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嫡女:邪王塌〕〔谍涯无痕〕〔田园重生之衣代天〕〔江策丁梦妍〕〔萧天策〕〔老公追妻火葬场〕〔盛唐不遗憾〕〔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〕〔重生八零:娇妻引〕〔薛凌程天源〕〔穿越封神我成了纣〕〔木叶之残火太刀〕〔凶案调查局〕〔至尊人生〕〔玩家入侵〕〔纵横天下〕〔网游之神级奶爸〕〔都市鉴宝金瞳〕〔被黑粉写死后我穿〕〔时光有你才灿烂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一百零四章 霍容棋
    江宛:“你到底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徐阿牛挠了挠头:“牛公子给猴……孙小姐下药。”

    又是牛又是猴,倒是真的热热闹闹能凑一出《西游记》。

    江宛却顾不上了:“下药?下什么药?什么时候下的?下在哪儿?孙润蕴吃了吗?”

    徐阿牛坦然地拍拍身上的灰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江宛瞪他一眼,起身道:“管不了这么多了,先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正逢伙计赶了上来,敲了两下门。

    陈护卫拉开门,两下遭遇。

    那伙计探着头往门里看,脸上的谄笑腻成油光四射的一团:“客官,方才屋里怎么那么大一声,可惊着您不曾?”

    江宛皱了皱眉,本想找春鸢,又想起春鸢被她打发出去了,身边的护卫又都木愣愣的,只好亲自道:“我的小厮没留神,竟将贵店的桌子压塌了,不晓得价值几何……”

    她对陈护卫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陈护卫低头看鞋。

    他还年轻,总要攒点媳妇儿本。

    江宛又看向邱瓷。

    邱瓷目视前方,像一尊漂亮的木雕。

    也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江宛别无选择地看向徐阿牛。

    徐阿牛与她对视后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看来是她的暗示真的恨不明显。

    江宛对那伙计一笑:“出来得匆忙,我这少爷没带银袋子就罢了,小厮还个顶个儿的没用,都是荷包比脸还干净的主儿,便将帐暂且记着,下回来时,我一道给了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小厮的满脸笑骤然消失,冷哼一声道:“咱们店小,可没有这样的规矩!”

    江宛呵呵干笑一声:“那只好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江宛又给陈护卫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这回陈护卫立刻心领神会,上前一步,制住了那伙计。

    江宛迅速出了门,往隔壁看去。

    可隔壁雅间的门开着,里面却没了人。

    江宛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这小伙计显然是知道些内情的,他一只胳膊还被陈护卫拧着,却已经停止了挣扎,不知从哪儿多了些底气:

    “不知客官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江宛转头问:“隔壁那两个人呢?”

    伙计语气颇有些警告的意思“这小人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许不知道,”江宛盯着他的眼睛,“方才那屋里的小姐是礼部侍郎的女儿,若她出了事,你绝没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礼部侍郎的女儿,我不清楚!”伙计大声道。

    他闹出的动静已经引来了这茶楼里的其余伙计跑堂,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穿着敞怀短打,袖子也撸到手肘上方,露出壮硕的蛮肉来。

    这茶楼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三个护卫的站位渐渐朝着江宛的方向收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江宛脑海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先入客栈,再进茶楼。

    会否客栈茶楼本是一体!

    这廊上狭窄,护卫们就算有本事也没法施展,为了护着她,更是束手束脚,又不能真的闹出人命。

    江宛转瞬间便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攻右,破起包围,叫我先跑出去,不必纠缠打斗,一旦脱身便去隔壁索福客栈助我。”

    她主意一定,护卫们也有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见那群人都上了楼,距离差不多了,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江宛喝道。

    陈护卫反手一推,将那伙计朝右边三人扔去,自己亦蹂身而上,一把架住了一个大汉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江宛即刻提着袍子,从缺口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跑得心无旁骛,顺利跑下了楼,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她一个转弯,一头撞到了人。

    因冲劲太猛,所以反冲力叫她顿时超后仰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即将摔个屁股墩的瞬间,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胳膊,将她朝前拽去。

    江宛本能地反握住这只手,等站稳后,她才发现,力气那么大的竟然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或者说……

    江宛的视线落在霍容棋挽起的发髻上。

    是个美貌的妇人。

    那夫人约莫二十七八,生得深眸高鼻,菱唇红润,尤其一双眉毛生得好,如不曾开刃的剑,形状英挺,弧度又不失柔和,细微处还透出些悉心描摹的女儿家心思,衬得她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“姑娘当心些。”她撤了手,在江宛耳边小声些。

    江宛微微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霍容棋看出了她是女子,而是因为霍容棋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太过低沉,又有些微微的沙哑,听来简直是个男子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下意识在霍容棋的胸脯上停留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我确然是女子。”霍容棋笑道,看神情并不以为这是冒犯,。

    方才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说话,才听起来像男子,不刻意时,声音依旧低醇悦耳,但却也叫人听得出来是个女子了。

    江宛对她窘然一笑:“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旋即便想起自己还要去救人,江宛猛然抬头看向索福客栈的招牌。

    客栈不小,若是要一间房一间房去找,未免太慢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个念头的功夫。

    江宛面前的女子似是看出了她为难之处,问道:“可是有什么麻烦,若我能帮上忙,姑……公子直言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朋友,云英未嫁,被人诓骗进了客栈里,我恐她受了欺负,正要去救她,可不知道她被带进了哪间房中?”江宛急急道。

    听罢此言,霍容棋便是眼神一凛:“竟有如此之事,我即刻随你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江宛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十万火急的,她也没顾上道谢,直接带着刚说了两句话,连名字也不晓得的夫人冲进了索福客栈中。

    底楼摆着桌椅,有两桌食客,楼上才是客房,但都紧闭着门,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江宛一掀袍子便要往上冲。

    却被霍容棋按住。

    霍容棋微微偏了偏头,肯定道:“东边第二间有不寻常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上也顾不上问她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江宛对她点了点头,蹬蹬跑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跑堂的见了,觉出不寻常来,要去拦江宛,可霍容棋冷着脸将手搭在他肩上,明明没怎么用力气,小跑堂就觉得自己半边肩膀又酸又麻,不自觉矮下身去。

    霍容棋的手看似轻飘飘地落在跑堂的肩上,却硬是将一个壮硕的男人按得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眉心微蹙,眼神只落在江宛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