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级农场〕〔司少,非娶勿撩〕〔重生娇妻震惊全球〕〔隐婚盛情:高冷总〕〔我能锻炼精气神〕〔天玄帝传〕〔一剑独尊〕〔韶华缘梦录〕〔冲吖~墨鱼丸〕〔陀螺之凡御世界〕〔冷面战神又撩又甜〕〔重生南非当警察〕〔仗剑走江湖〕〔点银烛〕〔我让亿万总裁恋上〕〔重生年代团宠小神〕〔至尊人生〕〔都市至尊〕〔我爸是大富豪〕〔废后她命中带煞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九十五章 寻找
    圆哥儿丢了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出现在江辞的脑海中时,像是一道压倒所有声音的惊雷。

    他看着衣裳乱糟糟的满脸是泪的鸣鹘,看着平静的像没有发生过骚乱的街道,看着弯腰捡起一盏破烂花灯的摊主。

    时间像是过去了很久,其实却只是短短一瞬。

    他冷静道:

    “程大,你回府报信。”

    “程二,你去府尹衙门报官,报祖父的名字,找杨大人,请他即刻派人过来封街搜查。”

    这是护院中的两兄弟,都飞快地走了。

    江辞看向摊主:“鸣鹘,方才那些人你可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鸣鹘难以抑制地抽噎起来:“记……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钱袋给我。”

    鸣鹘忙解了钱袋递过去,手抖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江辞握着钱袋,走向摊主,微笑道:“阿伯,方才的骚乱是因我的小厮而起。”

    他把钱袋递过去:“小小心意,就算是我给阿伯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他穿得不凡,一打眼便知道是富家公子,花灯摊的摊主被吓得腰都直不起来,也不敢接钱袋,把双手藏在身后,连声道:“可不敢,可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江辞依旧把钱袋往前递着:“阿伯若不肯收,我后头想请您帮忙,可就张不了口了。”

    那摊主四十许人,身材矮小,腰总是躬着,江辞虽只有十一岁,他站在个子不高的江辞面前,却也没显出高大来,看着更是干瘪瘦小,以致于江辞跟他说了好些话,竟连他的脸也没看清过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畏畏缩缩的人,又成日里低着头,怕是什么也看见,看见了也没胆子说,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江辞闭了闭眼,已经准备把钱袋放在摊位上便罢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那摊主竟然还是伸手接下了钱袋。

    摊主双手捧着钱袋:“少爷是想问刚才的那伙人吧。”

    江宛惊讶道:“你知道他们?”

    “多是些闲汉罢了,常年在这街上游荡,这条街上做点小生意的,谁没吃过他们的亏。”

    江辞紧张地舔了舔嘴唇:“你当时都看清了?”

    “多是些熟面孔,倒是有个人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江辞下意识问:“谁?”

    那摊主眼睛向上飞快一翻,瞥了他一眼:

    “那个抱走了一个小孩儿的。”

    江辞骤然向前一步:“你看见了!你看见了,为何不拦住他!”

    但很快,他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说。

    这摊主也是个辛苦讨生活的,怎么会平白找麻烦。

    摊主被他吓了一跳,缩着脖子道:“那人走得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往何处去了?”

    摊主低着头:“往东边,朝巷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辞观察着他的神情,忽然问:“你真不认识那个人?”

    摊主赔笑道:“真不认识,我是个小人物,哪里能认得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人,是哪种人?”

    江辞目如寒星,冷冷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昭王府中,余蘅听着暗卫的回报,轻轻放下了正在读的密信。

    “宋家的孩子被人掳走了?”

    “轻履卫的人已经跟了上去,追到了流艳楼中。”

    那就不是那群人所为。

    余蘅若有所思地一低头,“这是遭了无妄之灾,流艳楼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属下已调来了卷宗,请殿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余蘅接过卷宗,一目十行地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倒没有什么特别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点在卷宗上的一行“曾牵入冯氏失女案”上。

    看来他们做的生意不光是不干净,而是损阴德了。

    暗卫道:“江家少爷已经大张旗鼓地搬了府尹衙门的人过去,殿下是否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由他们去查,怕是三个月后也破不了案,少不得叫咱们的人去将他们引进流艳楼中了。”

    暗卫领命:“是。”

    余蘅却又叫住他:“那孩子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想来是被喂了些迷药的,依殿下之见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要把戏做得漂亮,必是要叫那孩子先吃些苦头的。

    余蘅犹豫一瞬:“叫府尹衙门那头加紧些,若真有了什么,一定要护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府尹衙门的人马到得很快,杨柏源大人虽不在,崔峰直少尹却亲自带着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久后,江宛也赶到了。

    她到时,江辞正与崔少尹说完自己的猜想。

    江辞见了自家的马车,踌躇一瞬,才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面有愧色,见到姐姐的瞬间,眼眶便红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都是我不好……”他羞愧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安哥儿,你听我说,”江宛跳下马车,扶住他的肩膀,“这件事并不是你的错,千万不必过于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江辞抬头,见她虽面有焦急,却全然没有到崩溃的地步,于是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江辞也明白眼下也并不是谢罪的时候,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圆哥儿。

    “那边那位是崔少尹,祖父曾授业于他,虽无师徒名分,但情分还是有的。”他低声对江宛介绍。

    江宛看向崔少尹,见是个二十五六的青年人,于是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崔少尹生得并不惹眼,只是个白净的年轻人,见江宛态度坦然地对他点头,微讶之下,抬手施礼。

    眼前的苦主既不哭天抢地,也没有麻木无言,在崔少尹所见中,是极为难得的。

    江辞:“因拐走圆哥儿的人,那花灯摊的摊主是见过的,所以崔少尹正要带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去了。”江宛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是要去的,你就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能去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江辞陡然涨红了脸:“我……是我弄丢了圆哥儿……”

    江宛拍了拍他的肩:“反正我不让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”江辞却忽然抓住她的手,“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圆哥儿……”

    江宛看他眼眶通红,终是不忍心瞒着他:“是,我知道他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江辞环顾四周,压低了声音:

    “姐姐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江宛想起那枚被扔进马车中的纸团,摇头道:“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那纸团上只写了一句话——

    令郎无虞,静待消息。

    落款是一个昭字。

    而就在不远处的街尾,昭王余蘅坐在马上,转头对身后的护卫们道:“走吧,去与崔大人偶遇一番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斗战仙穹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仙国大暴君〕〔太古雷剑诀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