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农家长姐难为〕〔太傅他总想扒朕的〕〔赘婿天帝萧逸方清〕〔夙世今生:这个总〕〔从小鲜肉成为文娱〕〔甜妻密爱:总裁大〕〔我捧红了半个娱乐〕〔云千帆苏晴〕〔无限位面之绝对追〕〔逆天符皇〕〔陈平江婉〕〔总裁夫人很逍遥江〕〔大宋:八岁皇叔做〕〔江婉陈平〕〔我不想继承〕〔36888陈平江婉〕〔陈平 江婉〕〔总裁的私宠妻江瑟〕〔诸天无上仙尊〕〔唐诗薄夜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八章 审问
    “念及她也算是无辜,朕便允了你此事,”承平帝摩挲着下巴,“前些天你说嫁妆被宋家人侵吞了,朕再赐你一道旨意,着宋府将你的嫁妆全部送回,如何?”

    妈耶,狗皇帝难得做回人。

    江宛唯恐他反悔,忙不迭谢恩: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然后江宛得寸进尺:“不过,妾身担心宋家那帮人阳奉阴违,实若是陛下愿意借妾身几个禁军跟随宋管家回池州,威慑一二,那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承平帝:“合着朕的禁军就是被你用来吓人的?”

    “妾身不敢。”江宛缩了缩脖子,做出个可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承平帝大笑:“那就让魏将军拨四个金吾卫给你。”

    余蘅早已经毫不见外地坐下喝茶了,此时懒洋洋地捏了捏手指骨节:“北戎人眼看便要来了,相平可忙得很。”

    承平帝:“那依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兄既然已经给了郑国夫人这样大的恩典,干脆再给她挑上四个金吾卫吧,”余蘅声音慵懒,“就右卫里那几个新来的毛头小子,仗着家里的权势,整日里招猫逗狗的,正好放出去历练历练。”

    余蘅说的是右卫中新添的几个世家子,殿前太尉孙忤的长子孙羿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右卫历来是勋贵子弟镀金的地方,平日里也就是做些守门或巡逻的差事。

    承平帝略一沉吟,不晓得有什么考虑,竟然点了头:“说得有理,叫他们出去吃些苦也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江宛反正是没有资格发表意见的,反正她不过要扯虎皮做大旗罢了,这虎皮是好是孬都一样。

    承平帝下了决心,便对江宛道:“你若无事,便可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自觉占了个便宜,心满意足:“多谢陛下,妾身告退。”

    她对承平帝一礼后,又对余蘅一礼。

    却见余蘅舒舒坦坦地坐在宽大的圈椅上,眼睛里漾着些轻松的笑意。

    真是叫人牙根痒痒。

    她可是活活站了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江宛内心不忿,这昭王装得若无其事的,可李思源之所以向她提了此事,九成是想让自己替他挡灾。

    但愿这家伙有点良心,好赖给点好处,别叫她做了白工。

    想到此时,江宛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方才余蘅特意开口为她争取让金吾卫右卫中的世家子,会否有什么深意。

    但她来不及细想,便先离开了宇清殿。

    江宛回府后,已经入夜,因今日下了雨,所以天气格外凉爽,凉风习习,分外怡人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是如此,对被押送前来的宋管家,便是阴风阵阵,寒凉入骨了。

    江宛换过衣裳,吩咐梨枝把凑在一起玩珠子的孩子们都抱走,然后取过了一面绣绷。

    阿柔说她是四月半的生日,算一算,也就半个月的时间了,江宛想亲手为她准备一份礼物,受桃枝的启发,便想为阿柔绣个荷包,图案是她自己画的,是一只小兔子。

    等护卫们把宋管家送来的时候,江宛每一针都深思熟虑才敢落下去,加上昨夜绣的,堪堪凑出了半个耳朵。

    按她的进度,倒是真的要绣上半个月了。

    江无咎站在她身边,看她磨磨蹭蹭的,很是匪夷所思了一番,毕竟江宛的外表还是很唬人的,看着温柔可亲,很有些时人推崇的贤妻良母的气质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她竟然这么笨手笨脚的,一看就没做过女红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哪个绣娘会在手上套八个顶针。

    八个!

    跟戴了半截铁手套似的。

    比起在做绣活儿,江宛更像是在玩一场有趣的游戏。

    然而宋管家进门的时候,并没有看到这一幕,事实上他什么也不敢看,一进门,那两条哆嗦着的腿就是一软,“扑通”便是一个大礼。

    可惜跪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江无咎见他朝自己跪下,吓得往边上跳了一步。

    但又想起几个护卫的教导,无咎小哥又悄悄挪了回去。

    江宛捏着根银光闪闪的绣针:“如果我没记错,这是头一次见宋管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夫人的话……”宋管家连话都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都被关在间小屋子里,外头看守的人都凶神恶煞的,他不信邪,偏要叫嚣,便被人断了食水,结结实实饿了一天。

    后来他的齐老弟来看他,说夫人得了宫里的意思,要杖杀他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信,但被夫人不慌不忙地晾了这么久,真的也由不得他不信。

    宋管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忽地喊道:“小的该死。”

    喊得情真意切,字字泣血。

    江宛见他一副吓破胆的模样,不由好笑:“放心吧,你虽是个刁奴,但我却不好越过池州的老爷子处置你。”

    宋管家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三夫人还是这么柔柔弱弱的,又素来心软,看来齐管家的话未必是真的。

    回了池州就是他的天下,怎么处置还不是他一张嘴就能颠倒了黑白。

    宋管家眼珠子瞎转,显是小算盘已经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宛看得好笑,将绣绷往桌上一搁。

    “陛下皇恩浩荡,知道我的嫁妆被侵吞了,特意派了一队金吾卫与你一道去池州。”

    江宛在“金吾卫”三字上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金吾卫是天子亲卫,直接受命于陛下。

    一滴汗顺着宋管家的脑门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宛只当没看见,淡淡道:“嫁妆单子一会儿会派人给你,金吾卫何时过来,你便何时与他们一道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……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府里把持着中馈的二夫人,那可是个死要钱的人物,要她把钱吐出来,可以说是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看来他这小命怕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宋管家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怕,”江宛看出他的顾虑,“金吾卫手中有陛下的手令,若是有人侵吞了我的东西,你拿着手令直接去拿便可,有人阻止,便可以治他们的罪。”

    宋管家听罢此言,顿时精神一振,也不打哆嗦了,也不流冷汗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思又活泛起来,满心里都想着该怎么狐假虎威了。

    江宛冷哼一声:“宋管家,金吾卫除去护卫押运之责,亦有监管之责。”

    宋管家乖觉道:“小的明白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明白,心里怎么想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江宛也懒得管他心里的小九九,等他见了那几个走马章台的金吾卫后,便晓得他那些小心思都是要落空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,下回你送回来的嫁妆还是缺斤少两的,便是辜负圣恩,你这条命我便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许是江宛的态度实在太过和气,宋管家眼皮一掀,竟然有些为难道,“年头久了,只恐多有散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那是我的东西!”

    江宛猛拍桌子,心中骤然腾起汹汹怒气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会有这样多的愤怒,她甚至清楚地知道这些愤怒并不是属于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物少一件,你少一指,物少五件,你便拿命来抵。”

    江宛轻轻吐了口气,对江无咎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江无咎向守在门外的护卫们示意,宋管家便被堵住嘴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最后一曲倾国倾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