻钟,徐阿牛翻墙过来了,腋下还夹着一个小孩,看着像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江宛:“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徐阿牛摇头。

    江宛:“方才是她叫的?”

    徐阿牛点头。

    他就是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江宛也拿他没法子,只好继续问:“那你是想救她,才把她带出来了?”

    把灯笼凑近,仔细一瞧,这孩子脸上脏兮兮的,眼睛紧紧闭着,手被绑在一起,脚也被捆着。

    江宛忙道:“快给她解开。”

    她随手把灯笼往边上一送,拍了拍手上沾着的木屑,就低头给小姑娘解绳子。

    解着解着,她觉出不对了。

    她每碰这小姑娘一下,小姑娘都会抖一下,这也不像个昏迷的反应啊。

    但江宛到底没点破,给小姑娘把绳子解了,然后从徐阿牛怀里抱过来,对倪脍道:“马车呢?”

    “这就让牵过来。”倪脍去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江宛等人就到了巷口。

    上车前,江宛特意看了汪勃那辆马车,见驾车的是倪脍,心中便有了些猜测。

    只怕这马车不是借来的,而是抢来的吧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也并不是担心汪勃该怎么回家的时候,她自己还一脑门官司呢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眼还在装晕的女孩,再想想另一辆车里的昭王,江宛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内院不大,要将余蘅神不知鬼不觉地运进去,怕是很难,要藏住就更难了。可若是将人藏在前院,也不太合适,宋管家便在前院住着。

    还有这个小姑娘……

    江宛掏出手帕,帮女孩子擦了擦脸上的脏污。

    她轻声道:“我家里有一个比你小一点的孩子,名字叫圆哥儿,一会儿回去了,要是圆哥儿没睡,便叫你见一见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姑娘还是不肯睁眼。

    江宛忽地想起今日春鸢似乎提过一个走失的小女孩,她父亲似乎姓郭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万族之劫〕〔全职艺术家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