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农家长姐难为〕〔太傅他总想扒朕的〕〔赘婿天帝萧逸方清〕〔夙世今生:这个总〕〔从小鲜肉成为文娱〕〔甜妻密爱:总裁大〕〔我捧红了半个娱乐〕〔云千帆苏晴〕〔无限位面之绝对追〕〔逆天符皇〕〔陈平江婉〕〔总裁夫人很逍遥江〕〔大宋:八岁皇叔做〕〔江婉陈平〕〔我不想继承〕〔36888陈平江婉〕〔陈平 江婉〕〔总裁的私宠妻江瑟〕〔诸天无上仙尊〕〔唐诗薄夜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一百零九章 姻缘
    孙润蕴走后,江宛歇了歇,就把蜻姐儿抱了过来玩。

    小小的女孩子软软一团窝在怀里,其实分量并不轻,可江宛就是不舍得松手。

    “蜻姐儿,你想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喂它。”蜻姐儿遥遥指着挂在廊下的鹦鹉架子。

    江宛抱着她站起:“好,那咱们就去喂。”

    到了廊下,巧嘴儿一见江宛,便忙不迭跳了起来,嘴里叫着“招财进宝”。

    桂圆如今是专照顾巧嘴儿的,见了江宛,忙捧了一碟花生上来。

    江宛让蜻姐儿去拿。

    蜻姐儿便捏了一个起来,却迟迟不敢喂。

    她每次试探着伸手,便被激动的巧嘴儿吓回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娘亲帮你?”江宛让她自己试了试,才问。

    蜻姐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江宛便握着她的手,把那粒花生投进了巧嘴儿的食盆里。

    巧嘴儿衔起花生,咔吧嗑着吃了。

    蜻姐儿瞪圆了眼睛,惊讶地指着巧嘴儿:“吃了?”

    江宛:“对啊,巧嘴儿是不是很聪明?”

    说着转头,江宛见院门口有婆子提着膳食来了,梨枝走在最前头。

    只是提膳的队伍最后那个小厮,倒是极为眼熟,依稀是凭舟。

    梨枝叫婆子们把膳食摆了进去,自己到了江宛跟前。

    江宛:“你帮我把凭舟叫来。”

    梨枝依言去了。

    凭舟很快就过来了,先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江宛让蜻姐儿又拿了一粒花生,又问凭舟:“你怎么在此处?”

    凭舟恭敬道:“今日有锅子,沉得很,小的见梨枝姐姐提不动,便来帮把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江宛。

    江宛被看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待看到凭舟腰间的荷包,又有些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江宛拖长了语调:“我今日便去问问桃枝的意思,总不叫你白白惦记一场。”

    凭舟压住翘起的嘴角,恭恭敬敬行了个礼:“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用完晚膳后,江宛打发圆哥儿去书房习字,叫春鸢过去伺候着,然后便叫来了桃枝。

    不过江宛一要跟人聊感情问题,自己先一步便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江宛将糕点碟子往前推了推:“你尝尝这个点心,是玫瑰牛乳糕,口味清淡,但是奶味儿很浓。”

    桃枝就高高兴兴地捏起一块,侧头吃了。

    桃枝笑得眼睛弯弯的:“果然好吃。”

    江宛看她吃糕吃得津津有味,清了清嗓子道:“桃枝,我见你年纪也到了,是否有心仪的人?”

    桃枝立刻被糕点碎屑呛得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……夫人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慢点。”江宛忙递了杯水给桃枝。

    桃枝仰头喝了,好容易将这口糕点顺下去,便急急忙忙开口:“我比梨枝姐姐还要小一岁,我不嫁!”

    “没让你嫁,不过是问问你是否有心仪之人罢了,”江宛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,“府中也有不少小厮到了婚配的年纪,我是想叫你和梨枝先挑的,譬如前院那个凭舟,从前是伺候笔墨的,如今跟在齐管家身边,前程也是不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桃枝咬了唇,脸蛋已经红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若你看不上他,我便只好去问问夏珠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夏珠不成!”桃枝立刻否了,“她五大三粗的,胳膊比……别人的腿还粗。”

    “比别人的腿还粗?”江宛起了坏心眼,“这个‘别人’是谁啊?”

    桃枝低了头,口舌讷讷:“就是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江宛终究是不忍心再逗她:“不过凭舟倒和我说过他心中是有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怎会如此!

    桃枝死死咬了唇,却不肯问是谁。

    江宛道:“就是你呀,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桃枝抬头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我……我又没有梨枝姐姐漂亮,也没有春鸢能干……我……他怎么会……”桃枝六神无主,“他怎么……他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江宛不由自主微笑起来:“我已经把话带到了,剩下的你回去慢慢想吧。”

    到底还是要她自己拿主意的。

    江宛端茶送客。

    桃枝晕晕乎乎地下去了,梨枝一直守在门外,看桃枝进了她们的屋子,没平地栽个跟头,才放心地掀了帘子进屋。

    梨枝笑道:“桃枝可乐坏了,瞧她连路都走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得偿所愿的滋味便是如此了,你若想尝尝,也该给自己找一个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江宛才觉得失言。

    梨枝却神情依旧:“哪儿有主子这样打趣奴婢的,夫人这样促狭,合该先给自己找一个才是。”

    江宛嘿嘿笑了声,转移话题:“王妈妈如今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因夫人吩咐叫她做些清闲的差事,奴婢想着库房原是最轻省的,便把钥匙给了她,不过她说自己毕竟有瓜田李下之嫌,又将钥匙还了回来,如今在后罩房住着,没事儿会扫扫地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她乐意做什么便让她做吧,除了王妈妈,其余陪嫁可还安分?”

    梨枝道:“按夫人交代的,陪嫁家人除去三梅一家子,全送去了庄子上,倒也没出什么幺蛾子,三梅和她老子娘被关了**日了,除了夏珠偶尔过去骂两句,一直被关在屋里,也没人说话,夫人要是再不见他们,怕是要吓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见见吧,”江宛道,“不过见之前先把他们三人分别审问,就问这些年做了多少亏心事,三人之间互相印证,再叫王妈妈亲去看着,胆敢隐瞒一条,便剁去一只手,若是说得实在,没有欺瞒,我便送他们去庄子上过活,总留得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梨枝肃容应是。

    漏夜审问,纵使蜡烛挑得亮,也多三分阴森。

    三梅她爹姓刁,被押到西跨院的厢房时,腿肚子哆嗦得几乎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个被审的,审他的是春鸢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一份像模像样的供词便被送到了江宛案上。

    刁老头自来了宋府,便过得惶惶不可终日,如今终于有人来审,如蒙大赦一般,将知道的全一股脑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女儿三梅也是如此,虽然不情不愿,但也丝毫不敢隐瞒。

    只独独那个刁婆子,说起事来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最后一曲倾国倾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