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华娱之别样人生〕〔苍生烬〕〔唐时明月宋时关〕〔被我捡回家的哥哥〕〔1911再造中华〕〔最强女婿〕〔王凯杰〕〔宋牧之〕〔叶绵绵〕〔全世界只有我知道〕〔曹沫〕〔贵婿临门〕〔卡布贾〕〔许高〕〔天医归来秦羽夏晓〕〔摄政权宠:王爷太〕〔大宋安乐侯〕〔天啊!我变成了龟〕〔原来我是隐世高人〕〔从野怪开始进化升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一百零一章 你爹死了
    马车很快就回到了江府。

    回府以后,江宛回想起这几次进宫的经历,首要的感想倒不是宫殿多气势恢宏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一个人——秦嬷嬷。

    宫里的嬷嬷不论心地如何,纵使身上有一二分威严,也是一团和气,见人三分笑。

    偏秦嬷嬷是个异类,将刻薄二字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看来秦嬷嬷说自己一直在偏僻宫室里打扫,倒也有些可信。

    江宛进了茵茵院,先问了圆哥儿在何处。

    被人掳走了一遭,圆哥儿便成了只小乌龟,再不肯出门了。

    江辞也不敢再带他出去。

    甥舅二人如今正在花园的池子边上钓鱼。

    江宛换了衣裳后,便想去找,却不要春鸢跟着,嘱咐了一句:“你留下收拾东西吧,咱们也该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宋管家上门负荆请罪这事儿左右是瞒不住的,她早早回了宋府,反倒显得宽宏大量。

    再者说,她也不可能一直在娘家住着。

    就算她想,也要考虑到自己身边的那些破事儿。

    一起用了顿午膳,江宛便向江老爷子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江老爷子态度如常,明知江宛又进了一趟宫,却依然什么也没有问。

    宋府江府离得不远,没多久就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宋府相比江府逼仄狭小,还有一堆江宛不喜欢的人,但到底是江宛住得最久的地方,猛地离开了,还是怪想的。

    但是最想的,还是她的宝贝女儿蜻姐儿。

    蜻姐儿几日不见她,一见面就呜呜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宛的心都被她哭化了,忙赌咒发誓着说再有下回一定带她一道出门。

    蜻姐儿依恋得搂住她的脖子,哼哼唧唧撒着娇,怎么也不肯下来。

    还有阿柔,这些日子江宛忙着自己的事,也没顾上她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她父亲依旧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暗暗叹道,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还是得遣人去问昭王一声,因她的缘故,京中满是郑国夫人遭婆家剥削的传闻,竟没点关于那流艳楼拐孩子的,叫她无从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江宛抱着蜻姐儿,仍有余力去牵阿柔的手,果然最近体力见长。

    “阿柔,你跟着夏珠姐姐玩得好吗?”江宛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郭柔却不肯答她的话,而是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江宛回头看她,仍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因抬头看人,郭柔的一双眼睛显得更大了:

    “夏珠姐姐说我爹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甩开江宛的手。

    夏珠是疯了吗?

    她怎么能告诉阿柔这样的话!

    江宛的笑容骤然消失,又强行挤出个笑来:“眼下其实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,”阿柔低下头去,“夏珠姐姐说你为了不让我难过,会故意骗我的。”

    夏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!

    江宛咬牙切齿了一瞬,然后蹲在阿柔面前,搭住她的肩膀,正要说些点什么。

    却见阿柔一抬头,面上没有丝毫戚容:“但是夏珠姐姐说你会养我的,我不会被饿死,而且你这里的饭也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江宛的满腹安慰就顿时卡在了喉咙口。

    这和想象中怎么不太一样?

    阿柔老成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带着丝忐忑问:

    “你已经有两个孩子了,那还养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江宛:……

    你为什么不难过?

    你爹死了,你爹死了啊!

    然而,表面上她依旧淡定道:“养得起。”

    阿柔便小大人似的松了口气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蜻姐儿其实没听明白,凑近江宛耳朵,小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江宛将她往上托了托:“你要多个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夏珠拎到书房,听她说完前因后果,江宛才算是明白了郭柔这个小姑娘为什么小小年纪,就有一种看淡生死的豁达。

    郭柔今年六岁,但就在这两年,她陆续死了娘,死了祖父,又死了祖母,还死了伯父一家。

    全家几乎死光,只剩她和她爹。

    所以她小小年纪看过的生死,远胜很多大人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死了就是死了,活人必须朝前看,必须努力活下去。

    而且她心中认定,她爹也觉得她是个累赘,不想要她的。

    夏珠解释得磕磕巴巴,但好赖是让江宛听懂了的。

    江宛:“但是她爹的下落还在查。”

    夏珠正啃着块绿豆糕:“尸体找不着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我的意思是,她爹可能没死。”

    夏珠手里的糕点就啪叽落了地。

    她的脸苦了起来,本就不大的眼睛,此时便直接被肉淹没了。

    夏珠真情实意地疑惑道:“那万一活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谁说她爹死了,谁去办,反正我是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江宛两手一摊。

    见夏珠一副天要塌下来的表情,江宛才算是出了口恶气。

    送走浑浑噩噩的夏珠,江宛开始做功课了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旁的,就是读各种书,争取迅速理解大梁,融入大梁。

    碍于她本身看不了太过晦涩的书,所以看的多是有趣的野史。

    这两日里,她已经看完了《鉴元杂谈》,正在读《闲论守嘉》。

    大梁立国八十年,如今才传到第四位皇帝,可读的也就三本书。

    所以江宛读得很慢,也很仔细。

    今日与皇后聊天时,她所举的吴氏女和离的例子,便是从《鉴元杂谈》上找到的。

    太祖年号鉴元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身草莽的缘故,常有惊人之举,惊人之言,相较于他,他儿子守嘉帝就很平庸了,或许是隔代遗传,他孙子恒丰帝则很像他,是个离经叛道的皇帝。

    而当今承平帝,是太祖的重孙,因只在位四年,还看不出什么,只晓得为人还算宽仁,也没有什么做昏君的倾向。

    家里最耐得住性子陪江宛看书的便是蜻姐儿了,小小一团的女娃娃窝在江宛怀里大睁着眼,倒似也能看懂一般。

    江宛乐得陪着她,也很乐意给她说些书里的故事。

    等到了用晚膳的时辰,江宛陪着孩子们吃了顿饭,便开始享受独处的时光。

    江宛练了会儿字,看了会儿话本杂书,最后又把舆图拿出来记认,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今日的平静,便如山雨欲来前的风,后头压着沉沉的黑云。

    江宛前半夜睡得不大好。

    半夜起了大风,呼呼刮着树,把门窗拍得乱响,而后又下了场雨,淅淅沥沥的,闹得人心烦。

    江宛不喜欢有人在床边守夜,于是自己起来倒茶喝。

    因屋檐下的灯笼不灭,室内倒也能借一点光。

    炉子上的炭没熄,茶也是温的,江宛拎起茶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口气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舒服地喟叹一声,转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而后便是半夜无梦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万族之劫〕〔全职艺术家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