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嫡女:邪王塌〕〔谍涯无痕〕〔田园重生之衣代天〕〔江策丁梦妍〕〔萧天策〕〔老公追妻火葬场〕〔盛唐不遗憾〕〔重生八零:佳妻致富〕〔重生八零:娇妻引〕〔薛凌程天源〕〔穿越封神我成了纣〕〔木叶之残火太刀〕〔凶案调查局〕〔至尊人生〕〔玩家入侵〕〔纵横天下〕〔网游之神级奶爸〕〔都市鉴宝金瞳〕〔被黑粉写死后我穿〕〔时光有你才灿烂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二章 无咎
    接下来两日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江宛顺手救了的少年腹泻的毛病也没了,骑狼便拎着他过来,说要让这少年给江宛谢恩。

    骑狼的态度怪郑重的,到似真的把自己当作了这少年的师父。

    他这一番做作的意思,江宛不是不明白,可这小孩儿到底是来路不明。

    江宛叹了口气,看向立在她跟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垂着头,大约十四五岁,和程琥一般年纪,瘦瘦小小的,身上的衣服大约是朝护卫们借的,大了一圈,越发衬得他还像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他生得倒是很好,一双眉眼英气勃勃,只是眼神始终阴郁,蒙着层戾气,像头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江宛莫名觉得他有点熟悉,但是又说不上来跟谁像,只好先将此疑惑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江宛:“你姓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动了动脚:“我没有姓。”

    时人有姓无名的怕是多一些,所以江宛才特意问他姓什么。

    这少年不愿提及身世,连姓都不说,大抵是出身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他也没有随口编一个姓,尚且算是坦诚。

    江宛:“那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猛地抬起头,微微眯了眯眼睛,似是草原上失怙的灰狼幼崽,对偶尔经过的风,也要亮一亮柔弱的爪牙。

    江宛自认这个问题丝毫不过分,若是他真想做个无名无姓的人,她也没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少年终是不情不愿道:“无咎。”

    兀鹫?

    这种鸟可不太好惹啊。

    江宛正要问他是不是真的叫兀鹫。

    少年忽然道: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,无咎。”

    可江宛没读过《周易》,于是转头看向春鸢。

    春鸢摇头。

    江宛夸张地作恍然大悟状:“原来是这个无咎。”

    然而其实还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江宛问:“你会写字吗?”

    无咎警惕地看着她,这回没答话。

    一边甩着手看戏的骑狼终于有点急了,他推了把少年的后背:“夫人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骑狼下手没轻没重的,竟把少年推了个踉跄。

    不过无咎看着脾气不好,这时候竟然也默默忍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江宛对骑狼摆手,又对少年说,“我若要害你,早就害了,何必等到现在,再者说,你若要离开,我是绝不阻拦的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骑狼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江宛晓得他的意思,这孩子不肯透露身世,又狠吃了一番苦头,乃至于饿昏在街边,若是她能留下他,对这孩子来说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可是无咎的意思也很重要,若他不愿意,难道还要江宛强留不成。

    但是骑狼这家伙,到底与这孩子投了什么缘,竟然这样为他筹谋?

    骑狼拽了无咎一把:“你没地方可去,留在此处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无咎不说话。

    骑狼更是着急起来,这世上像江宛这样人傻……良善的人可不多,无咎一看就是个可怜孩子,和他当年的遭遇差不多,无亲可投,无处可去,只要能留下,江宛绝对不会亏待他的。

    江宛还不知道自己在骑狼心里已经成了顶顶好的大好人,她取了块燕窝糕,慢慢吃着,心里在考虑这少年可能给她带来多少麻烦。

    但这倒是其次,反正她的一举一动都处在这群护卫的监视下,并不担心若他的身份有问题,会让皇帝怀疑上她。

    她担心的是自己的麻烦。

    她也算把圆哥儿的身份猜了个**不离十,断定自己日后的麻烦绝不会少,换句话说,她如今的日子看着安逸,但能安逸上几个月却还未可知。

    若真有一日,到了要上断头台的时候,她不愿意平白连累了这少年。

    其实江宛这些天甚至琢磨着要不要把阿柔也送出去,另寻一户可靠的人家照顾她。

    无咎:“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江宛回过神:“你想留下?”

    无咎点头。

    江宛心中叹气,却只是微笑道:“也好,但是我不养闲人,还不晓得你有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他心里那股子不想白吃饭的情绪明明白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骑狼憨笑一声:“实在不成,让他跟着护院干也成。”

    江宛:“听说你要收他做徒弟?”

    骑狼皱了皱鼻子:“这小子不肯。”

    江宛笑了:“他倒是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骑狼听出是在笑他,顿时不依,“枉属下还说夫人是好人,你竟与陈老大一样!”

    江宛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功夫,足够无咎想明白自己可以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知道你有儿子,我可以教他功夫。”

    别人还琢磨着做他师父,他这头便想做别人的师父了。

    骑狼嘿嘿笑了:“就你那半吊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江宛却说,“你跟着圆哥儿也还不错,他今日与阿柔闹了别扭,正吵着要个哥哥呢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不过若是把他放在圆哥儿身边,江宛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暂时先跟着我吧,一是,你得学学府里的规矩,二是,你跟着我的护卫,也有机会学些旁的功夫,可别小看了骑狼几个,他们合起来,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没什么是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骑狼深以为然,骄傲地挺了挺胸。

    无咎点头,算是接受了这个安排。

    骑狼又悄悄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无咎才磕磕绊绊道:“谢……过夫……人。”

    江宛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在外行走最好还是有个姓好些,你既然叫无咎,不如就说自己姓吴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打断她的话:“你姓什么?”

    江宛一怔:“我姓江,江河湖海的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姓江。”

    这么草率吗?

    江宛笑了:“好,江无咎。”

    江无咎板着嫩生生的小脸,嘴角却牵动了一下,似乎对这名字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随后,江宛问清了他十四岁,但也仅仅问出了这个。

    江无咎这人旁的不敢说,反正是很有主意的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谨慎,警觉,聪明。

    防人之心虽然过了点,但对他这种吃过不少苦的孩子来说,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对江宛来说,最要紧的是他的为人要正直,但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,只好先放一放。

    家里便又添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江宛本觉得没什么,直到春鸢委婉地提醒她,现下郭柔整日与夏珠混在一起,奴婢不奴婢,主子不主子的,处境实在尴尬。眼下是因为阿柔还小,所以这么混着还成,可若她大了,心思多了,怕是不知该如何自处。

    江宛才头痛起来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