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级农场〕〔司少,非娶勿撩〕〔重生娇妻震惊全球〕〔隐婚盛情:高冷总〕〔我能锻炼精气神〕〔天玄帝传〕〔一剑独尊〕〔韶华缘梦录〕〔冲吖~墨鱼丸〕〔陀螺之凡御世界〕〔冷面战神又撩又甜〕〔重生南非当警察〕〔仗剑走江湖〕〔点银烛〕〔我让亿万总裁恋上〕〔重生年代团宠小神〕〔至尊人生〕〔都市至尊〕〔我爸是大富豪〕〔废后她命中带煞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八十六章 深究
    明昌郡主笑得花枝乱颤,头上的点翠越滑越低,越滑越低,就在将落未落之时,明昌郡主抬了抬手,将那点翠又插进了发间。

    江宛不自觉跟着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明昌郡主对待她便多了两分真挚: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世上也不都是那种男人,譬如我儿子,就长得俊,功夫俊,那笔字,也相当俊。”

    魏蔺待人接物的确都谦和有礼。

    江宛附和道:“魏小将军的确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说到这里,明昌郡主意识到眼下不是显摆儿子的时候,于是呵呵了两声,又说,“其实宁小将军也是文韬武略,仪表堂堂,他姑姑虽贵为皇后,他为人却极为谦逊,在前线拼杀时,也都是冲在阵前,虽说外头传他嗜杀暴躁,全是假的,我亲眼见过,他文质彬彬的,比……比国子监那群书生还要文雅瘦弱些……”

    纵使他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,弱不禁风,绰号西北林黛玉,使的兵器是一杆丈八葬花锄,我也不能嫁给他啊。

    江宛道:“宁小将军的人品我早有耳闻,只是我确然不打算嫁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家家,话别说得那么满。”

    明昌郡主摇了摇头,似乎在感慨江宛还是太年轻。

    江宛想了想,自己一味拒绝,怕是明昌郡主也不信,只得换条路试试。

    比如问一问,这位宁小将军这样的家世功勋,为何要来将就她这个生了儿子的寡妇。

    这对寻常人家来说,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虽说江宛觉得自己天皇老子也配得起,但是世人与她所想,总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这背后定然还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宁小将军国之栋梁,又与我素未谋面,这委实是叫我有些受宠若金了。”

    “郑国夫人是觉得我贸然上门,有些惊着了吧。”明昌郡主抹了抹鬓角,“也怪我不曾把话说清楚,宁小将军此人若论起本事来,满京城的青年才俊里也是首屈一指的,他若来配你,的确是你高攀,可他确实年纪也有些大了,如今二十又四。”

    江宛配合地露出茅塞顿开的神情,然而又问:“二十四也不算太大,况且宁小将军是为国征战,才耽误到了如今,应该也不至于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他除了年纪稍稍大了一些外,从前其实也订过几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几门亲事?”江宛不由反问。

    明昌郡主轻笑一声:“不过是之前与他定亲的小姐,命都不够硬罢了。”

    郡主八风不动,坐得极稳。

    江宛却险些喷了一口茶出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也不晓得这话是在夸她命硬,还是在嘲她命硬。

    命硬也不是什么好话吧。

    明昌郡主果然是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,说起话来也不大过脑子,这话被她说得,要是落在心窄些的人耳里,岂不像她刻意在推人进火坑,咒人被克死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解释,我还是头一次听说。”江宛道,“但是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明昌郡主打断她:“命数上,你们尽可以算一算,至于人,你也很该见一见,见完之后,再下定论也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倒有理。

    江宛知道自己再拒绝就不合适了,于是点了头:“我听您的,不论成不成,都先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聊到这里,明昌郡主才露出了满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闲话,明昌郡主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江宛还惦记着到底是谁托了明昌郡主,于是问:“不知郡主可愿意透露,到底是谁劳动您走了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明昌郡主眸光一闪,笑道:“与你说也无妨,其实是福玉那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竟是福玉公主?”江宛微露讶色。

    明昌郡主点头:“可不就是那孩子,见她表哥岁数也不小了还形单影只的,便想着给他做媒,然后就央了我来,我瞧着合适,便揽下了这个差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江宛自然不会说不信,恭恭敬敬地送走了明昌郡主后,她转身回屋。

    “绝不是福玉。”她喃喃道。

    以福玉的性子,要给自己的表哥做媒,肯定自己亲自来了,说不定还会立刻拖江宛去国舅府上见一见宁剡。

    小公主可想不出找个德高望重的长辈来做媒的主意。

    那会是谁?

    魏蔺吗?可他确凿实在京郊大营。

    而且这桩婚事倒不是不好,而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宁家是皇后母家,皇后所育的大皇子虽夭折了,但早早抱了四皇子养在身边,上次宫里见了一面,福玉倒是很护着他。四皇子年纪虽小,资质未明,若只要能活到争储的一天,赢面也不小。

    宁小将军日后的权势不敢说,可富贵是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纵使宁剡有克妻的名声,也不至于就将就了一个寡妇。况且,能说动明昌郡主出面,宁家那头也必是知道的,那宁家又为什么要娶一个寡妇进门?

    这倒罢了,江宛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明昌郡主还提起自己跟余蘅的流言,话里话外俨然是在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,不要痴心妄想,可就更是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江宛下意识道:“我和昭王八竿子打不着,若说魏蔺倒罢了,怎么会是昭王?”

    这家伙她可惹不起,他是长孙太后的心尖子,可别越传越不像话,真被有心人听去了,怕又是一场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江宛一时心焦起来:“春鸢,你可知外头怎么又有了我与昭王的谣言?”

    春鸢见她脸色不对,忙道:“夫人莫急,奴婢这就遣人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打听的事就交给齐管家吧,你跟我回娘家,”江宛捂着头,“一个两个全希望我嫁出去脱身,我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回回回。”春鸢附和她。

    江宛:“把梨枝桃枝夏珠都带上,不对,桃枝要是走了,怕是要惦记前院那个傻小子,梨枝……”

    春鸢给江宛换了一杯茶:“梨枝姐姐似乎不大高兴。”

    江宛叹了口气:“她哭了?”

    “奴婢见她时,梨枝姐姐的眼睛红红的,本想问问,她却避进屋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沉默片刻:“那就让她留下看家吧。”

    一见魏郎误终生,也不知梨枝何时才能放下这段情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斗战仙穹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仙国大暴君〕〔太古雷剑诀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