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赵东苏菲花都兵王〕〔赵东苏菲〕〔都市潜龙〕〔战龙觉醒〕〔美女的近身龙卫〕〔都市狂龙赵东〕〔透视邪医混花都〕〔上门兵王〕〔商运红途〕〔极品女婿〕〔修仙琐录〕〔最狂上门女婿秦浩〕〔我靠科技种田兴家〕〔超级保安赵东〕〔生而为王〕〔龙王殿〕〔都市潜龙〕〔反派大佬的农家媳〕〔我竟然成了圣僧〕〔相公五行缺娘子
达州文学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宛在青山外 第十二章 教育
    带女儿们出去玩了一下午,回了府,就要便对儿子狂风骤雨般的责问了。

    圆哥儿吃醋生气其实也在情理之中,可他发起脾气来就全无理智,竟然气冲冲地要去推阿柔,这就极为过分了。

    他推了人,虽没推动,却也知道自己错了,又拉不下脸道歉,又觉得江宛只一味安慰阿柔,实在太过偏心。

    他就跑了。

    江宛想让他先冷静冷静,也没去追,只在心里暗暗感叹,养孩子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。

    待她腾出空去找圆哥儿的时候,守在外书房的桃枝迎上来,见她脸色还好,才有些犹豫地说:“圆哥儿今日又耽误了功课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圆哥儿不肯好好做功课,江宛就特地请邵先生将每日上课的内容减半,回来的作业也只是写十个大字。

    没想到圆哥儿还是不买账,见她今日带姐姐妹妹出去玩了,竟又借机偷懒。

    这孩子还真是无心向学的典范。

    江宛被桃枝引着去了小书房,便见圆哥儿正趴在书桌上玩华容道,玩得十分入迷,连江宛进来都没发觉。

    这个华容道他少说也摆弄了一个月了,竟然还没解开,江宛又不得不承认她儿子除了不爱学习以外,天资上也委实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人都说三岁看老,这样一个软软糯糯还有点笨笨的小孩子,怎么就能成为漩涡中心,不自觉就叫那么多人为他送了命?

    “圆哥儿。”她于是叫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圆哥儿一见她,就委屈巴巴地低了头,浓密的睫毛一矮,在眼下打出一道惹人怜爱的阴影。

    江宛走到书桌前,状似无意道:“今日出门,倒看见了一个……老虎吃鸡的华容道,阿柔记得你喜欢,非要我买。”

    圆哥儿果然巴巴地咬了钩:“那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想买的,你这个三国演义的还没有解开,若给你买了新的,你岂不就要把这个丢开了,还是你阿柔姐姐,非求我,说你一定喜欢,我才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圆哥儿撅着小嘴,“被我推疼没有?”

    “疼,怎么不疼,所以你写完大字以后,要去跟阿柔姐姐道歉。”江宛轻轻点了点已经压平的纸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真的不想写字啊……

    小嘴儿一憋,圆哥儿眼里含了两汪泪,道:“我……我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写吧。”江宛微笑。

    圆哥儿便颤颤巍巍拿起了笔,今日要练的是“腾”字,笔画委实不少。

    他每写一笔,都要东张张西望望,偶然发了呆,还会弄污宣纸,又要重写。

    江宛耐着性子陪他。

    等他写完后,便装作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夸赞道:“圆哥儿写得真是不错,娘亲小的时候都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,若是圆哥儿每日都能这样认真,娘亲必是要嘉奖圆哥儿的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却也知道嘉奖是个好词,于是乐滋滋地问:“奖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圆哥儿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圆哥儿高高举起双手,讲出了自己的终究梦想:“小猫!”

    江宛笑着摸摸他的头:“好呀,那圆哥儿一定要乖哦。”

    等圆哥儿写完了字,江宛便牵着他去给阿柔道歉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心思深也深不到哪里去,握了握手后,这件事便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宋管家离开后,江宛还是过了两天悠闲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但汴京却不那么风平浪静了,流艳楼之案也终于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牛府多日门户紧闭,因判决迟迟不下,牛尚书以古稀之年被发跣足,一路步行至宫门前,足足跪完了整个早朝,才等来了承平帝的召见。

    多少人感慨他白圭惹玷,晚节不保,就有多少人正在上蹿下跳,左右钻营,图谋瓜分他离开后的官场资源。

    承平帝到底对这个拥立他的老臣是手软三分,只处置了首恶牛尚书三子,牛府其余诸人,则是有官职的削了官,没官职的三代内不许科举。

    圣旨到的那晚,牛尚书便领着全家,灰溜溜地回原籍去了。

    城门送行,孙润蕴的继母牛晶莲哭得肝肠寸断,一是真心替家人难过,二是失了靠山,在这京中也算是举目无亲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才会出了昏招。

    江宛与孙润蕴在孙羿婚事上给她埋的那颗雷,她义无反顾地踩了上去,于是被炸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用孙润蕴的话来说,这是对上牛晶莲多年以来的第一次大胜。

    这场雨来得倒很好,江宛站在廊下,看着朦胧的雨景,忽然觉得眼下的意境很适合作诗。

    圆哥儿和蜻姐儿一个手里捏着一只风车,大呼小叫地跑过她身侧。

    “还下着雨,你怎么亲自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润蕴对她摆摆手,道:“屋里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虽强自装作无事,眼里的高兴却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进了屋坐定了,孙润蕴才说:“夫人别怪我喜形于色没城府,实在是这么多年,总算叫我那继母吃了个亏。”

    她见屋里只有个春鸢伺候着,便放心道:“这回还是托了姐姐的福。”

    “是提亲的事?”江宛虽问了一句,其实心里也是笃定了的。

    “确然。”孙润蕴点了点头,本想再说些细节,但想到终究是父亲嫌弃江宛是个寡妇,不愿意让长子娶她,才有了后来继母受父亲掌掴的事,于是不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从带来的丫鬟沉香手里接过个包袱,孙润蕴道:“给圆哥儿做了件小衣裳,姐姐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江宛伸手接了衣裳,展开看了看,赞叹道:“这袖边的兰花真是绣得精致,我可舍不得给圆哥儿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打趣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倒真有一事想请你帮忙,”江宛放下衣服,“圆哥儿很喜欢你的佛奴,所以嚷着也要养猫,所以想请教你,这猫该怎么得来才好?”

    孙润蕴满口答应道:“夫人问我便是问对了,只是不知道小公子喜欢哪样的花色,是金丝虎还是乌云豹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全凭你好了,挑只脾气好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兵部侍郎阮家的姑娘与我玩得最好,也是个爱养猫的,只是她养的可就多了,听说去岁便得了四五窝,正急着找人送呢。”说到这里,孙润蕴有些意味深长道,“牛家走了,怕是要轮到她家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会心一笑,又问:“却也不好白得了阮姑娘的猫,我想着要不备份礼?”

    “这可就外道了,我与她是常来常往的,姐姐若愿意养,她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孙姑娘用帕子掩了唇笑起来,“我也是要跑趟腿的,夫人若不给我备份礼,我可就不依了。”

    江宛知她玩笑:“可我今日见你脸上笑都不曾断过,不像是发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孙润蕴脸上的笑却有些淡了:“夫人不知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愿意,不妨说出来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孙润蕴是真正牵动了心事。

    她叹道:“我爹那个填房左右是指望不上了,眼看着我要快十七了,却也没个着落。”

    江宛见她说话时面容平和,不十分低落,也知道她是个有主意的,所以也没有多劝,只说:“缘分该到时,自然会来。”

    她留孙润蕴在家里吃了顿午膳,才散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d. = )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斗战仙穹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
  sitemap