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农家长姐难为〕〔太傅他总想扒朕的〕〔赘婿天帝萧逸方清〕〔夙世今生:这个总〕〔从小鲜肉成为文娱〕〔甜妻密爱:总裁大〕〔我捧红了半个娱乐〕〔云千帆苏晴〕〔无限位面之绝对追〕〔逆天符皇〕〔陈平江婉〕〔总裁夫人很逍遥江〕〔大宋:八岁皇叔做〕〔江婉陈平〕〔我不想继承〕〔36888陈平江婉〕〔陈平 江婉〕〔总裁的私宠妻江瑟〕〔诸天无上仙尊〕〔唐诗薄夜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八十九章 晖凤宫
    “苦肉计?”春鸢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江宛把笔架在笔搁上:“具体该怎么办我还没有想好,大抵就是想在众人面前坐实他是个混蛋罢了,坊间如今的流言多是说我之所以受了欺负,是因为父母双亡,娘家没有得力的人,还有就是我自己软弱,立不起来,倒叫宋家人清清白白起来。”

    春鸢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道:“奴婢倒有一计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春鸢微微一笑:“宋管家要对奴婢用强,奴婢为保清白,逃出府去,到大街上找人求援。”

    “主意不错,”江宛道,“但是宋管家不见得会配合,若只有你从门里跑出来,未免不太能取信于人。”

    春鸢低头想了想:“那就再请陈护卫他们帮忙演场戏,换上家丁的衣服,要强捉我回去,再叫徐护卫扮一个路见不平的侠士,前来救我,与陈护卫厮斗在一处,最后不敌,受伤离去,他们又要抢我进府,此时,夫人从宫里回来了,正巧救下了我。”

    春鸢说得忘情,一时竟连手里拿着墨条都忘了,竟整个攥紧了手里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时,看着满手的墨汁,不由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再看江宛,正满脸佩服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春鸢一时有些不好意思:“夫人,奴婢就是随便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洗洗手吧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本就准备了清水,春鸢在江宛的示意下取用了。

    江宛笑道:“从前倒不知道你有这样的才华,我看写话本的都没你强。”

    春鸢抽了手绢擦手。

    “你将来若……”江宛顿了顿,“若不愿在我这儿干了,大可以去写话本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哪里有那个本事,且连笔都握不稳呢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讲,春鸢欢喜的笑却是遮不住的。

    江宛对她招手。

    今日倒真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天知道她一开始只准备让春鸢背着小包袱假装被赶出了府。

    江宛:“那你去和陈护卫几个打个招呼,请他帮忙,只是,若是最后要我来救你,你又怎么知道我何时出宫?”

    春鸢心里却早有安排:“这虽有些难办,只是我们可以先派人在宫门口看着,一见夫人,便抄近路回来报信,陈护卫几个身上有功夫,脚程应该不慢,人回来了,我这边就开演,夫人的马车也能刻意走得慢一些,打个时间差,容我们演完这场戏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这倒也可以,反正只要打起来了,我早到一些也没什么,不过,你最好叫陈护卫装扮些,把脸涂黑些,粘些胡子什么,别后头被人认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夫人放心。”春鸢抿嘴一笑,却又有些忧虑道,“奴婢这里倒是简单,只是夫人进宫如何周旋,就有些难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笑着看她一眼:“这时候不觉得我惊世骇俗了?”

    春鸢摇头:“夫人这么做都是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倒像桃枝的口气。”江宛调侃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但一低头,看着纸上那个不怎么圆的圆圈时,江宛的面色却渐渐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倒不该让秦嬷嬷那么早便离开,否则今日大可以问问进宫可有什么忌讳。

    如今两眼一抹黑,倒是很难办。

    不过她到底还有个祖父可以问问。

    江老爷子这半辈子,肚里不知道装了多少宫闱秘事,只恨无人倾诉。

    江宛愿意听他说,老爷子不知道有多欢喜,毕竟他的积年老友杨柏源可是个为人耿直的,老爷子每次想找他说点旁人的闲话,杨学士便要一句“背后莫言人是非”甩出来。

    叫江老爷子憋屈极了。

    他们用过晚膳后就开始谈,直谈到月上柳梢,因江宛明日还要进宫,必得养足了精神才好,江老爷子才住了口。

    回去后,江宛也没闲着,而是将老爷子所说的东西全都梳理了一遍,然后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今没有什么子女缘,女儿活下来的只有福玉公主一个。

    早些年承平帝因与皇后感情好,所以多年来膝下只有皇后所出的大皇子与福玉公主一儿一女,另外就是郭贤妃所出的二皇子。

    等到承平帝登基后,孩子一下便多了起来,连着出生了三位皇子,不过两年前,十二岁的大皇子却因意外过世了。

    大皇子去后,皇后悲痛难抑,皇上便做主将失了亲生母亲的四皇子抱进了晖凤宫中。

    如今圣上后宫中的妃子也不多,仍有妃位空悬,其余三妃分别是出自汝阳侯府的郭贤妃,还有出自信国公府的屠顺妃,还有一位是户部尚书的嫡女钱良妃。

    三妃中,郭贤妃有二皇子,钱良妃因生育了三皇子才得晋妃位,只有屠顺妃没有生育过。

    四皇子的生母是宫女,早亡,五皇子的生母是兵部郎中家的女儿,听说为人低调。

    可江老爷子知道的其实也就是这些,之所以聊得久了,是因为他嘴里说着郭贤妃出自汝阳侯府,然后便要点评一番汝阳侯府的郭仓与江辞交好后如何如何,说起屠顺妃是信国公屠家的,便要损一损屠家铜臭气中,明明一窝子奸商,封号却是“信”,真是好没道理。

    虽说江宛还是稀里糊涂的,但时间不等人,次日她还是起了个大早。

    她头一回递牌子进宫,便等了两个时辰,才被放进了宫里。

    朝服又厚又重,她走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她忽然记起,原先为了把声势闹得再大一些,她其实想过跪在宫门口为自己伸冤,不过一旦跪了,就有了胁迫的意味,她已经企图借舆论左右皇帝的判断,再多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东想西想的,她倒也不觉得宫道太长了。

    很快,她便站在了皇后居住的晖凤宫门口。

    引路的小太监对宫门口候着的宫女的行了个礼,二人说了两句话,那小太监就转身对她道:“这便到了,奴才功成身退,夫人跟着粟殷姐姐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宫女粟殷旋即笑盈盈地上前对江宛行礼:“夫人跟着奴婢走吧。”

    江宛敛衽低头,算是还礼,而后就跟着粟殷朝里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宫里和旁的地方也没什么不一样,只是红墙琉璃瓦,看起来到底气势恢宏一些。

    江宛一路低着头,却因为不断走神,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一个踉跄踩住了裙摆,哐叽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天地间都静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最后一曲倾国倾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