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顾少,你媳妇的马〕〔婚婚蜜爱:顾先生〕〔收了那个琢玉郎〕〔异世丹帝〕〔开局唱歌奖励千亿〕〔赵东苏菲花都兵王〕〔绝代神婿〕〔洪荒之请祖宗为巫〕〔李有为〕〔我的傻白甜老婆〕〔上门兵王〕〔职场沉浮录〕〔奈何湛爷中意我〕〔起航1992〕〔吕战〕〔大隋第三世〕〔重生之赘婿夫君〕〔斗罗之最强场控〕〔无边神力〕〔千层雪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八十七章 表明心迹
    回娘家虽好,可江宛一转念,又想到娘家还有个沈望,祖父也喜欢他,弟弟也崇拜他。

    大抵还是逃不过被做媒的命运。

    不过祖父到底是个文人,相比明昌郡主和江宁侯夫人,应该还是比较矜持的。

    江宛下定决心,便对春鸢道:“不光要备车,你去把圆哥儿从前院叫回来吧,让桃枝给他收拾些衣裳,再让圆哥儿自己看着要带些什么,咱们去江府多住两天。”

    春鸢应是后,忙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江宛则想着还有什么没考虑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若是要在江府多住几日,最好还是让桃枝跟去照顾圆哥儿。

    家里没人看着也不行,梨枝心绪不佳,倒可以叫她独个儿待几天,她稳重,留下也合适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她就带走桃枝和春鸢,让夏珠留下,一是让她看顾着小阿柔,二是府中若真出了什么事,这丫头好赖懂些拳脚功夫,不会叫梨枝受了人欺负。

    如是安排一番,又用过了午膳,江宛便准备启程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江宛交代梨枝:“我去了江府后,宋管家若有异动,你即刻遣人去知会我,还有阿柔,也嘱咐着夏珠照顾好她,她爹的事还在查,叫她莫要心急,若是有了消息,我亦会即刻让护卫过来报信。”

    梨枝眼睛还有些肿,脸上却也看不出伤心的意思,此时笑着行了礼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若还有人上门,不论是谁,都如实相告,说我回了娘家便可。”江宛停顿一瞬,“还有,我这次走,并不是自己情愿的,而是被宋管家逼得不行,逃走的。

    梨枝心领神会: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  江宛看着她红红的眼睛,终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圆哥儿已经兴奋得不行了,跟小蝴蝶一样从内室里扑腾出来,又不知忘了什么,扑腾回去了。

    蜻姐儿被乳娘抱着,怯怯地望过来。

    江宛的心神便被柔软的小娃娃占去了。

    江宛是不想带蜻姐儿去江府的,她还那么小,骤然换了地方,怕会不大适应。

    可眼下,江宛一看见泫然欲泣的蜻姐儿,便觉得心里酸酸的,极为舍不得。

    她上前去,伸手:“蜻姐儿,娘亲抱你。”

    女娃娃立刻张开手要她抱,乳娘的手却紧了一紧,才将蜻姐儿松开。

    江宛抱住她:“蜻姐儿想去吗?”

    蜻姐儿把头靠在她肩窝里,浅浅的犹带着奶香的呼吸扑在江宛颈侧,却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江宛轻轻拍了拍她:“那就和娘亲一起去看看外曾祖父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,她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回了江府。

    因早遣人回去打过招呼,江辞依旧出来迎了她。

    他头一次见蜻姐儿,却也极有稳重的长辈风度:“这就是小外甥女吧。”

    可惜小外甥女还没学到“外甥女”这个词,似乎不觉得是在叫自己,而是缩在江宛怀里,全神贯注地摆弄着江宁侯夫人送她的蜻蜓簪。

    江宛本想告诉江辞蜻姐儿的大名,再一想,发觉蜻姐儿如今还不曾上族谱,并没有什么正经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蜻姐儿。”

    江辞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又说:“我早备好了见面礼,回头便给姐姐送去。”

    大人话说了半天,圆哥儿可有些不耐烦了,他扯住江辞的袖子:“小舅舅,放风筝。”

    这是上回江辞向他许诺的。

    江辞:“可我的风筝还不曾做好,不如咱们一起做吧。”

    圆哥儿点头:“那快去做。”

    甥舅俩就牵着手走了。

    江宛叫乳娘抱着蜻姐儿去小睡一会儿,自己则去找江老爷子了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晴朗,天空又高又远,叫人心里也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江宛就见祖父把玩着一个朴拙的黑陶茶壶,正闲适地趟在摇椅上。

    江宛提起裙子,跨过门槛,大声喊道:“祖父!”

    江老爷子被她吓了一跳,掏了掏耳朵,没好气道:“声音这么大做什么,我可还没聋呢。”

    江宛嘻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爷子又往她身后看:“怎么圆哥儿不曾来?”

    “和他小舅舅去做风筝了,”江宛鼻子一皱,“本是今日来放风筝的,眼下看来,怕是明年今日,才放得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活泼泼的,倒是瞧不出受了婆家多少磋磨。

    江老爷子神情一缓,正要说些什么,石径上却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沈望从屋后转出来,提着把沾满泥的锄头,粗布麻衣,竹冠束发,却依旧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他对江宛一笑,因想行礼,于是把锄头小心翼翼地立在了身边,自己作了个揖:“郑国夫人。”

    行完礼后,他直起腰来,

    江宛正要对他点一点头,便进屋去。

    却听他“啧”了一声,握住边上立着的锄头,把锄头棍儿往江宛的方向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自己也弯了腰,又和锄头一起,向江宛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江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望却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劲,他态度自然地对江老爷子道:“学生已经把那块泥地从头到尾锄了一遍,不知先生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江宛重重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江老爷子的视线在江宛和沈望之间打了个转,然后装模作样地呵斥道:“你这一身臭烘烘的,快下去换身衣裳吧,郑国夫人都被你呛得喉咙痒痒了。”

    “祖父!”

    怎么还就阴阳怪气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沈望才是他亲孙子呢。

    江宛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江老太爷只当不知道。

    沈望拄着锄头看着他们对峙,脸上露出淡淡的温和笑意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。”江老爷子对沈望道,又朝着江宛的方向努了努嘴,

    孙女猛如虎啊。

    沈望无奈道:“那今日就不播种了?”

    “还是改日吧。”

    沈望把锄头交给了边上伺候的小厮。

    春鸢正捧了茶和点心上来。

    江宛想去祖父书房消磨时光,便对她使了个眼色,叫她跟着自己去。

    可刚走了一步,却被人叫住。

    沈望道:“郑国夫人,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江宛皱着眉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穿着短褐,丝毫不像个农人,但也不会叫人觉得不伦不类的,依旧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看在这张脸的份上,说就说吧。

    江宛伸手:“请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万族之劫〕〔全职艺术家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