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江策江陌〕〔上门龙婿萧辰〕〔我原来这么有钱〕〔一号狂婿夏天〕〔江策战神之王〕〔上门龙婿叶辰〕〔逍遥战神江策丁梦〕〔丁梦妍江策〕〔龙婿战神萧辰〕〔超级赘婿叶锋李若〕〔女主叫云若月,男〕〔娱乐之天王要相亲〕〔浴天圣帝〕〔发飙的人生〕〔朝如青丝莫成雪〕〔乞丐小妞的随身商〕〔女神的战神狂婿〕〔末日拼图游戏〕〔皇叔宠妃悠着点〕〔龙血战神萧辰姜诗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九十八章 福玉再挡路
    江宛的瞌睡一下便醒了。

    “他来负荆请罪?”

    传话的丫头低芦道:“听说真光着膀子,背着藤条的,就跪在门口,不过被门房轰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得好。”江宛乐了。

    能想到这一出,可见宋管家也算个聪明人,这其中便有一个及时止损的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宋管家来得有些晚,江宛已经要入宫了,若无意外,之前这种种准备便要有个结果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怎么看都显得有点多余,怕是齐管家出力不少,这是闲了,耍着宋管家玩呢。

    江宛听梨枝说过,如今宋管家把齐管家看做亲人一般,一会儿看不见就要找,急切如找娘吃奶的娃娃,还屡次劝说齐管家与他抵足而眠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一段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情意啊。

    江宛啧啧了两声,对春鸢道:“赶明儿把宋瑞福送回池州了,怕是老齐也怪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舍不得的,”春鸢动作麻利地给江宛系上了腰带。“齐管家只恨宋管家找他找得太勤,府里一摊的事,铺子里也不清闲,还要哄着宋管家,倒叫齐管家半夜里还要挑灯看账本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苦了他了。”江宛想着宋管家不知道要怎么袒胸露乳地负荆请罪,一时又笑起来,“这么些天了,宋管家竟连我的面都没见到,固然是我不想见,可也是他太惫懒轻忽了。”

    梨枝替她套上最后一层翟衣:“宋管家这人便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江宛问。

    “从前在池州便是如此,二管家眼里只有老太爷和太夫人,其余人是全不在他眼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他从前只要巴结着能一言定他生死的主子便可以了,不过说到底,人都是如此,我自然也不会多理会旁人,只一心巴结着咱们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有趣,一时屋里的丫头们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宛挨个望去,见低芦抿着唇笑,参苇用袖子捂着嘴笑,红蒹撇过脸去笑,白葭给春鸢认真地打着下手,笑得最浅。

    春鸢也跟着笑,但手里的动作却一丝不慢。

    江宛心道,虽说都是娘家的丫鬟,从前也不曾见过,但也该补上一份礼才体面,该跟春鸢提一句,这种事交给春鸢办,总是最妥帖的。

    当了半天的衣服架子,江宛才算完全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进宫了。

    江宛与春鸢确认:“那太监只说皇后下诏让我进宫,还说了别的不曾?”

    春鸢摇头:“嘴紧得很,什么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替江宛理了理衣摆,这套朝服便算是穿整齐了。

    白葭忽然叹道:“夫人这样漂亮,若是把头冠也带上,岂不迷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进屋里服侍,从前没见过江宛按品大妆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迷不迷死人我不知道,”江宛笑着指了指脑袋,“反正是沉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春鸢见她一抬手,衣裳又皱了,忙道:“夫人,您安生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江宛悻悻放下手,不敢再做怪相。

    红蒹跟着凑趣:“多少人巴不得能带上这九树冠,夫人却嫌它沉,真是好没道理。”

    江宛却理直气壮道:“我就是没道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满屋子丫头又都笑了。

    江宛一低头,看见乌鞋上的金珠串,便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若是事情顺利,这衣裳大约也穿不了几次了。

    她抬手抚了抚袖口的三道五彩雉鸟纹,一时叹了声气。

    紧锣密鼓地换好衣裳,江宛便上马车进宫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进宫她已经有些熟门熟路的,自认不会再出上回被门槛绊倒的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却出了别的幺蛾子。

    在宫道上走时,她远远便看见一身宝蓝色衣裳的女子正站在路中央,就疑心是福玉公主,走近一看,果然是。

    江宛暗道,这次毕竟她娘叫自己进宫,福玉应该不会为难她。

    结果刚打了照面,福玉就一把揪住她道:“快陪我站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站一会儿”是福玉公主的新爱好吗?

    江宛茫然地看着领路的小太监,却发现这个叫满黍的太监已经稳稳立在了墙角,严格实践着公主所说的“站一会儿”。

    江宛看满黍公公指望不上,于是自己开口道:“公主,皇后娘娘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就快到了。”公主打断她,伸着脖子朝宫道尽头张望。

    江宛又无语了一回,还想再挣扎一回:“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”福玉握住她的手道,“母后那里我去说,你就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公主总要告诉我,到底等什么吧?”

    福玉脸上就浮现了一个神秘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江宛看到这个笑的瞬间,觉得胳膊上寒毛一立,下意识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她正要说些什么,袖子忽然被福玉扯了扯,于是也跟着看向宫道尽头。

    两个锦衣男子正并肩而来,似乎正在谈论什么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穿四爪龙形赤色蟒袍,腰悬祥云白玉佩,自然是余蘅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却很眼生,他穿着武将朝服,绣的什么看不大清,肤色比余蘅略微黑一些,走起来虎步龙行,很有威势,似乎是行伍中人。

    江宛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这莫非就是公主要等的人?

    可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那两人走得近了,显然也看见了江宛和福玉,便收了声,一心一意地走着路。

    余蘅挤眉弄眼地对着福玉做了个鬼脸,肌肤被阳光照得极为耀眼,他眉浓瞳深,鼻梁挺拔,唇色鲜艳,衬着赤色亲王补服,显出一种邪气四溢的英俊来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的那一位,衣袍上绣着狮子,最起码是二品武将,但年纪却还很轻,飞眉入鬓,目似明星,鼻子和嘴唇都生得很是秀气,与那一身血里滚出来的气势却很相融,是个玉面小将军。

    江宛一愣,不由自主看向福玉。

    福玉则满脸兴奋地看着她的表情,用力对她眨着眼,又似在邀功,又似在暗示她什么。

    江宛这下可全明白了,合着余蘅身边那一位就是宁家那个少年将军宁剡,而福玉公主请她“站一会儿”,是为了相亲。

    相亲!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开局签到如来神掌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爱你不能言沈姝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