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嫡女:邪王塌〕〔谍涯无痕〕〔田园重生之衣代天〕〔江策丁梦妍〕〔萧天策〕〔老公追妻火葬场〕〔盛唐不遗憾〕〔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〕〔重生八零:娇妻引〕〔薛凌程天源〕〔穿越封神我成了纣〕〔木叶之残火太刀〕〔凶案调查局〕〔至尊人生〕〔玩家入侵〕〔纵横天下〕〔网游之神级奶爸〕〔都市鉴宝金瞳〕〔被黑粉写死后我穿〕〔时光有你才灿烂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九十三章 波折
    牛公子听得陈护卫的话,却静悄悄气红了脸,指着地上的小厮,对陈护卫怒道:

    “我这小厮虽不该出言不逊,可贵府的护卫脾气也太大了,竟下了这样的重手,本就是一句半句话的事罢了,回府后本公子自会教训他,何须尔等越俎代庖!”

    可笑这牛公子气得都快厥过去了,却不愿意弯腰扶一把他的忠心小厮。

    江宛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这样颠倒黑白,她可不愿忍。

    毕竟今日在皇宫里,她已经忍得够多了。

    可她刚要说话,骑狼就跳了出来,又被陈护卫捂着嘴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陈护卫:“说起冤枉,我家主家更是遭了无妄之灾,这位公子口口声声要教训下仆,可若公子有半分的御下之能,又怎会容忍恶犬对无辜路人乱吠。”

    骑狼扒下陈护卫捂在他嘴上的手:“替你打狗,你该谢我才是!”

    牛感召涨红了脸: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文人骂起来架来,就是这样笨嘴拙舌的,真叫人觉得可怜。

    江宛心道,这位牛公子下一句兴许就要自报家门,企图震慑她,顺便让她等着了。

    可惜牛公子的小厮痛劲儿过去了,扶着腰,颤颤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厮倒是比他主子脑子明白:“少爷,咱们还是走吧,这人都看热闹呢。”

    江宛的马车还没牵走,堵了半截路,人群自然有些拥挤起来。

    牛公子倒是个要脸的人,见人群聚集,恶狠狠地瞪了江宛一眼,倒也没放什么狠话,便一甩袖子走了。

    江宛看着他灰溜溜的背影,一时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牛公子走了,梨枝才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梨枝是今晨才被范驹接回来的,正巧春鸢要去宋府演戏,桃枝还要照顾圆哥儿,江宛便把马车上伺候的差事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方才本想下车,却见江宛摇头,才忍住了,此时忙走到江宛身边。

    梨枝心有余悸道:“那登徒子可算是走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怕什么,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小杂碎罢了。”

    但到底还是要问问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若是得罪得起,便罢了,若是得罪不起,总要有个应对。

    “他方才管自己叫牛感召,京城里可有这样一号人物?”

    一边往银楼里走,江宛低声问了春鸢一句。

    春鸢道:“若是姓牛,倒该与兵部尚书是同族,‘感召’像是表字,也有些耳熟,似乎是兵部尚书家二少爷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江宛问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春鸢欲言又止:“他今日竟只带了一个小厮出门,有些古怪,又来这姑娘家喜欢光顾的银楼,就更古怪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道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看那牛公子今日也是细心装扮过的,又听说他要与孙家大小姐定亲了,可若是要见孙家大小姐,应该是极尊重的。”

    江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带人,说明是要避人耳目,细心打扮,说明是要见心上人,可若是要见与他定了亲的孙润蕴,则会更郑重些。

    那么,他要见的会是谁呢?

    “派人跟上去。”江宛道。

    银楼里引路的伙计将他们送进了二楼的隔间里,上了茶水,又带人送了两匣子新样式的首饰上来,供江宛挑选。

    春鸢下楼找了个护卫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。

    楼上的梨枝,却也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“方才听春鸢姐姐提起孙小姐定亲的事,奴婢倒有一事不知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江宛捏起一根半开月季玉簪:“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梨枝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想到桃枝这些天里痴痴捏着荷包的模样,终是一咬牙道:“桃枝心里有了人,可那人心里却也有了人。”

    桃枝有了心上人,江宛自然是乐见其成的,眼下听梨枝的意思,他们却不是两情相悦,竟是桃枝单相思,那凭舟心中另有了爱慕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那个叫凭舟的与桃枝好了后,又喜欢了旁人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桃枝害羞,至今也没与那凭舟挑明,是奴婢听婆子们闲聊时说起,那凭舟腰间的香囊是女子所赠。”

    江宛将月季簪放在一边:“那便还是没有定论,要我说,就该让桃枝干脆些,与他直接挑明了,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梨枝叹了声气:“桃枝就是忸怩的性子,可恨她偏就没这个胆子与人挑明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若那小厮真的另有所爱,还是该及时止损,就是不晓得桃枝心里到底怎么想,回府后,我倒是很该找她谈谈心。”

    梨枝:“夫人记得婉转些,她别的事都天不怕地不怕的,只说起这个,脸皮薄得很。”

    江宛又挑了一只簪子出来:“怪道她整日里姐姐喊得勤快,你待她的确是极上心的。”

    她索性给府里的四个大丫头每人都选了一支簪子。

    想起府里还有两个小的,江宛便又给蜻姐儿挑了支蜻蜓珠花,给阿柔挑了支芙蓉珠花。

    江宛:“府里的阿柔如今怎样了?”

    梨枝将簪子分别装进匣子里:“柔姑娘还寸步不离地跟着夏珠,不晓得的,还以为是夏珠的亲妹子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可她到底是有个爹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爹不知去了何处,竟然还是杳无音讯。

    春鸢不久前还在京城见过他,他应该也不会往其他地方去才是。

    梨枝安慰道:“我看柔姑娘住在府里也不错,她与夏珠相处得好,住得也习惯,府里多了她,也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一直找不到她爹,自然只能如此了。”江宛转而道,“就要这几样,你下去跟伙计说一声,把钱结清,咱们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梨枝下去了。

    春鸢正巧上来,见了她便问:“夫人挑完了?”

    梨枝点头,又故意酸溜溜道:“夫人还给姐姐挑了支簪子,是姐姐最喜欢的玉兰花。”

    春鸢笑道:“有了我的,自然也不会少了你的,你这丫头,做什么喝醋的模样呢!”

    回了江府,下人说江辞带着圆哥儿出去钓鱼了。

    他二人近来总是不见人影,没人晓得他们野到何处去了。

    左右江辞是个有分寸的孩子,江宛也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喝了碗银耳莲子羹,她就想去找祖父,既要问问顺妃的事,顺便也想了解家里跟哪些公府侯府结过仇,有过什么龃龉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