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嫡女:邪王塌〕〔谍涯无痕〕〔田园重生之衣代天〕〔江策丁梦妍〕〔萧天策〕〔老公追妻火葬场〕〔盛唐不遗憾〕〔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〕〔重生八零:娇妻引〕〔薛凌程天源〕〔穿越封神我成了纣〕〔木叶之残火太刀〕〔凶案调查局〕〔至尊人生〕〔玩家入侵〕〔纵横天下〕〔网游之神级奶爸〕〔都市鉴宝金瞳〕〔被黑粉写死后我穿〕〔时光有你才灿烂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八十三章 素娥
    江宛皱眉:“我竟是因生圆哥儿才会受这种罪?”

    梨枝:“生了圆哥儿以后,夫人的癸水便一直不大爽利,有时候二三个月才来一回,听院里服侍最久的素娥姐姐说,夫人从前虽有些体寒,却也不至于如此,不过女人生孩子便如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身子总有损伤。”

    江宛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是能用这疼换来一个圆哥儿,也不是不值得。

    江宛:“你多说些话吧,不论是什么,别叫我一直想着这疼。”

    梨枝:“夫人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江宛:“就说说我吧,说说从前在池州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梨枝略一沉吟,决定挑些好的说,便道:“在池州时,夫人只得住一个小院子,圆哥儿也整日被拘在院子里,不比现在活泼,那时候夫人少言寡语的,却也总惦记着让圆哥儿高兴,于是领着奴婢们给圆哥儿在樟树上绑了个秋千,却不想桃枝个小妮子被人骗了,跟小厮换来的却是松垮的烂绳子,她一坐上去,绳子便断了,摔得她鼻涕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梨枝继续道:“素娥姐姐手艺最好,可惜去年被二夫人做主,放出去嫁人了,也不知过得如何了,夫人从前最爱喝她做的撷春汤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什么是撷春汤?”

    梨枝回忆着:“这可是素娥姐姐的秘方,奴婢只晓得要用嫩嫩的菜心来煮,那时奴婢去厨房换的菜都蔫蔫的,也就菜心能吃,未料得素娥姐姐却有点石成金的本事,能将素汤做得那样鲜美。”

    那汤大抵是真的好喝,如今不少吃不少穿的,梨枝想起来了,竟还要咽口水。

    但是再想到主仆几个缩在小院子分一碗素汤,江宛便有些唏嘘起来。

    江宛:“倒真是苦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再想起来,却也不觉得那么苦,”梨枝有些怀念道,“那时院里也没有什么小厨房,只有两个用来煎茶的小风炉,一个好用些,是跟二门的婆子换来的,一个不好用,是夫人陪嫁里的,因做得雅致,炉肚子瘪,所以火力小得多。素娥姐姐平日里便在胖风炉上煮汤做饭,在瘦风炉上煮茶温粥,厨房送来的膳食多是冷的,若是没有那俩炉子,咱们的日子就更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问:“这个素娥已经嫁人了,可知道嫁的是谁?”

    梨枝的面色顿时晦暗起来:“是二夫人做的主,年前办的,半夜里便把素娥姐姐带走了,素娥姐姐连包袱都没收拾。婆子们满口说她要享福了,听说是说给了二管家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江宛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如今家里这个可不就是池州宋府的二管家,看来梨枝这番话也是憋了许久了。

    江宛道:“既然素娥是做了宋管家的儿媳,那少不得问问宋管家。”

    不过如今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江宛想了想:“阿柔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她跟着夏珠呢,她二人倒是很有话说,奴婢方才是瞧了一眼,夏珠正描鞋样子,柔姑娘正跟着学。”说到此处,梨枝轻轻补了句,“是个有孝心的孩子,惦记着她爹呢。”

    江宛见她咬着唇,似有心绪难平,便道:“你若真想回池州,我绝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”梨枝低了头,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既然说了不想,江宛也不想在此事上多做纠缠,便道:“阿柔是个可怜的小姑娘,今年也不过七岁,叫夏珠好好照顾她,若她想家了,便宽慰些,可别叫夏珠像对池州来的陪嫁一般待她。”

    梨枝称是。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,我叫春鸢审三梅一家,她应该还没顾上,便叫她别忙着审,先把人关一关,吓一吓,除去三梅一家人,其余陪嫁便送去庄子上吧,留在府里干吃饭也不是个办法。”江宛慢慢说完了这些安排。

    “奴婢记下了,”梨枝点头,“王妈妈今日听闻夫人身体不适,还曾想来探望,奴婢方才竟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叹息:“她倒是个有心的,到底曾是母亲跟前的人。”

    梨枝:“奴婢再给夫人说些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江宛从善如流:“那便说说桃枝吧,她近日可有些怪。”

    梨枝噗嗤乐出了声:“这小妮子的事儿我可不敢说,怕她拧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说。”江宛催促她。

    梨枝道:“桃枝今年也十六了,这屋前屋外又是春光大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言外之意倒是很好猜,江宛笑起来:“桃枝竟开始怀春了,那她到底是惦记了谁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,”梨枝大约只觉得桃枝不争气,“不过前院那个小厮罢了,昨夜里夫人还见过,就是原先在书房伺候笔墨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竟是他?”

    谈兴一起,江宛也顾不上什么痛了:“长得倒是还齐整,人也还算稳重,只是不知道脾气如何,与桃枝可是两情相悦。”

    “若要问脾气如何,倒是好打听,他是否与桃枝两情相悦,奴婢却不清楚,只是见桃枝整日里痴痴捧着个荷包,料想着总不会是单相思吧。”说到此处,梨枝嘴角微垂,面上的笑意便是一苦。

    江宛却没留意:“那小厮叫什么?”

    梨枝又笑起来:“仿佛是叫凭舟的,他一直管着前院书房,平日里少爷也是要去那处上课的,桃枝又服侍着少爷,这一来二去的,想来便看对了眼。”

    江宛感叹道:“若是那凭舟是个靠得住的,这也不失为一段好姻缘。”

    说了好些话,江宛又累了。

    仍能听见外面隐约传来圆哥儿的声音,江宛揉了揉眼睛:“我困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梨枝便悄悄替她放下了帐子。

    江宛一时睡,一时醒,迷迷瞪瞪的,一晚上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江宛的精神头稍稍好了些,自觉小腹也没有那么痛了,兴许是痛着痛着便习惯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陪着圆哥儿和蜻姐儿用过早膳,便又窝在了床上,拿着本书,念给蜻姐儿听。

    还是那本《微著堂笔记》,她挑了一页讲北方风物的开始读,刚解释了半页,梨枝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江宁侯夫人来访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